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MOOC了吗?

第一财经日报历史数据王思齐2014-04-01 15:32

评论0

作为目前关注度最高的在线教育课程,MOOC(Massive Online Opening Courses,大型在线开放课程)于2012年迎来井喷。而在去年果壳网和网易公开课相继宣布引进MOOC,并逐步上线课程后,MOOC也引发了中文学习者极大的想象空间。

 

李康化的“唐诗宋词人文解读”,已经列在Coursera的春季课表上,将于4月8日开课。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这位来自上海交通大学的学者正在为课程做最后的准备。他在交大及上海其他高校开设这门课程十余年,从内容到授课形式,早已驾轻就熟。但这次开课有点不一样——他面对的不再是端坐教室、静静听课的大学生,而是大型网络教育平台Coursera上,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701万MOOC用户。

作为目前关注度最高的在线教育课程,MOOC(Massive Online Opening Courses,大型在线开放课程)于2012年迎来井喷。而在去年果壳网和网易公开课相继宣布引进MOOC,并逐步上线课程后,MOOC也引发了中文学习者极大的想象空间。

MOOC拥有三大教育平台edX、Coursera、Udacity,依托斯坦福、哈佛、MIT等老牌名校的课程资源。“唐诗宋词人文解读”登陆的平台Coursera,2011年创立,如今已有来自全球108所大学的631门课程上线。

但MOOC是否会改变教育?它将如何改变教育?这也是全球教育界争议不息的话题。在线教育2.0时代

2011年秋,斯坦福大学教授Sebastian Thrune和Peter Norvig用数码相机,在自家的起居室里录下第一支专门针对网络的教学视频。

“欢迎收听‘人工智能’第一课。”——短时间内,加入这门课程的在线用户达到惊人的16万,这门课成为随后建立的Udacity平台上的明星课程。“我们并不仅仅想开设一门适合斯坦福教学的课程,更希望课程能免费地被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听到。”Peter Norvig在一次演讲时,曾这样谈及开始录制视频的初衷。

事实上,在线教育这个概念,对大众而言并不陌生。几年前哈佛、耶鲁、斯坦福等高校公开课风靡一时,“公正”、“幸福”等课程受到广泛关注。而在这个阶段,学校只是简单地将授课过程放在网络上。“网友就像一个旁听生”,果壳网MOOC学院的负责人张穆君形容。每节公开课长达一个多小时,坐在屏幕前面的学生无法参与课程互动,“除非有极强的学习热情和自律能力,一个人很难坚持下去。”

2006年,原为避险基金分析师的萨尔曼·可汗,用价值25美元的耳麦和200美元的桌面录像软件、80美元的手写板,以及免费的绘图软件,制作了一些时长为10分钟的视频。这是后来吸引到五千多万学生的可汗学院的雏形。2012年《时代周刊》评出的影响世界百人榜,萨尔曼位列第四,比尔·盖茨评价他是“将科技应用于教育的先锋”,“开启了以视频资源为主的教育新模式。”

可汗学院以幼儿园到高中的青少年为目标人群,课程从几何、代数、微积分,讲到物理、生物、化学、金融,以及“拿破仑战争”、“外星人绑架揭秘”等等。萨尔曼·可汗心目中的“好”视频,“意味着老师是平易近人的,有易于理解的解释方式。”他在此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由于内容精简,授课风格活泼,易于网络传播,学院曾创造过一堂课同时有超过1万人观看的数据。

而MOOC,依托强大的教育资源,创建了比公开课、可汗学院等更为复杂的教学系统。MOOC不仅为学习者提供专门录制、适宜网络学习和传播的短视频,还建立了相对完整的教学互动途径,将电脑屏幕前的学生真正纳入到课堂学习之中,提供完整的线上教学服务。

作为学习者,无论身在何方,有怎样的教育背景,只需要在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免费收看平台提供的所有课程视频。每个视频的时间均控制在10分钟左右,每个章节结束后,学生需要完成老师在课堂上布置的作业,作业计入最后成绩,在平台上完成课程的学习者,则可以得到一份完成课业的电子证书。

