表达价值观(GVV):让领导者冲破道德困境

第一财经日报商业2012-07-06 01:34

评论0

“表达价值观”(Giving Voice to Values,GVV),是Mary C. Gentile博士自2005年起在美国百森学院(Babson College)进行的一项课程开发。

作为一直致力于商业伦理学的教学研究与实践的专业人士,Gentile博士曾执教于哈佛商学院,是哈佛商学院“领导力、伦理和企业责任”教育项目的主要设计者。

现在,GVV被视为是领导力和价值教育的一种创新方法,受到学术界和媒体的高度关注。2010年,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了Gentile博士的《GVV:当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时候,如何说出你的心声》(Giving Voice to Values: How to Speak Your Mind When You Know What’s Right)一书。

商学院为什么要帮助学生解决价值观表达的问题?领导者如何突破局限,不在道德困境中徘徊?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管理与伦理研究中心主任周祖城教授就GVV的构思、开发、应用、推广,与Gentile博士展开对话。

周祖城: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构思GVV的?

Gentile:事实上,我毕生都在为这门变革性课程而努力,当然,1985至1995年在哈佛商学院的工作经历以及此后作为一名管理教育和领导力开发全球顾问的经历对该课程的构思有更直接的影响。

GVV这门课程的真正开发起始于2005年,那时我拿到了Aspen研究所和耶鲁管理学院的风险基金。2009年,我受邀把GVV带入创业教育方面世界排名第一的百森商学院。

周祖城:是什么启发您构思GVV的?

Gentile:尽管在商学院中开展伦理学教学已有40年,但商业丑闻仍频频见诸报端,所以,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开展伦理学教学的努力没有取得应有的成效?

商学院中讲授伦理学的教师花大量时间讲解道德推理理论和分析那些棘手的道德困境。有些学生认为这种方式富于智慧而具有吸引力,而另一些学生则认为这种方式乏味并且与己无关。不管怎样,有时他们所学的只是证明几乎所有的立场都是正当的,而不管这些立场是多么的愤世嫉俗或者自私自利。

至于说“道德困境”,常常只有CEO才会喜欢,因为只有他们才会面临这种困境。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MBA学生或管理者是不可能去做诸如是否铺设穿越原始森林的管道,或者是否关闭生产工厂这样的决定的。

不是说伦理学理论和战略性的道德困境不重要,它们毫无疑问是重要的。然而,它们不能给未来的管理者和领导者指出遇到问题时该怎么做,例如,当老板要你修改财务报告,或者销售团队给你施加压力要你夸大产品性能,或者目睹同事受歧视,这些经历会影响他们日后应对战略性的、棘手的道德困境的能力。

当发生违背道德的情况时,管理者知道什么是对的,但缺乏采取行动的信心,应对这些现实问题的技能可以帮助管理者该说什么、对谁说、如何说。这种被忽视但是很重要的技能是提升道德的第一步。而这正是GVV项目的目的所在。

周祖城:GVV主要的观点是什么?

Gentile:GVV基于这样一种理念,管理者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他们可能只是需要机会去开发和实践追求这种价值观所需的技能和自信。因此,GVV基于对所有管理者的深刻尊重,帮助他们以最好的方式成为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利用商业实践者的真实经历以及社会科学和管理的研究成果,GVV帮助学生和管理者认识到人们在工作中有多种方式能够唤醒自己的价值观,GVV提供了一种在支持性的环境中实践这种方法的机会。GVV不是说教,相反,它是关于创造性思维的一种方法。

大多数人希望在工作中也能保持自我。经验和研究表明,当我们所相信的和想要达成的与客户、同事、老板和组织的要求相反时,就会出现价值观冲突。对企业中的新领导而言,当出现这种冲突时,GVV课程帮助他们理解和学习他们所需要的技能来识别自己的价值观并采取相应行动。

GVV基于一种理念,该理念认为实践价值观,与其说是伦理问题,不如说是技能和实践问题。如果我们把开发新产品或开拓新市场所用的协商、劝说和数据分析技能运用到价值观问题上,那么我们可以获得更有效的以价值观导向的行为和领导力。

GVV所包含的技能有:定义目标;自我评价个人能力;识别对道德行为选择最有影响力的个人以及组织中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识别不足以称为道德行为的最普遍的理由以及识别回应这些理由的最有效的策略;起草价值观导向的行动计划;指导同事并以此为领导力技能的实践。

周祖城:GVV方法和商业伦理的其他教学方法有什么不同?

Gentile:传统上说,在管理教育和商业实践中对伦理和价值观的关注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增强对可能出现的价值观冲突类型的意识,分享道德推理理论,以便使管理者在任一特定情境下能做什么是“正确的事”的分析。

相反,GVV的假设是,通常情况下,管理者已经知道他们相信的是“正确的”,他们只是不确定或者不自信该怎么去做,重点在于行动。

GVV有以下特点:

(1)关注管理者如何以一种有效的方法提出价值导向问题——需要做什么以便使他人了解自己的价值观,如何在必要时纠正业已存在的做法;

(2)突出在现实工作场所中说出并实践价值观的正面案例;

(3)强调自我评价的重要性以及在寻求个人目标与组织目标相结合时注重管理者的优点和力量;

(4)提供机会回应常见的不以自己价值观为导向来行动的理由;

(5)提供同事反馈和指导。

 

GVV的七项基本原则

(1)价值观:要知道和运用为数不多的、广泛接受的价值观,如诚实、尊重、责任、公正和同情等。

(2)选择:相信对于“表达你的价值观”,你是有选择自由的。了解过去经历中促使或妨碍你“表达你的价值观”的因素,有针对性地予以解决。同时,承认、尊重和诉诸他人的选择能力。

(3)接受:要意识到出现价值观冲突是正常的,这样就可以心平气和地、有效地应对这种冲突。反应过度会不必要地限制你的选择。

(4)目的:在冲突出现以前明确个人的和职业的目的是什么。同样,要诉诸他人的目的感。

(5)自我形象:明确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进而形成自己表达和实践价值观的方式。

(6)表达:用你最擅长、最适合当时情景的表达方式,在受人尊重的同事面前,练习“表达你的价值观”并寻求他们的指点和反馈。

(7)理由:预见典型的对不当行为进行合理化的理由,找出反驳理由。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