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数据如何出炉:有专职数据作假员

将本文分享至:                    

福建某乡镇工作人员肖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做数据分两种,一种叫“调度”,另一种是真正的“作假”。

建某乡镇工作人员肖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做数据分两种,一种叫“调度”,另一种是真正的“作假”。

所谓调度,就是把高的数据“挪用”到低的那边去。肖华说,每个季度,从省、市、县、乡、镇,一级一级下来要开经济分析会,在这个会上,各乡镇按照上季度的经济增长情况来排名次,类似于考试的成绩单,而这份成绩单中,GDP和财政收入等经济数据是最重要的参考对象。

在经济分析会前,有个专门的调度会。因为每年的经济增长是有计划的,围绕增长目标每个季度又会有相应的计划,如果哪个季度情况不太好,就会把其他季度的数据挪过来一点。比如,每年的一季度通常因为有春节,项目开工少,固定资产投资数据较少,这时候就要在上年度第四季度时“留点底”,少报一点,留待下年第一季度上报。

相比于这种数据的挪用,另一种真正的“作假”,则是让经济数据无中生有。

肖华告诉本报,经济数据中除了财政收入难以造假,固定资产投资、GDP都可造假。

他说,每个乡镇都有专门的统计员,差不多是专职的数据作假员。做假数据时,通常要配套把企业的底账做到位,为此他们经常需要模仿企业的签名,甚至连企业的印章都能模仿。

肖华透露,目前企业的经济数据都是通过联网自己直报上去的。乡镇为了排名好看,就会去求企业多报一点,但是企业多报就有多缴税的风险,所以企业会要求乡镇写保证书,保证上报的企业经济数据和应缴纳的税收之间无关。“尽管这种保证书一点法律效力都没有,但大家还是这么做。”

每个乡镇都有两套表,一套表专门应对经济统计,另一套表则是企业真实的纳税情况。“现在国家在推一套表制度,但企业和乡镇各自的小算盘实在难以平衡。”肖华说。

广东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士也向本报透露,平时工业总产值、工业增加值等项目企业都是乱填的,“企业的财务人员一般都不清楚这些概念,更别说算出准确的工业总产值了。”企业不会填,就请会计师事务所帮忙,而会计师事务所通常也嫌麻烦,有时候也不会细算,就自己乱填。

“这是公开的秘密,经济数据里,除了财政收入,其他都是水母。”肖华解释,水母的意思就是90%都是水分。而财政收入也并非不能操作,比如,预算内收入“不好看”了,就把预算外收入中的一部分通过某种操作方式变为预算内收入。

每年的数据具体要做多少,要按照需求来。“今年报得太多了明年怎么办?每年都要往上涨。因此,数据只能适度的做,给自己和竞争对手留有余地。”肖华无奈地笑笑说。

除了经济数据,本报记者了解到,其他领域也存在作假情况。公安系统一名工作人员向本报透露,破案率、刑事犯罪率等都可以操作。比如某市公安局要求今年刑事案件立案数不能超过某个数字,原本的一些刑事案件就会被人为“洗白”。

一财网微信二维码

一财网
官方微信二维码

同乐坊HOT人物 >

   

网友评论 >

您的评论    (用户发布新闻跟帖评论视为同意《一财网社区公约》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共有 0 名网友参与评论:

商务资讯 >

 

行情数据

正在直播

倪发科

六安往事:举报倪发科

大部分人认为,倪发科在经济方面涉嫌违纪,是其被调查的主要原因。

排行榜

  • 点 击 最 多
  • 评 论 最 多

广告联系 | 订阅中心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905106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