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直播:  

[ 查看节目单 ]

拉加德:中国对我的“竞选纲领”兴趣巨大
字号
作者 冯迪凡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1-06-10 03:39
本页面需要登录才能访问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即使是出了名挑剔的法国人,在谈起他们的财长时,也会尊称她一声“拉加德夫人(Madame Lagarde)”。

使是出了名挑剔的法国人,在谈起他们的财长时,也会尊称她一声“拉加德夫人(Madame Lagarde)”。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的热门候选人,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近日抵达中国,继续她的新兴市场国家“拉票之旅”。

昨日离京前夕,拉加德在法国驻华大使馆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作为唯一平面媒体的独家专访。

她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对其竞选提议显现出巨大的兴趣。

对于外界关注的敏感话题,拉加德并不回避但也未“全盘托出”。

在谈及“拉票之旅”是否获得支持时,她告诉记者:“现在还不是(回答的)时间。”

“拉票之旅”亦是“火线之旅”。

 

在IMF前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因性丑闻去职后,拉加德于上月25日宣布竞争这一职位,并于当月30日起出访多个新兴市场国家。

她未能获得印度对她竞选IMF总裁的明确支持,巴西则表态会“私下”支持她。

而在发达经济体方面,在欧元区宣布将支持拉加德成为下一任IMF总裁候选人时,欧盟各国达成了罕见的一致。有分析称,几乎凡事必争的欧盟各国,因为拉加德令人倍感亲切的幽默感与交口称赞的工作能力迅速凝聚在一起。

另有权威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表示,由于获得了美国和日本支持,拉加德很可能成为下一任IMF总裁。

目前,欧洲国家掌握了IMF 30%左右的投票权,美国则手握16.78%,加之日本的6.24%,拉加德手中选票已经过半。

与此同时,据估算,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手握44.7%的选票。

巴西、印度、中国,拉加德对记者一边数着一边说,紧接着是沙特阿拉伯与埃及。“如果到那时候我身体还没累倒,我还要继续行程。”

据IMF代总裁约翰·利普斯基介绍,目前IMF正在对总裁候选人进行提名,这一过程将于6月10日结束。IMF执行董事会将把最后的候选人人数锁定为三位,并将名单进行公示,董事会将对这三位候选人进行面试,并最终于6月30日前确定新任总裁。

按照IMF的规程,想要成为IMF的总裁必须得到85%的支持比例。虽然执董会可以在多数投票的基础上选择总裁,但其目标是以共识的方法选择。

现在还不是透底的时候

第一财经日报:您如何看待您的中国之行?

拉加德:此行忙碌而又圆满,我昨天(6月8日)整天都在拜访中方在财经和经济方面的高级官员。

我和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共进了午餐,他是(我的)一位好朋友,我们进行了夯实且颇具技术层面的交流。随后我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进行了一场长时间同时又十分有意义的会晤。

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刚从布达佩斯归来,我们也进行了会晤。

我还同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共进了晚餐。

日报:您向中方“投标”(pitch)您的竞选主张后,中方反应如何?您提到了哪几个主要方面?

拉加德:他们显现出巨大的兴趣,对我的“投标”、我的提议听得非常仔细,我想我们是站在同一立场上的(on the same page)。

例如,我们都确信,甄选IMF总裁的过程,应该是公开和透明的,而且是基于能力的基础之上。国籍因素不能预先考虑也不能成为特权。

此外,IMF将继续拥有其合法性,负责任并具有合作性,同时更好地体现世界经济的代表性,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现状。

IMF改革之趋势始于2008年,我们认为,必须继续改革之路并完成这一改革。

日报:您所指的改革,是否特指新兴国家经济体的代表权不足,这是否将成为您工作的一个重点?

拉加德:是的。当今世界,代表权被低估国家的经济正在发展迅速,而且即便是为了IMF的合法性,也必须进行持续的改革。

比如中国这样的国家,其经济持续保持发展,(IMF)需要更多额外改革,来恰当体现(中国)的经济体量。

同时,我们也同意,需要在IMF的管理和治理方面进行改革,来更好地体现IMF成员国的代表性,这意味着将有更多中国人在IMF工作,为IMF服务。

日报:您对中、印、巴西之旅的印象如何?

