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勾兑蒙牛改期奶?

第一财经日报公司崔丹 陈周锡2012-08-27 11:42

评论0

蒙牛若要证明“不蒙牛,也不蒙人”,还须向公众厘清多个疑问,比如,为何被篡改了日期的牛奶3个月后才被发现?为何发现牛奶被篡改了日期将近20天后才将此事公布于众?

8月20日曝光的3000箱蒙牛牛奶生产日期在浙江遭篡改一案,目前仍在发酵。浙江金华浦江县工商局24日给《第一财经日报》发来的采访回复称,问题奶仍在清查中,“蒙牛公司未有反馈情况。”

与此同时,改期奶背后所暴露的临期(临近保质期)产品安全隐患也刺激着消费者的神经。蒙牛如何从公司层面完善风控机制以拒绝类似的“个人行为”?这究竟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这些疑问是摆在这家烦恼不断企业面前的新考题。

“有可能当地的确压货严重,这名城市经理(蒙牛驻义乌城市经理王孙富)有这种动机将销量拉高以完成销售任务,”一名快销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如果仅为一己私利,完全可以将这些临期产品销往街边一些小商店或其他渠道,没必要冒更大的风险还要通过经销商销往超市。”

问题奶流通之谜

各方的调查显示,今年5月初,蒙牛驻义乌城市经理王孙富从蒙牛公司员工聂立峰处以正价一半的价格购买了3000箱生产日期为2011年12月份的蒙牛纯牛奶(属临期品),在永康由他人将日期涂改为2012年5月19日和6月1日后,以45元/箱的蒙牛正品价格销往浦江、义乌等地。

当地媒体报道称,7月,一位浦江市民从沃尔玛超市购买蒙牛牛奶,发现牛奶中部分有结块、大量乳水分离现象,于是投诉要求超市赔偿。超市随后联系了浦江销售商浦江九厘九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九厘九公司”),将这些有问题的牛奶退掉。之后,九厘九公司联系了王孙富,王孙富随即答应退掉牛奶。

8月3日,浦江县工商局根据线索,在浦江一仓库内查获两个批次的问题蒙牛牛奶160箱。此事已经距离当初修改牛奶生产日期过去了3个月,距离经销商将问题反馈给蒙牛也有一段时间。

当地媒体报道称,3000箱问题牛奶中,6月份销往义乌1000箱,7月份销往浦江1000箱,剩余1000箱存放在永康。

浦江县工商局在给本报记者发来的采访回复中表示,案件发生后约见了蒙牛驻浙沪大区浙江省经理郝晓波,要求立即采取措施召回问题产品,督促各地区总经销商立即停止销售并及时追回问题产品,同时把追回情况向工商部门报告,同时向蒙牛公司下发责令追回通知书,要求该公司追回问题牛奶。

该局同时约见了九厘九公司总经理郑利平,要求该公司立即停止销售问题牛奶。

“是我们和蒙牛公司一起强烈要求报案的。”郑利平25日对本报记者表示,他们于8月3日向工商、公安举报,1个小时内工商、公安、质检等部门联合执法。

在郑利平办公室,本报记者看到这家公司两份公告,日期分别为8月4日和15日,大致内容为发现蒙牛牛奶被篡改生产日期,及回收篡改日期牛奶等事项。

但直到17天后,公众才从浙江省工商局官方网站上获知这一消息。又过3天,蒙牛才宣布召回这3000箱被篡改了日期的牛奶,但并未提及赔偿一事。

浦江县工商局表示,调查中已经发现68个销售点,并开展全面清查,该局清查8箱6盒,至于蒙牛公司,“未有反馈情况。”

有媒体援引蒙牛总部人员的介绍称,此类牛奶保质期一般为8个月,过了一半保质期后,产品就要折价促销,临近2个月到保质期,就不能上货架销售,到了保质期和超过保质期的公司将一律收回进行销毁处理。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8月7日,金华婺城工商等部门对辖区内较大型食品超市进行了乳制品新鲜度比较检查,《金华日报》报道称,由于进货渠道不同,同一款牛奶在不同的超市里,标注的生产日期有所不同。比如蒙牛纯牛奶(小盒装),一家超市在售的生产日期是2012年3月16日,而另外一家在售的生产日期是2012年6月21日,两款产品的存放期相差近3个月,虽然说两款牛奶都没有过期,但一般来说,前者的食品安全风险更大。

郑利平说,通过该公司渠道的涉案牛奶“都被收起来了”。在浦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本报记者看到,九厘九公司的仓库位于一家制造企业里面,涉及各类酒品、饮料等。

究竟这3000箱牛奶还有多少没有被回收?

解密城市经理

“如此大胆的举动,可能这个链条上并非仅仅是该城市经理这一层。”上述快销人士分析。

在蒙牛内部,城市经理主要就是对其所在地区的年度销售目标负责,其中也包括分公司库存的管控问题,比如对临期产品的处理。

“如果产品已到了临期,城市经理要向分公司报告,一般都会半价甚至更低的折扣就处理给了经销商。”蒙牛云南一名销售人员表示。

王孙富的改期全价销售“策略”则可以达到既处理了临期产品又避免影响销售业绩的“双赢”效果。

上述快销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蒙牛作为一家成熟的企业,应该不可能倡导篡改产品生产日期,“有可能当地的确压货严重,为了完成销售考核任务,通过更改日期将临期产品当产品处理掉,这名城市经理有这种动机将销量拉高以完成销售任务。”但该人士认为,如果仅为一己私利,没必要冒更大的风险还要通过经销商销往超市。

蒙牛哈尔滨一名经销商直言,一般一家经销商配备一名城市经理或者两名业务员,后者的主要任务就是拼命说服经销商进更多的货。对于已经进入经销商库存的产品,产品临期或过期与否,都由自己负责,蒙牛并不过问。

“尽管蒙牛在中粮进入后,不断对外发布不再追求没有品质的增长的信号,但这件事件表明蒙牛仍然可能存在为完成销售任务,不惜采用各种急功近利的手法的行为。”上述快销人士表示。

浦江县工商局在上述给本报记者的回复中强调,蒙牛公司在销售上必须加强管理,健全临保产品销毁处置制度。

临期产品之忧

临期产品如何安全销售不但是上游生产企业也是终端零售商需要思考的课题。

“对于经销商而言,一般处理临期产品都有自己的固定渠道,除了在超市针对消费者搞降价促销外,基本每个经销商都有自己的固定团购客户,包括冷饮店、蛋糕店等,都打半价甚至更低的折扣处理掉了。”上述蒙牛哈尔滨经销商表示。

除了显性促销活动外,该经销商认为有几种灰色渠道可能加大了临期产品出现问题的可能——

一是去学校处理,学生奶也成为临期产品的销售渠道之一,不排除有道德问题的经销商会混入一些过期产品;

二是会在超市做出一些买一赠一、捆绑销售的混搭促销活动,将一些临期产品当做赠品随正品售出;

还有些经销商会长期低价收购临期产品后,后再卖给一些汽车站火车站、旅游景点等周边的小卖部小摊贩等,赚取差价。

根据工商部门的规定,对于临期产品或过期产品,尤其是食品企业都应有一套产品回收机制,销售终端卖不完的快到期或过期的产品,由公司统一回收后集中进行无害化处理,或制成饲料,或直接排放。这些产品的去向,也应当建立档案,有据可查。

今年初,国家工商总局要求各地对即将到保质期的食品在经营场所向消费者作出醒目提示。

近年来,规范临期产品销售成为各地保障食品安全的一大发力方向。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