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脆弱复苏 银行吞巨额坏账“苦果”

将本文分享至:                    

据银监会公开资料,今年以来,江苏成为全国信贷资产的重灾区,主要原因便在于光伏产业和钢贸两大风险资产的释放。

着中欧光伏贸易争端价格承诺协议8月6日的实施,八成产品出口欧洲的国内光伏企业舒了一口气,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寒冬”过去,光伏市场坚冰也只是“局部融化”。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在光伏大省江苏对多家光伏企业采访发现,脆弱复苏的光伏市场依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严重产能过剩的光伏业要度过严冬,还有更漫长的路要走。

而需要承担这个行业过去非理性疯狂大发展代价的,亦不止光伏企业,甚至曾经对光伏青眼有加的银行,也不得不吞下巨额坏账的苦果。

一丝亮光

“连尚德都倒下了,能活下来真不容易,能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真幸运。”在光伏业较为集中的江苏扬中经济技术开发区,早年与尚德一同进入光伏行业的环太硅业管理者说。

环太硅业年产硅片2.5亿~3亿片,今年下半年以来,受益于出口订单的增加和国内分布式电站的启动,所有的设备几乎处于满负荷状态。

据上述管理者介绍,工厂的订单除了欧洲市场,中国台湾、韩国及东南亚市场都有涉足。虽然现在产能上来了,但跟钢铁行业一样,产能过剩的问题并未解决。

环太硅业企划总监吴明山透露,每张硅片的价格只在6.3~6.5元间,勉强在成本线附近,如果算上折旧,依然还有一定的亏损。

无锡是光伏产业较为集中的区域,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参与中欧光伏贸易争端应诉的无锡光伏企业将被免征47.6%的惩罚性关税,并分享一定额度的配额,其中上市公司海润光伏有望获得25兆瓦的配额,一些企业已考虑恢复在欧洲的销售分部。

在无锡惠山区堰桥经济技术开发区,保利协鑫旗下的一家大型硅片企业高佳太阳能的经营状况一直不错。该公司主要生产单晶、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片及电池组件,产品主要市场在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欧洲国家。该公司副总经理丁永铭说,全年有望出货2吉瓦(GW,1吉瓦=1000兆瓦)。

此外,同处沪宁线上的常州天合光能、苏州阿特斯等企业的季度财务报表亦不乏亮色。

今年前两个季度,天合光能销售600多兆瓦,其中欧盟约占38%,同比、环比均有大幅增长。阿特斯二季度组件出货量已提升到455兆瓦,今年出口总量有望超过去年,达到1.6~1.8吉瓦。

而南京、苏州、徐州等多地海关统计报告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江苏省内太阳能电池出口出现大幅增长,月度最高出口额已近6亿美元,同比降幅收窄,环比出现两位数以上的增长,市场转暖的脉冲效应显现。

癫狂过山车

“一将功成万骨枯,活着真不容易。”采访过程中,当地相关部门负责人多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2010年8月,本报记者在江苏某市采访,当地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他们去年新上马的一个光伏产业园,上半年开票收入超过100亿元,利税超过20亿元。

“一个光伏园就是一座金山,是印钞机。”上述负责人说。而在扬州,土法上马的光伏企业,几个人凑笔钱,购进一批硅片切割机,一台机器一天便“切”出了1万元的利润。

但短短1年过后,海关报告称许多到岸的切片机扔在码头上没人领,产能过剩加之“双反”,光伏业成了群体性困兽。

产能过剩之后则是光伏组件价格下降了80%以上,光伏产业全线亏损。最惨淡的2012年,中国晶硅电池组件产能超过了40吉瓦,而产量只有23吉瓦,产能利用率57%,企业开工严重不足。

更触目惊心的是,许多投资甚巨的光伏发电项目建成后,却扔在那儿“晒太阳”。亚洲最大的火车站南京高铁南站耗巨资建成的全球最大的屋顶电站,建成后一直难以并网。

审计署对2010年至2011年由中央和省级财政投入的节能减排专项资金及1139个节能减排项目进行了审计,并为此发布公告称,南京南站屋顶光伏发电项目 “由于并网接入设备未建、未通过并网接入评审等原因,未并网发电,涉及中央财政资金3220万元”。

审计署通报后,江苏省和南京市多次协调,结果是:“由于南站周边道路等配套设施建设尚未完成,导致接入变电站的地下电缆无法沿道路铺设,光伏发电也就无法并入供电部门主网。”

而最新的消息也只限于供电部门:“相关部门已协商多次,加快了南站周边道路等配套设施的建设。届时供电部门将铺设电缆,南站光伏设备也会正式投入使用。”

光伏突围难

“政府型项目都如此,遑论我们这些民营企业的发电上网,许多光伏企业就是因为‘内外都不畅’给憋死的。”在南京的一个会议间隙,苏南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光伏企业当家人对本报记者抱怨说。

在南京的一次光伏企业的座谈会上,有企业诉苦称,他们在某地建光伏电站,当地政府明确了补贴政策。但是两年多过去了,所获得的补贴不到1/4,拿到手的钱,除去花销打点,根本就不够运营费用和还利息。

“这次国家提出每年增加10吉瓦的装机容量,对全行业来说是个重大利好,但相对50吉瓦的产能,未来应该还有空间。”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人士说。

“票友式发电”也救不了光伏企业。

相比于欧美国家的家庭光伏电站,因中国以公寓为主的住宅形态,屋顶为公共产权,屋顶计划难以推开。

尽管之前有消息称,已有自建的家庭光伏电站正式向电网售电,比如扬州江都区丁伙镇居民朱启杰,便成为江苏省个人建电站“第一人”。

长期从事电力工作的朱启杰坦言,自建电站完全出于兴趣。多位业内人士说,这种“票友式”的屋顶发电,如果没有后续政策支持,不具有商业可持续性。

银行成为最大的埋单者

行业沸腾的时候,上了光伏这辆过山车的银行,不乏国开行、进出口银行、中国银行等各大银行的身影,但高峰过后,银行也随之成为最大的埋单者。

仅仅一个尚德,在吸走上百亿元出口退税后,还留下近百亿的银行风险资产。据银监会公开资料,今年以来,江苏成为全国信贷资产的重灾区,主要原因便在于光伏产业和钢贸两大风险资产的释放。

另有资料显示,在光伏业涉足最深的政策性银行是国开行江苏分行,另据本报记者了解,多家上市银行已开始分步将江苏境内的光伏业不良贷款拨备计提。

另据相关部门的材料反馈,一家银行已将尚德逾7亿元的贷款调入可疑类别,另一家银行今年新增的不良贷款余额超过10亿元,相关银行人士介绍说:“新增不良贷款全部来自无锡尚德,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为33%,比年初上升31%。”

上述材料亦显示,某银行目前在光伏业仍有相当规模的授信余额未进行风险计提,而另一家大型国有银行江苏分行涉及光伏贷款亦有数十亿元,该行已计提的不良贷款近10亿元。

“主要是无锡尚德进入破产程序,对该企业的贷款已整体计入不良。”一位从事风险管理的人士透露说。

 


(编辑:朱逸)

一财网微信二维码

一财网
官方微信二维码

同乐坊HOT人物 >

   

网友评论 >

您的评论    (用户发布新闻跟帖评论视为同意《一财网社区公约》

还可以输入140个字

  

共有 0 名网友参与评论:

商务资讯 >

 

行情数据

正在直播

葛文耀

葛文耀辞职冲击波

这场内斗风波还未到结束之时,除了家化的管理层和员工,资本市场也没准备好。

排行榜

  • 点 击 最 多
  • 评 论 最 多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0905106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