拉加德:我感觉非常积极(positive)。你或许知道,有些人会问我,他们是否在支持你?

现在还不是(回答的)时间。现在是IMF总裁候选人交流立场,如果用你的话来说,是“投标”的时间,而候选人竞选结束的时间是在明天(6月10日),而支持和选择一位候选人的时间,则在6月晚些时候。

只当“救火队员”不是好主意

日报:作为一位来自欧洲的候选人,您有自信和能力保持IMF的公正和独立性吗?

拉加德:你所做的事情会改变你。如果我可以,当我成为IMF总裁之时,我就必须改变了。

我不是为一家属于法国的机构工作,IMF也不属于欧洲或者任何人,IMF属于187个成员国,当成为IMF总裁之时,就要为所在机构服务而不是某个国家。

当然,我在国籍、文化和语言依然是法国人,但我的目的和利益明显将同我的国家分离。

日报:IMF以往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当该组织试图发出警告时,在来自一些国家的政治压力之下,这些警告被淡化。这些国家不喜欢IMF对其金融体系进行评论,例如,IMF从未发表过有关美国金融体系的报告。对此您会怎么做?

拉加德:我想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足够的独立性,在这方面尽可能少地卷入政治。

日报:曾经一度IMF执行董事会一直没有就中国经济进行讨论,因为在IMF成员国政府之间,在围绕中国政府是否操纵汇率以获得出口优势的问题上存在争议,如果您上任,您会怎么处理中国的汇率问题?

拉加德:首先形势一直都是在改变的,当中国成为这样如此一个强大的经济体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局势就进化了。

实际上你观测中国在过去几个月中,货币政策是有变化的。我不觉得你应该期待一个改革性的突破,但必须坚持朝着相同目标迈进,并持续进行改革。

有一点很明显,对于IMF来说,在促进各国贸易、维护货币稳定性的过程中,需要谨慎对待文化差异,不能用对待高度发达国家的方式来对待发展中国家,也不能这样对待新兴经济体。不过即便如此,这亦不能成为一种政治操作。

日报:目前有说法称,作为新兴经济体支持您的交换,您将只寻求到2012年年底的任期,您是否可以澄清?或者您还是要寻求一个全面的总裁任期?

拉加德:全面任期。有人质疑,是不是(我)只是来插空补缺。我可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当一个人做出了承诺,这必须有特定的一段时间令她可以有所作为,如果你加入进来几个月后又抽身而去,这不是一个严肃的候选人行为。

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

日报:之前您曾提出,为加入特别提款权(SDR),人民币需要可自由兑换。如果您上任,打算如何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拉加德:(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处于一个过程之中,我看到人民币在香港、新加坡等地区和国家的互换行为,我认为人民币正在朝可兑换的方向前进。

在二十国集团峰会(G20)的讨论中,作为轮值主席国的法国把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作为议程上的重要议题,SDR应该很好反映世界经济现状的问题也正在讨论,同样,对于什么样的货币才能纳入SDR篮子中,也处于讨论之中。

当然,货币可自由兑换的问题肯定是要讨论的内容,不过我认为,对于IMF来说,正确的方式是继续前进而不是一夜之间的突破。

日报:既然我们提到了SDR的作用可能会被加强,您将如何应对美元地位的不断下降?

拉加德:我不认为应对不断衰落的美元会成为我的主要目标。当然,重新平衡并进行多货币储备调整是未来的方向。

但我不认为把美元从目前位置上移除会是目标,美元就是储备货币,当你观察全球央行的时候,你可以看到欧元的储备在增加,而且在未来肯定也会有其他的货币(储备),但我的观点是这会缓慢发生,没有什么瞬间的突破。

相关新闻

回复 的评论
发送 取消
您的评论

订阅

财经风云人物

资讯排行
RSS订阅
多媒体排行
RSS订阅
社区排行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