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登录

还没有账号3秒注册

《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马丁·雅克:全球金融危机加速中国崛起

第一财经日报 王蕾 2012-12-27 13:21:00

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经济会一如既往地按照10%的速度发展,那是一种天真的想法。我在第一版中就说过,中国的发展会减速,从10%到7%,然后到5%。但这并不影响中国的崛起和中国在世界上越来越巨大的影响力。

2009年出版的《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让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的名字不仅在西方研究中国的学术圈里引起关注,随着中文本的出版,他也开始进入了中国人的视线。日前,《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访了他在伦敦西北地区海姆斯丹德(Hamstead)的家,听他介绍已经在英美出版但中文版正在寻求译者的《当中国统治世界》第二版内容并就中国经济发展、与欧美之间的关系以及世界未来等问题对他进行了采访。

金融危机是中国加速崛起的关键时刻

第一财经日报:你所著的《当中国统治世界》第二版(英文)已经出版,你在第二版中作了哪些修改和补充?

雅克:在我完成《当中国统治世界》一书的写作时,全球金融危机还刚刚爆发。因此,在第一版中不可能有涉及。而第二版则重点就金融危机之后,中美关系的变化、中国外交政策、中国对全球的影响等方面做了很多补充,同时还就中国和东亚关系等作了比较深入的探讨,对书中很多数据和事实进行了更新,整体内容增加了25%。

主要观点包括,比如我觉得全球金融危机是全球经济力量从美国向中国转变的一个重要和关键时刻,这使得中国经济规模超过美国不再是二三十年后的事情,而很可能就发生在2018年。可以说,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加速了中国在世界经济地位的提高;另外,我觉得从政治方面来看,金融危机也是一个西方深刻的政治危机,是安格鲁-萨克森世界“新自由主义”的危机。自从金融危机以来,西方舆论,谈论太多中国存在的问题。事实上,西方经济危机更加显而易见,也更加深重;而西方的政治问题也相当严重。西方总是幸灾乐祸或兔死狐悲地评论中国的发展是不稳定可靠的、是腐败的,或没有持续性的等等,我认为这是西方人的心态问题。

日报:但中国经济发展也正在放缓,你觉得你的书名《当中国统治世界》是否有点危言耸听?

雅克:我从来不认为中国经济会一如既往地按照10%的速度发展,那是一种天真的想法。我在第一版中就说过,中国的发展会减速,从10%到7%,然后到5%。但这并不影响中国的崛起和中国在世界上越来越巨大的影响力。比较起美国GDP每年1%~2%的增长速度,中国经济终将接近美国,同等于美国,然后超越美国,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关于书名,中文的书名翻译有点问题,从某种程度上给读者造成了误解。所谓“统治”(Rule),其实并不应该是直译或直接理解为字面意思。这是一种文学性的描述,并不应该被理解成中国真正统治世界,在英文世界里没有人会那样解读。我的本意是指,将来某一天,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和经济力量时,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因为这个世界并上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或能够“统治”整个世界。

中国的发展潜力远超美国

日报:相比美国,中国目前经济增长发展的优势在哪里?

雅克:目前中美两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差异很大,中国7%~8%,美国只有1%~2%。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在非常不同的两个阶段,美国是发达国家,科学技术先进,只有很少的农业人口;而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仍然在从事农业,这就意味着中国工业化的道路只走了半途,以城市化为标准的现代化进程远未完成。这就给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潜力,这就让中国能够相对来说有更大的发展空间,能够更快速地增长。

目前,关于中国经济模式应该转变的共识已经达成,无论是西方还是中国本身都一致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成熟,如初级阶段那种通过仿效拷贝国外先进技术、通过廉价劳动力依赖出口等发展模式将会很快向迅猛加大科技研发等方面的投资,发展高价值生产领域,拉动国内市场和消费转变。

但是如何实现转型,多快能够实现转型,却成为争议焦点。有些经济学家认为,这个转变的过程过于缓慢,这可能使经济出现萎缩。因此,对于中国领导人来说,如何实现经济模式的转变,在转变过程中,如何继续保持一定水平的增长率,这是挑战。

