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遭遇增长困惑 官员感慨转型难

将本文分享至:                    

在中央政府去杠杆、调结构等一系列措施的影响下,一些过去几年主要以投资和高耗能产业带动的省份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明显降温。

中央政府去杠杆、调结构等一系列措施的影响下,一些过去几年主要以投资和高耗能产业带动的省份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速出现明显降温。

一份来自河南电力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5月,河南省的电解铝行业累计用电量为171.5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6.47%。同时,一位来自神火集团的领导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吨煤价格已经比高位下降了200元左右,河南不少煤炭企业都不得不面对亏损的局面。

无独有偶,河北、湖北与湖南等受周期性行业影响较大的省份,经济回暖均显乏力。一位湖北当地官员对本报记者说,用“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来形容湖北今年上半年的经济运行形势一点不为过。在大家对经济形势感到迷茫的当下,湖北当前亟须开一副新药方来解乏。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税系主任林江教授对本报表示,地方感到困难一点都不奇怪。目前的态势是,中央在倒逼地方政府去转方式,但地方政府长期以来倚重的增长模式不可能说变就变,“一是会无所适从,二是过去已经做的一些项目可能无法继续,这就会出现局部的金融风险”。

增长普遍乏力

上述来自河南电力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河南省电解铝行业的总用电量为39.01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3.55%。同样不景气的还有钢铁行业。

这一数据显示,5月份河南的钢铁行业总用电量为12.44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3.93%,1~5月钢铁行业累计用电量62.97亿千瓦时,同比下降3.88%。

而来自河南省有色金属协会的统计数据则显示,在过去的2012年中,河南仅存的12家电解铝企业中,不但没有一家是盈利的,更有3家企业直接关门停业。

在结束连续10年占据全国第一的辉煌之后,河南电解铝正从中国铝业龙头宝座上跌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而根据前述神火集团领导的说法,河南不少煤炭企业都在“过冬”。目前看来,河南省曾着力培养的煤化工、铝工业、食品工业、装备制造业、汽车及零部件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等六大产业中,至少有“两条腿”走路不畅。

一位河南省高层领导在内部讲话中,用“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来形容河南面临的严峻经济形势。“意料之中”的是,此前他已经预料到,中低增长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一季度的生产总值8.4%的增速仍可归于中高速增长区间;而“意料之外”的,则是没想到经济运行速度回落幅度较大,超出预期。

另一位河南省高层领导也说,由于受到市场需求不足和自身结构性矛盾突出等多重因素影响,今年一季度,河南省的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全面回落。经济下行隐忧增加,后续走势不容乐观。

统计数据显示,河南四大传统优势行业投资增速继续趋缓,制约了工业投资的快速增长。1~5月,全省四大传统优势行业投资991.35亿元,增速比1~4月回落4.8个百分点。与此同时,5月份,河南省财政总收入323.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9%。

对于当前的形势,河南方面目前提出,未来河南的经济仍有趋好形势,因为河南已经在促进经济转型中,打下了基础。上述河南高层领导指出,当下经济环境下,河南正面临紧迫的经济转型。对于下一步的河南经济发展,他指出,扩大增量、缩小减量、增加投资是关键。

而在河南周围,河北、湖北和湖南等中部大省受周期性行业疲软影响,经济形势亦不乐观。正如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传清所言,这些地区的支柱产业都是资源型、高耗能型产业,这些产业存在比较严重的产能过剩,企业效益不明显,从而带动地区经济下行。

以河北省为例,钢铁工业是该省的第一大支柱产业。据统计,1~3月份,全省入统的65家重点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2.12亿元,同比降低了66.91%。3月份当月利润总额从1~2月份的月平均盈利2.87亿元降低到亏损3.61亿元。在支柱产业疲软的背景下,今年一季度河北大部分工业指标呈现下行态势,部分重点行业生产节奏调整、放缓迹象明显。

“两湖”方面,今年1~5月,湖北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为4094.72亿元,仅增长10.8%,同比收窄近5个百分点;今年以来,湖南省规模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逐月下降,1~5月增速比1~2月回落4.1个百分点,下阶段不排除继续下滑的可能。部分支柱行业还未止跌。

