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right
归真堂上市因活熊取胆遭反对
字号
作者 邵芳卿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1-02-16 06:55
本页面需要登录才能访问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正谋求创业板上市的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归真堂”),日前遭遇了创办以来最大的民间反对潮。目前,角力双方归真堂和亚洲动物基金已将阵地放在北京。

谋求创业板上市的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归真堂”),日前遭遇了创办以来最大的民间反对潮。目前,角力双方归真堂和亚洲动物基金已将阵地放在北京。

2月15日,亚洲动物基金外事部总监张小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因归真堂以活熊取胆为主业,该组织已于14日向福建证监局正式发函反对其上市,并在官网发表声明。

“截至目前,我们尚未得到该局回应。”张小海说,他正在北京寻求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支持,希望从政府和立法角度推动全国取缔活熊取胆业。

无独有偶,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对本报记者透露,该公司已派人至北京寻求有关部委的帮助。

“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邱淑花认为,归真堂养熊和活熊取胆生产熊胆粉均经有关部委批准,是合法企业。

归真堂不应获准上市?

“我们认为,一家以活熊取胆为主业的企业,不应获得上市批准。”2月14日11时许,亚洲动物基金自总部香港向福建证监局发出官方传真函,反对归真堂上市。正式函件以特快专递形式寄出。当天,该基金还在官网上发明声明。

在这份1400字的函中,该基金阐述两点意见:一是活熊取胆业不具备可持续性,二是熊胆企业面临药品安全的巨大风险。该基金认为,活熊取胆非常残忍,对被取胆黑熊身心造成巨大折磨。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相继颁布法规,限制活熊取胆业的发展和熊胆的使用范围。例如卫生部明确规定不再批准以熊胆粉为原料的保健品,我国《反动物虐待法》的立法正积极推进,归真堂的保健品产品开发将面临政策困境。

该基金还认为,每只取胆黑熊都身患疾病,熊胆企业的药品安全风险极高,该基金目前已掌握有取熊胆汁遭污染的证据及服用胆汁死亡案例。一旦熊胆药品出现安全问题,熊胆企业的前途将遭毁灭性的打击。

张小海对本报记者表示,截至目前,尚未得到来自福建证监局方面的回应。就此,15日下午,本报记者拨通了福建证监局办公室负责人电话。对方表示,尚未收到亚洲动物基金的传真函件和速递函件,对于归真堂上市遭反对事宜,“我们不便评论。”

张小海表示,该基金是根据该局公布的官方传真号和地址发传真及速递,已保留速递凭证。

记者注意到,2009年11月19日,归真堂在《福建日报》发布接受辅导公告,辅导方为万联证券,主要股东为邱荣辉(法定代表人)、邱海东、邱丽琼、蔡资团、陈琼芳、胡连荣、江苏澄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苏鑫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其中,邱荣辉和邱海东父子是董事长、总经理,二人是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的丈夫和儿子。目前,邱淑花是泉州市和惠安县人大代表,2010年末之前仍任归真堂董事。

而万联证券刚完成丰东股份在深交所上市的IPO项目,是为首单。

创办人:反对等于反对国家

事实上,春节期间,反对归真堂上市的声浪已在网络微博上热传,转帖超过8000次。此前2010年6月,福建省环保厅公布了对归真堂的环评报告书,表明其已通过上市前环保核查程序。

资料显示,募集项目包括“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年繁殖黑熊200头。”

对于反对声浪,正在泉州参加人大会议的邱淑花祭出了“合法”的挡箭牌。“养熊是林业部颁发批文,生产熊胆粉是1995年卫生部颁发药准字号,都合法。”邱淑花对本报记者说。“可以说,如果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

邱淑花认为,1993年开始养熊的归真堂是国家示范基地,实现生态养殖,这是对黑熊的保护。她说:“我们的熊非常健康,又能繁殖,像在幼儿园一样非常舒服,比创始人还舒服。胆汁对它没有任何伤害。”邱淑花还表示,“这像打架一样,他讲不对你讲对,等一下越打越乱,还是看国家规定,由政府来处理。”

据其透露,归真堂已派出专人至北京,寻求国家林业局和卫生部等部委支持。“林业局会处理此事。”

对于归真堂的“合法”,张小海表示,“并非所有合法之事都应该做。”他认为,发表反对函和声明,并非指责归真堂,意义在于唤起福建林业部门的重视,引导归真堂走上人工合成熊胆替代药品的转型之路。只要归真堂下决心转型,该基金将提供转型补偿金。“转型对企业和福建的国际环保形象均有好处。”

据其透露,两年前,归真堂曾就生态养熊园项目邀请他前往惠安考察,但因它仍以活熊取胆为主业,与该基金宗旨矛盾,他已婉拒。

回复 的评论
发送 取消
您的评论

订阅

资讯排行
RSS订阅
多媒体排行
RSS订阅
社区排行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