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淘金客:已有百亿级别的资金涌入

第一财经日报公司王培霖 王佑2014-11-04 06:26

评论0

“史大嘴今天开始上课学习清洁能源,争取三个月拿到硕士学位。”几天前,史玉柱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他所说的清洁能源,显然包括光伏行业。几个月之前,史玉柱悄然设立了一个名为绿巨人的公司,重点投资光伏业。业界普遍盛传,其规模在40亿左右。

在史玉柱身后,淘金光伏的投资者已是人头攒动。根据公开报道,已经有百亿级别的资金抢先涌入,许家印掌舵的恒大集团,近期也在光伏行业屡有大手笔布局。而站在门外探头探脑的更无以数计。

热情似乎正再次光顾这个曾被冷落的行业。两年前的光伏行业寒冬,已恍如隔世。

光伏春天来了?

10月28日,江苏省四叶草新能源有限公司的融资路演现场,座无虚席。

这个二十几人的小公司于2013年底成立,今年做了6000万的业务,这样的规模在光伏行业中,小得不值一提。

但不管是在路演现场,还是私下交流中,董事长杨建华的信心都表露无遗。

杨建华说,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将会在年底前实现盈利,明年保守估计净利润会在两三千万。他认为,这只是开始,光伏行业体量极其巨大,爆发式增长在后面。

2013年底,杨建华和他的创业小伙伴从一家上市公司高管岗位辞职,创办四叶草公司,正是看到了光伏业的巨大变化。

政策方面,去年11月开始,国家发改委等部门陆续出台各项补贴政策,并明确光伏发电可以并入国家电网。

技术方面,光伏电站建设成本大幅下降,从几年前的每瓦100多元,下降到2012年的20多元,又降至现在的七八块钱。分布式发电利润率越来越高。

如此一来,光伏业已经开始散发财富的光环。就像10多年前的房地产行业:轻资产,开发建设大体量的项目,适逢行业上升周期。

四叶草这样的新型创业企业,并非孤例。

另一家小型光伏EPC企业航禹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要比四叶草的创立时间更早。其执行董事丁文磊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在去年放弃了力诺集团10年的工作,与多年朋友刘杨等几个人,打算在西部做地面电站。“后来我和伙伴们发现,分布式光伏发电的运用似乎前景也很广阔,而且国家政策上,也对适合分布式发电的中东部地区倾斜。我们预估了自己的实力,感觉做分布式业务很不错。”

他与自己的朋友凑足了100万元办了这家新企业,从原先的山东省拓展到了苏浙沪地区,拿到了不少电气设备制造业、商业等项目。

“我们内部是这么分工的,我负责前期项目开发,另两位负责管理和投融资。”丁文磊说,目前的小分布式项目已经有一定起色,上半年该公司接到了近10个兆瓦的项目,完全市场化运作,从50到500千瓦不等。“分布式项目的回报率是在15%~17%左右,回报年限5~6年。”

他表示,假设投资45万~50万元左右,做一个50千瓦的项目,按现有的电费每千瓦时1元,加上国家补贴0.42元、山东当地补贴5分钱,总计电费为每千瓦时1.47元。等待6年回报期结束后,第七年不用交电费,每年还有额外收入。

还有一位做分布式电站业务的浙江当地人士杨姓先生则表示,他是挂靠在一个事业单位下面,“一边做分布式业务,一边也还要去做原先的传统工作。”他说,自己和十多个合伙人一起在各地寻找光伏屋顶项目,并寻觅融资方。“我们拿着别人的钱,来做屋顶项目的生意。当我们收到EPC的钱并实施后,其他的事情由他们去谈。”

资金汹涌

史玉柱的进入仿佛是一个风向标。 

“史玉柱现在有的是钱,他也在找好的合作伙伴、寻找好的可收购电站,首先他们看电站质量,合作伙伴的话要有好的管理模式,具备这个前提,谁都有机会合作。”中国机电商会光伏行业分会副秘书长周元说。在他看来,以前困扰行业发展的难题,诸如并网难、质量不稳定等等,现在都解决了。

资本市场对光伏板块的态度,今年也经历了由冷到暖的迅速转变。以爱康科技为例,其定增预案公告发布次日股价跌停,龙虎榜显示三家机构出货519万元,占当天成交总额的25.42%。乐山电力定增预案公告次日也表现不佳,高开低走全天仅涨逾2%。但经过今年一二季度继续调整,三季度起板块已现明显反弹,上述爱康科技、乐山电力三季度股价阶段涨幅分别为55%、56%。

一级市场方面,9月多家上市公司披露定增结果,机构参与度明显提升。爱康科技的发行对象名单中,4家公募基金的累计认购比例就超过了50%;而海润光伏定增则尽被机构投资者包揽,公募基金、券商及险资悉数进场。

“光伏投资的又一轮机会到了,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光伏板块的股票还要涨。”周元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四叶草打算四年之后就上市,如此“激进”的方案,却被刘纪鹏等资本市场人士评论为“太慢了”,而周元对此也很有几分认同,他认为,光伏行业起飞速度也许比想象的更快。

热潮背后的风险

不过,与房地产行业不同,光伏是一个严重依赖于政府补贴的行业,如果政府补贴出现变数,整个光伏行业的利润就会被颠覆。这是他们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

去年下半年,多个国家和地方政策的出台,令光伏电站的资本市场融资、项目申请及银行放款等,都比以往更加放松。近期,招商银行就专门发文,对光伏发电业务出台了信贷指导意见。如电网、地方发电企业等的光伏电站投资等将得到招商银行的支持。

但热潮背后,诸多不确定性依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比如,建设一个分布式电站项目,银行通常会要求电站进行担保,但是电站资产稳定性存在较多的变数。光伏电站的保险及理赔、电站EPC建设方与电站投资方之间由于垫款等原因,彼此的摩擦也较多,此前顺风光电就与中科恒源在宁夏项目的支付资金问题上闹得不可开交。

电站项目的产品质量也令人忧心忡忡。虽然目前投融资环境已比以往有较大好转,但是一些光伏电站为了谋取更高利润而节省投资,采用质量不佳的光伏组件和支架来应付了事的情况仍然存在。一些电站投资方因为电价补贴不及时到位,也会向下转移,让EPC公司及材料供应商不得不经常垫付资金。

有的公司开始在商业模式上寻求创新。如协鑫集团的战略是,把现有和未来规划的燃机电厂作为中心,在燃机电厂可控的区域内发展分布式能源项目,发挥燃机电厂发电、供热稳定的优势,从而弥补分布式能源供能、用能的不足,保证系统的连续稳定运营。同时,加强自己内部的地产、新能源和光伏、油气等业务板块协作,以协鑫工研院和苏州金鸡湖项目为契机,与各板块协作开发分布式能源项目。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