上海交通大学是2013年华语MOOC大潮中的一员。随着台湾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大入驻MOOC平台,国内高校纷纷开始建立自己的网络课程。清华大学在与edX合作的同时,推出了自己的MOOC平台“学堂在线”。各大高校在传统教育的框架下寻求教育模式的创新和教学资源的共享。

“在线课程比想象中要辛苦得多。”李康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说,“我们不知道上课的对象是怎么样的人,不知道他的学科背景和教育基础”。平台上的701万人,每一个人都可能选择这门课程,因此,从内容到形式,都需要从学生的角度出发,进行修改和调整。为此,李康化改变了自己的教学大纲,除了拍摄授课的视频,还针对内容进行后期制作。“整合出几个模块,这些模块之间可能有关联,但也必须能独立成章”,以方便接续学习。

MOOC颠覆传统教育?

在李康化来看,MOOC模式最大的意义,在于世界范围内优质教学资源的共享。“名校拥有优质的教学资源,受到MOOC颠覆性冲击的可能性不大。”对于传统教育,与其说MOOC是一次挑战,不如说是一种有效补充。

当互联网进入教育产业,并用互联网思维改变接收和学习的方式,各大高校面对这一新趋势反应迅速。新的方式不仅为学习者提供了新的学习途径,也为教育者创造了实践教学方法的机会。但真正革命性的“颠覆”是否会发生,却难以轻易下结论。而事实上,MOOC模式的缺陷也与其依托互联网的模式不无关联。

“完全出于兴趣,缺乏奖惩机制的线上教育,难以约束使用者保质保量地完成课程。”张穆君承认。学生流失率大,成为MOOC受到质疑的主要因素。根据哈佛和MIT在edX平台上的研究显示,在调查涉及的17门课程中,有近60万人选择了课程内容,最终拿到课程证书的仅有4万余人。

“在MOOC平台上课的成本是很低的,”张穆君说,“学生因此可以对感兴趣的课程广撒网。”“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MOOC模式的好处所在。”

虽然较低的课程完成率让其饱受诟病,但将完成课程的比例,放到MOOC平台巨大的用户基数下,教学效果依然是相当可观的。在庞大的课程中,学习者能选择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课程,并坚持下去。“在传统的教育模式中,这样的自由度是很难做到的。”

对于Coursera和Udacity这样的平台,取代传统的学校和教育模式,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在回复给《第一财经日报》的邮件里,Coursera方面的人士解释,“大学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学习经历,为学生创造了充分交流和学习的机会。通过与教授和同学的面对面交流,学生才能得到最全方位的学习体验。”而MOOC,作为教育的辅助手段,为终生学习者提供了充实自己的新选择。

在李康化看来,“网络教育和大学教育两者可以相互补充。”李康化这样理解MOOC的意义。在教学资源不足的地方,MOOC课堂能为学习者提供更多的可能,“但网络教育并不能代替大学教育。”大学所营造的学习和交流氛围,是目前的线上教育无法取代的。“知识的传授,能力的培养,人格的养成——而人格的养成,仅靠网络教学是做不到的。”

“MOOC对传统的教育方式是个挑战,”张穆君说,它改变了传统的以“教”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将学生作为中心。“但它不会完全取代大学教育。它会让大学课堂的教育变得更有针对性,从而成为大学教育和终生教育的辅助产品。”MOOC模式在知识获取和技能培训上具备相当的优势。而单纯讲知识,只是教育的一个方面。人与人的交流,才真正体现学习的意义。

“MOOC很可能只是一个过程,而非最终的答案。在校教育2.0之后,或者还会有2.5、3.0的模式,等待我们去发掘。”张穆君这样期待教育的未来。

MOOC拥有三大教育平台edX、Coursera、Udacity,依托斯坦福、哈佛、MIT等老牌名校的课程资源。

“在线课程比想象中要辛苦得多。”上海交通大学学者李康化说,“从内容到形式,都需要从学生的角度出发,进行修改和调整。”

“MOOC对传统的教育方式是个挑战,”果壳网MOOC学院的负责人张穆君说,它改变了传统的以“教”为中心的教育模式,将学生作为中心。“但它不会完全取代大学教育。它会让大学课堂的教育变得更有针对性。”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