转型困惑期

鉴于与国内及国际经济形势息息相关的属性,大宗原材料等周期性行业波动性较大,更令此类经济导向的地方面临着巨大的转型压力。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就对记者表示,目前的形势对中西部产生了比较大的震动和冲击,因为中西部主要是以原材料为特征的产业体系。所以要从重化工业、采矿业的投资拉动转向优化产业结构的增长方式。

胡晓登认为,中西部地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投资拉动经济的总体框架不容易变动,因为中西部的外贸和内需都明显不足,所以尽管投资拉动对经济的作用有所下调,但大的经济发展类型层面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但在中央的主推之下,转型和调结构是各地无法回避的话题,唯GDP论的官员考核方式正越发受到各界非议。上述湖北官员就对记者表示,湖北当前亟须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补充能量续航。

与此同时,湖南统计局发布的《决策咨询》也指出,从国家宏观调控导向来看,目前“靠政策刺激空间不大”,中央对经济适度减速的容忍度提高,更加注重提升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在经济形势和就业状况没有进一步恶化的情况下,短期内出台重大政策刺激需求的可能性小。因此,在宏观经济形势复杂、增长势头仍然较弱的条件下,湖南经济发展实现大幅回升存在较大难度。

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1~5月,湖北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排名前三的行业分别是科学研究、技术服务和地质勘查业,金融业以及居民服务和其他服务业,产业转型方向与成效初显,但投资额均不大。

同样,1~5月,湖南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1251.39亿元,增长40.7%,同比加快18.8个百分点;占全省投资的比重达23.9%,比1~4月提高0.9个百分点。

林江对记者表示,目前的态势是,中央在倒逼地方政府转变长期以来过度依赖投融资平台的增长方式。当然未来这可能会涉及到中央和地方的财政体系重新构造的问题,重新调整中央和地方的财政关系。

他表示,未来中央可能宁愿放低经济增速,也要注重增长质量。但应当承认的是,地方政府要转变增长方式也不可能太快。“所以中央既有长远的考虑,也有微调,最终通过倒逼机制让地方政府回到正道上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企业高层就对本报表示,钢铁行业目前还处于深秋,尚未到寒冬,“寒冬就是说钢铁行业大洗牌,大部分中小民营钢企倒闭”。据他介绍,目前地方政府还在或明或暗地支持钢企发展,当政府真正撒手不管后,就会出现关闭潮。

实际上,由于行业形势仍不明朗,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开始出手为亏损钢企兜底,方式之一就是通过财政补贴的形式来为企业输血。数据显示,沪深两市35家以钢铁作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中,仅去年一年,政府对于钢铁企业的财政补助总额即达到61.457亿元,这一数目为2011年的两倍。

“从香饽饽变成负担,这是有可能的,但也要看企业如何去应变目前的状况。”我的钢铁网分析师张铁山向本报记者说。

电解铝行业同样面临这样的窘境。在此前10年,河南曾连续占据全国铝业龙头的宝座,但现在政府不得不拿出精力和资金解困。

对于目前的转型困境,吴传清表示,这种现象要辩证地去看,怎么从危中找到机会。有些地方长期以来就押宝在几个产业上,内部产业体系不健全,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不行。另外,高耗能产业肯定会减速,减速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整个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部分地区不景气也很正常。

前述湖北官员就对未来的经济形势感到迷茫,正因为如此,他就期盼着湖北当前能够开出一副崭新的发展药方。

“投资拉动模式是必要的,但不是唯一的,不要以GDP的总量和增速论英雄,而必须是持续健康的。因为中国的考评体系有问题,大家都是为了把总量做大,所以都是靠投资拉动。”吴传清说,中西部原来基础设施很差,搞一些基础设施也是很有必要的,不能一棒子打死。

一财网微信二维码

一财网
官方微信二维码

同乐坊HOT人物 >

   

网友评论 >

您的评论    (用户发布新闻跟帖评论视为同意《一财网社区公约》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共有 0 名网友参与评论:

商务资讯 >

 

行情数据

正在直播

倪发科

六安往事:举报倪发科

大部分人认为,倪发科在经济方面涉嫌违纪,是其被调查的主要原因。

排行榜

  • 点 击 最 多
  • 评 论 最 多

广告联系 | 订阅中心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905106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