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说欧洲反紧缩阵营 希腊宣布新债务置换方案

一财网世界冯迪凡2015-02-03 22:15

评论0

希腊新政府兵分两路,为一份新的希腊债务计划,选择绕开德国,串联游说欧洲大陆左派阵营,寄希望于联手法意两大希腊债券债权国,撼动德国在欧盟的紧缩路线。

在试探了各方底线后,希腊新政府态度发生了戏剧化转变,迅速放弃了减记希腊整体债务的要求,并抛出了一份债务置换方案,希望以发行两种债券的方式减轻希腊债务负担。

在2015年,希腊政府需要偿还的债务约156亿欧元。按照此前同三驾马车(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协议,在2月底就要偿还其中的23亿欧元;考虑到时间紧迫,目前双方妥协将是对希腊和欧元区的最优结果,但是德国对希腊所提出的债务置换方案不置可否,并仍坚持希腊需要紧缩政策。

债务置换菜单

因为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不想系领带,他同100多位银行和金融机构负责人见面的会议,被迫从伦敦一个高档俱乐部里面挪到其他场所里去。

瓦鲁法基斯的债务减免游说路线包括走访法国、英国以及意大利。据悉,尽管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已与他通话,但目前德方还未制定与其见面计划。

安排伦敦一站,旨在于安抚伦敦金融城内的民间投资者,瓦鲁法基斯希望阐明希腊能够偿还期债务的决心。此前,在最近两个月内,希腊银行存款外流已超过100亿欧元:在2014年12月,大约流出30亿欧元,而截止到2015年1月26日,已流出了70-80亿欧元。

走休闲风的希腊新财长瓦鲁法斯基(右)拜访英国首相卡梅伦

瓦鲁法基斯在伦敦做出了两个重要的表态。首先,他指出希腊不会再继续举债。“在过去五年中,希腊一直都在举债的循环里,已经对此有些‘药物依赖’了。这届政府要中止的就是这种对举债的上瘾行为。”

其二,瓦鲁法基斯在伦敦抛出了他的新债务置换(Debt Swaps)方案。在放弃了彻底减记希腊3150亿欧元外债的念头后,瓦鲁法基斯希望用发行两种新债券的方式,来减轻债务负担。其中,第一种债券同希腊的名义经济增长率挂钩(这可以取代欧洲对希腊的救助贷款),第二种债券他称其为“永久债券(perpetual bonds)”,用以代替欧洲央行持有的希腊债券。

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瓦鲁法基斯表示,“我对我们的伙伴要说的是,我们正在筹划的是一个基本预算盈余和改革议程的结合体。帮助改造我们的国家,请给我们一些财政空间来做到这一点,否则我们将继续窒息,成为一个变形的希腊,而不是一个改革后的希腊。” 

在此前他拜访法国时,法国财长萨潘在会见后表示,可以重新就债务展期进行讨论,但债务减免免谈。

德法意是希腊最主要债权国,其中德国对希腊有600亿欧元债权,法国对希腊有420亿欧元债权,意大利对希腊有400亿欧元债权。需要看到的是,如果希腊可以争取到法国和意大利的支持,其债务总额(820亿欧元)也已经超过了德国手中的债权。不过目前德国对于软化条款的仍然强硬,就是反复地说“不”,朔伊布勒本周在德国表示,不允许对希腊债务计划做任何单边改动。

串联欧洲反紧缩左派阵营

希腊新政府在出访路线上煞费苦心。重点选择了对其抱有政治“同情心”的法国和意大利,这两国执政党目前同属于欧洲大陆的左派阵营。

法国总理瓦尔斯在访华期间,颇有深意地反复强调,希腊将留在欧元区。在返回巴黎后,瓦尔斯更进一步指出,欧盟不应该继续执行惩罚性的紧缩政策,全欧洲都需要重视法国总统奥朗德所提出的促增长的主张。

据法国总统府公告,奥朗德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赢得选举的次日就同他通电话,并邀请其尽快访问巴黎。 齐普拉斯选择在4日造访巴黎,随后他将访问英国和意大利。

在2012年法国社会党执政后,由于法国同德国在欧盟政策方向方面的看法相左,德国在欧元区强势推行紧缩政策,法国在欧委会的决策地位受到严重削弱,此次法国也希望以希腊问题为契机,再次“挑战”德国所主导的紧缩政策。

然而,希腊激进左派的上台向执行紧缩政策的欧元区证实了一个恐怕会让德国人不愉快的预言:各国国情不同,强行长时间推行紧缩政策将产生无法控制的政治后果,如处理不当,西班牙等极左势力兴起的欧盟边缘国恐都有步希腊后尘的可能性。

部分欧洲国家的民众向反紧缩政策说“不”

在希腊问题上,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上周末接受CNN采访时也对反紧缩政策表达了支持:“你不能在国家正经历经济危机的时候再对其进行挤压。在某一个时间点上,总要出台一个增长战略,来促进这些国家还清债务,消除他们的一些赤字。”

此前,在1月25日,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等在内的18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呼吁应该给希腊“一个新的开始”呼吁对希腊进行债务减免,暂停希腊的利息支付,并对希腊改革提供融资基金。随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发文指出,让现在的希腊达到4.5%的预算盈余就好象是“从石头里萃取血液”一样。

“不许再攻击默克尔”

当下,希腊新政府对于此前不愿同“三驾马车”谈判的表态迅速改口,表示希望同三驾马车以及欧元区每一个成员国进行有效谈判。

在向其他国家展现自身价值的同时,希腊政府同德国政府之间没有做出更多良性互动。在选战期间,激进左翼联盟和齐普拉斯都对德国总理默克尔做出了不少人身攻击。

齐普拉斯仍无访问德国的计划。他最早将在2月12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同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

不过近日,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在接受德国《世界报》采访时表示,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齐普拉斯,不要再口头对默克尔进行人身攻击。“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舒尔茨表示,“说到底,最后还是德国政府不得不帮他。而且不仅仅是德国对于希腊的发展有怀疑态度,整个欧盟都这么觉得。”

舒尔茨表示,他试图向齐普拉斯解释,整个欧盟都准备好了倾听他的建议。“有操作空间也有限制,但是问题在于他自己是不是能够控制的住大局。”

近日,齐普拉斯已松口表示,从来都不谋求对于希腊债务的单边减免行为,只是“我们需要时间来喘口气,并创造我们自己的中期经济恢复计划。”

在希腊新政府上台后,德国政府仍保持强硬态度,并警告希腊不应放弃其紧缩政策。

编辑:潘寅茹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