从另外一方面来讲,还有一些不能完全取决于中国的外界因素存在,因为西方的经济危机,致使全球一体化语境下的中国经济发展已经发生了变化。众所周知,作为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两大贸易伙伴,北美的增长情况以及欧洲的恶劣现状,都直接冲击到中国的出口贸易市场。中国不得不重新思考,当这些曾经创造了巨大辉煌的市场不再有拓展潜力,他们自身的经济都遭遇停滞,而且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的情况下,中国如何能够找到新的增长点。而全球其他地区,包括新兴发展国家的经济发展急剧减速,这都给中国制造了很多发展障碍。

世界应该接受中国国有企业主导的模式

日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模式经常被西方批评为“不公平竞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雅克:在我看来,国家概念,在中国社会传统中一直被非常看重,这是非常鲜明的中国特色之一。中国人对“国家”的认知与西方人有很大的区别。我觉得这将不会因为中国的发展而发生改变。因此,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会继续很长一段时间,这是中国经济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而对于西方人来说,所谓公平竞争,都是建立在私有化经济和自由市场的基础上,因此,中西方在这个问题上的认知差异是显而易见的。西方人惯常将自己的价值观和概念强加于中国,在我看来,中国一定不会接受。西方一定会给中国施压,双方的冲突一定会存在。但是中西双方也一定都会作出让步,特别对于西方来说,中国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在中国不能改变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接受国有企业,是中国经济模式中非常特别和重要的一部分,不得不想法通过改变自己来适应中国。

中美关系面临巨大转变

日报:在当今全球化形势下,中美不同的发展模式,你认为谁将会是最大的赢家?

雅克:我们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历史大变革时代,由西方掌握话语权的时代正走到尽头,而以世界85%人口为主导的新兴经济体时代就在眼前。这个新时代,具有两个鲜明特质:一个是发展中国家将成为全球政治和经济的主要力量,第二,中国自然在其中充当了最重要的角色,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都将是世界上国力最强的国家。这个进程非常迅猛,发展速度完全超过了人们的想象。在上世纪5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比重27%,而根据中国经济学家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GDP全球占比将达到33%。如果此预言届时成为现实,那将是不同凡响的。

问题是,如此迅速,如此深刻的时代变迁的发生,是否能够避免重大冲突,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事情。因此,在今后的二三十年里,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要尽量避免冲突,保证在整个变革的过程中,保持和平。另外,中美关系将向更加平等的方向发展。

西方世界穷途末路

日报:你如何看待西方世界的未来?他们如何能够走出危机?

雅克: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在西方世界,没有人能够真正了解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本成因是在哪里。来看一下目前各国所采取的解救方案就会知道,完全就像在黑暗中摸索。就拿美国来说,除了定量宽松,开动印钞机,似乎已经黔驴技穷。他们也没有揭示存在的严重问题,比如在美国,基础设施的衰败,在很多方面是令人震惊的。在缺乏投入改善基础设施的资金,政府在这方面的职能被弱化和有限的情况下,这些问题又如何能够解决?可以说,到目前为止,人们看不到西方社会走出衰弱和危机的任何策略性远景和规划。

因此,在西方未来这个问题上,我个人持极其悲观的态度。我不认为他们能够找到解决方案,他们根本就不愿意接受新的分析危机和寻求解决方案的思路。

另外一个方面,也是非常严重的方面,就是西方与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上世纪,很多现在的新兴经济体,还处于殖民和半殖民的境遇里受着西方的统治,因此,西方可以随意地推行他们的政策思想,可以在贸易上随意地控制自然资源的价格、大宗商品的价格。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了根本的不同,这些新兴国家都有完全的独立性,他们不再受控于西方。比如,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是因为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增大,西方政府对此的影响力已经大大减少。根本上来说,就是西方已经失去了他们曾经拥有过的特权。而且情况会越来越糟,西方将继续不断失去以往的强大势力和影响力。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西方是否能够适应这种变化,是否愿意低下“高贵的头颅”与以中国、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国家为主导的全球新格局相融合?这也是西方正面临的问题。因为他们太习惯于颐指气使,太习惯于指手画脚,太习惯于给别人上课,他们没有向发展中国家学习的习惯和能力,他们只是指望别人遵从他们的做法。这将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编辑:一财小编

更多精彩内容
关注第一财经网微信号

一财工作坊

禅宗七祖

专栏作家

社论

专栏作家

王子约

媒体人

钱克锦

媒体人

陈姗姗

媒体人

夏心愉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