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被指“破坏性”使用飞行员 中外籍员工薪酬悬殊

将本文分享至:                    

来自中国国航(601111.SH)一大队的A330飞行员们,集体实名发出公开信,呼吁国航“停止对飞行员的破坏性使用、要求中外籍飞行员同工同酬”。

场针对同工不同酬的抗争正在国航系内部发酵。

最近几天,来自中国国航(601111.SH)一大队的A330飞行员们,集体实名发出了一封针对国航股份各级领导及董事会的公开信,呼吁国航“停止对飞行员的破坏性使用、要求中外籍飞行员同工同酬”。

这一公开信,将国内航空飞行员短缺之下,飞行员与航企之间的矛盾进一步揭开。

“问题一直都有,但以前通过各种渠道反映意见不太通畅,现在问题积累越来越多,”国航一位A330机长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这两天,支持公开信的飞行员还在增加,新进增加签名的六大队飞行员,主要是国航波音777的机长,而这两个是国航最重量级的机队,以飞远程国际线为主。

中外员工不同酬

这封公开信,是由中国国航飞行总队一大队的机长们起草的,公开信中表示,起草的原因,是因为在国航一线劳动者和公司的对话中处于弱势地位,长期以来飞行员的诉求得不到良好的回应和尊重。

公开信中披露的第一个诉求,就是要求公司管理层重新规范并执行飞行员的疗养和休假制度,停止对飞行员的破坏性使用。

信中表示,多年以来公司在大力发展和扩张的过程中罔顾飞行活动及人体健康作息的科学规律,以牺牲飞行员必要的休息和疗养时间为代价,盲目增加飞行量。造成一线飞行员长期得不到合理的休息和疗养恢复。飞行队伍的整体健康状况大幅度下滑,几十名中青年机长教员因长期飞行疲劳带来的身心伤害,过早的出现心脑血管和高血压等病症,停飞与体检不合格的的比例逐年增加。

飞行员们要求每月安排不少于7天的连续休息,每年安排不少于21天的疗养休假,年度飞行总时间控制在850小时以内。

据记者了解,对于飞行员的飞行时间,民航局有明确的规定,如果违规超时,航空公司将要受到处罚。而此次国航的飞行员提出的这一诉求,并非因为国航要求其超时飞行,更多是因为与其他公司相比,国航飞行员的飞行小时费是最低的。

除了与国内其他同行在薪酬水平上占下风,国内机长与公司引进的外籍飞行员的薪酬水平也不在一个层级。公开信中就表示,国航和外籍飞行员签订了比国内飞行员优厚得多的劳动合同,更多的休息时间,更轻松的航线,却拿着更高的薪酬。外籍员工的优越感加上薪酬的不平等使得中外飞行员关系紧张。

“航空公司聘请外籍飞行员和球队聘请外援性质不同,他们并没有高出我们的技术标准,也不能提升飞行员的总体技术水平。近年来更招聘了很多外籍二机长让中国教员训练带飞。应该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要求中、外籍飞行员同工同酬。”

飞行员们还要求最大限度地尊重飞行员自由择业权,放宽流动比例,尽快履行法庭生效判决。

早在去年9月,来自国内多家航空公司的上百名飞行员就曾集体向民航局发出公开信,呼吁废止与现行法律冲突、限制飞行员离职的行业“规则”,依法制定新的、合理的飞行员费用返还指导意见。这一公开信也得到了民航局和相关飞行员协会的回应,并与飞行员代表坐在一起,正面讨论飞行员“跳槽难”问题的解决途径,承认现行的在2005年由五部委制定的《意见》存在不合理之处,但最终到公司层面,并没有形成实质性的改变。

国航系纷争

在国航的数十名飞行员发出这封公开信之前,深圳航空的飞行员工会,刚刚在15日发出一封公开信,提出包括参照外籍飞行员或行业内优秀企业的薪酬标准进行薪酬调整,公布员工福利房的所有账目明细、资金流向,公布所有房源对应的购房者名单,以供所有员工依法监督,从而杜绝贪污、受贿、利益输送、资金挪用等违法犯罪行为,建立独立的监察机构受理飞行员的投诉和建议等“十大诉求”。

深圳航空目前也是由中国国航控股的子公司。

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在三大国有航空中,传统大本营在北京国航的盈利水平是最高的,近年来通过收购深航,也加大了向全国的扩张,而在人员薪酬等成本控制上,国航的确属于较为“抠门”。

在普通人眼里,飞行员绝对已算是高收入群体,不过不同航企之间薪酬待遇差异很大。比如一家国有航企的机长每月到手的薪水在4万到5万元,但一些民营航企挖人的价码可以提升一倍,有的新成立公司甚至开出12万~15万元的月薪。

一位国航的机长告诉记者,国航飞行员的基本工资相对高,但占大头的小时费低,像很多地方公司和民企,是基本工资低,小时费高,还有分段奖励鼓励多飞,这样算下来,总收入还是国航的最低。比如同样是某个机型的机长,一年下来到手的收入,海航可以有100万,吉祥航空和春秋航空可以达到130万,而国航的机长是60多万。

“培养一名飞行员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如果轻易离职,公司的损失巨大。”一家国有航企的管理层则告诉记者,对中国高速发展的民航市场来说,成熟的飞行员本来就供不应求,近年来民航又在陆续放开公务机等通航公司、民营航空的成立,这些公司有钱买飞机,但等不及自己培养飞行员,只能通过高薪从传统公司挖角。而传统公司不愿放人,大多选择拖延战术。这样又造成另外一个悖论,一方面全国每年有200多名飞行员因为离职问题没解决无法飞行,一方面航企还要通过更高薪从国外聘请外籍飞行员填补空缺。

多位机长对记者表示,在公开信上签字的飞行员,并不全都因为薪水问题,对公司的管理、考核、文化方面的不满,也占据了很大部分的因素。

一位已经递交辞呈的国航某分公司机长就告诉记者,虽然公司在重庆执管30多架飞机,但一半的运力其实放在北京,从十多年前开始,家在重庆的他,每月都要到北京飞航班,有半个月都要在外过夜,家反而成了旅馆,而公司对此并没有任何的人文关怀,对这种情况何时能够改变他看不到希望。

“公司对飞行员的管理一直以压制的形式为主,待遇全民航最差,升机长放标准全国最慢,考试学习开会全球最多,”上述机长指出,企业应该转变家长式、威权式的传统管理思维模式,更多思考法制化、人性化的因素,更多考虑怎样才能留住“人心”。


(编辑:朱逸)

一财网微信二维码

一财网
官方微信二维码

同乐坊HOT人物 >

   

网友评论 >

商务资讯 >

 



行情数据

正在直播

王石

“学霸”王石:第一的烦恼

王石的状态像一个学霸,学霸要的是在不把第一当成目标的情况下做成第一。

我要提问

排行榜

  • 评 论 最 多
  • 点 击 最 多

广告联系 | 报纸订阅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上海工商 | 举报中心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50348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

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