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可用外汇交易税揭热钱“底牌”

第一财经日报股票周静雅2010-03-18 07:36

评论0

由于行踪不定且规模难计,“热钱”一直是令监管层感到敏感又头疼的难题。昨日,中国银监会首席顾问沈联涛建议,中国应考虑征收外汇交易税,以加强对外汇交易的监控,进而达到遏制热钱的目的。

沈联涛是昨日在中国社科院发表主题演讲时作出如上表述的。他认为,鉴于国内当前的外汇管制政策及外汇储备庞大的现状,中国是全球最有条件和适合实施该政策的国家之一。至于税率,沈联涛认为,具体税率并不重要,甚至“可以零税收”,关键的是建立起这一机制,以在“特别情况时”加大征收外汇交易税。

作为香港证监会前主席及香港金管局前副总裁,沈联涛昨日用香港在亚洲金融危机中的经历及一个形象的比喻诠释了征收外汇交易税的必要性。

他说,热钱问题就是一个杠杆效应下的套利问题。“像一个赌局,庄家不借钱,炒家去借钱来炒,借的钱越多赚得也就越多。”从全球来看,目前为人诟病的“炒家”多为对冲基金,但对冲基金的钱一部分也来源于银行的自营盘,资金来源雄厚。所以遏制“炒家”的行为,应该降低杠杆率。

从监管的角度来看,沈联涛认为,可行的办法就是“看底牌”,即查清外汇交易的双方,“看是谁在炒”,而征收外汇交易税无疑是弄清楚这一问题的合适方式。

沈联涛这一建议与国际著名的“托宾税”(指对现货外汇交易课征全球统一的交易税)类似。

在昨日的报告会上,有业内人士认为,从当前中国实际的外汇交易来看,征税的难度较大,操作上并不一定可行。

沈联涛说,征收外汇交易税的目的不是“征税”,而是“征税机制”。他认为,外汇交易税的税率可以不固定,实施初期可以“零税收”,但要有一项政策的出台以告知全球,“我们现在可以零税收,但某些情况下可以加大税收力度”。所以,该措施的目的不是增加外汇交易的成本,而是建立一套监测体系以监控国际资本的流动。

事实上,由于热钱巨大的破坏作用,其一直为新兴市场国家所警惕。今年1月末,巴西政府为了应对热钱的过度投机,宣布对流入巴西股市和政府公债固定收益证券的外国资本征收2%的金融交易税。在我国,鉴于高涨的人民币升值预期以及接连走高的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数据,市场普遍预计2010年“热钱”将会再度来袭。

但沈联涛认为,我国征收外汇交易税的更重要目的是借此倡议亚洲其他国家效仿,进而将亚洲债券市场与货币市场联盟,在全球发出亚洲的声音,同时进而稳定全球货币市场。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