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上银行不良资产“蓝海”,他们如何做不良资产包生意?

第一财经金融秦丽萍2016-08-23 16:29

评论0

不良资产,对银行来说是拖累和包袱,但在那些以买卖银行不良资产为生意的投资者眼里,中国这几年不断高筑的不良资产却是一片广阔的“蓝海”,他们兴奋而谨慎地畅游其中,以期获得一波不错的收益。

近日,有几家民营资产管理公司甚至海外基金对第一财经说,他们已从去年的观望和留意,变为今年扑身而上,马不停蹄地与银行接洽和谈判,购买不良资产包。

从不良资产“生产者”银行,到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和省级地方性AMC,再到更小的民营投资机构(包括小资产管理公司、律师事务所等),这样一个产业链是如何处置不良资产包的?近日,上述投资者向记者详解了一番。

想象空间很大的不良资产市场

银监会统计数据显示,从2014年开始,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开始迅猛累积,从2014年一季度末至2016年6月末,不良贷款余额从6461亿元一路飙升至1.44万亿,增幅达122%;不良贷款率从1%上升至1.75%。

与此同时,作为不良贷款的先行指标,银行业关注类贷款也在攀升。根据银监会统计数据,2014年末至今年上半年,银行业关注类贷款余额从2.1万亿(占比3.11%)上升至3.32万亿(占比4.03%)。此外,作为衡量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拨备覆盖率则从2012年开始逐年下跌,从2012年末的295.5%一路下滑至今年上半年的175.96%。

对银行来说,这无疑意味着巨大的不良资产压力;而对于另一些善于抓住机会的投资机构来说,这无疑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从去年开始,公司开始留意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这块业务,今年开始正式投入人力做,现在已经变成公司主业。在公司看来,这是一片巨大的蓝海,公司希望从中获得20%的净利润。有些保险资产都对我们的不良资产包感兴趣,愿意投资。”近日,广州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说,他今年出差特别多,在购买银行不良资产包以后,对资产包内的资产进行详尽的尽职调查是一项非常繁重的任务。

与该公司一样看法的,甚至包括一些海外基金。近日,海投金融CEO王金龙就对本报表示,该公司正在与一家交易对手进行最终商务谈判,拟合作发行一只境外美元私募基金产品,对方担任LP,海投金融做GP,投资标的为国内银行不良资产。该基金的规模约几亿美元。同时,该公司还在与另外几只境外基金积极洽谈,争取发行好几只美元基金,投资于银行不良资产。

王金龙表示,海外基金投资热情高昂,一是认为在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之下,银行业信贷投放剧增,不良资产规模必然不断攀升,这是大势所趋;二是,国内缺少不良资产估值和风险定价的专业机构,而海外银行业在此有很多过往经验可以借鉴。“境外资金成本低,在此基础上引进境外资本和经验,无疑能获得较好收益。目前,海投金融准备‘土洋结合’,在资产包估值和定价方面借鉴‘洋’方法,在后期资产处置上采用更符合国情的‘土’方法,资产处置团队主要由国内有经验人士组成。”

据悉,目前海投金融已经锁定了一个资产包,且经过了2个多月尽职调查,目前已经基本摸清资产包内资产和价格,做好了估值和定价。

“目前银行不良贷款的存量很大,很难在短期内处置完,必须经过层层分包,扩大整个产业链上的参与者,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机会。这个市场看起来很美,蛋糕虽大,也是摆在高桌上的蛋糕,实际生命力如何,要看不良资产最终处置的整体效果。”王金龙说。

定价和处置链条

虽然看起来很美妙,左手买进,右手处置,就能赚取中间差价,但事实上,不良资产包购买和处置远不似说起来这样的轻松。

上述资产管理公司内部人士对本报说,购买和处置不良资产包的流程如下:先与银行洽谈购买不良资产包的意向,银行会甩出一个资产包并给出一份资产清单,并要求意向方签订保密协议;随后意向方与银行一起查看资产包内抵押物和各贷款项目的状况;意向方自己做尽职调查,完毕后去银行对该资产包竞标;竞标后通过四大AMC通道去购买该资产包,并进行后期资产处置。当然,在四大AMC处也可能碰到竞争对手。

“尽职调查是核心,也最费功夫,决定着整个资产包的定价和风险,意味着转手之间的利润。一般来说,定价不能太保守,也不能太激进。太保守的话,报价低,标的竞不上;太激进的话,自己容易摊上风险,赚不了多少钱。”上述人士称,比如,山东的不良资产包竞争小,广东的竞争对手多。

“前期尽职调查工作非常辛苦,工作量很大,要投入很多资源。主要是因为信息不透明,资产包内资产所有权不明晰。”北京另一家资产管理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尽职调查主要分法律尽职调查和财务尽职调查。法律尽职调查主要是分清每笔资产在债权上是否存在瑕疵,有无其他诉讼和涉刑事案件情况;财务尽职调查涉及的内容更多,要调查债务人是否存在,该笔资产的本金和利息还款情况,借款人的还款能力,抵押物和担保情况,抵押物变现能力,抵押物处置的流动性问题等。

在做完尽职调查后,要对资产包进行定价。业内通行做法是,按照资产金额和项目重要性,把资产包内资产划分为三类:次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

其中,损失类一般按能否找到借款人、借款人是否有意愿还款,分为有可能回收和可能收不回两类。次级类一般是单笔金额大的重点项目,要每笔逐一定价。

“目前的市价是,次级类资产4毛至5毛(即四折至五折),可疑类3毛多,损失类1分-2分。”上述两位资产管理公司人士均表示。

做完估值和定价,就是与银行和4大AMC谈判的时候了,银行和4大AMC能否以投资者想要的价格达成交易,这要看双方的博弈。

包括在购买银行不良资产包时,也很考验与银行的关系熟络程度。“若关系好,不想购买太大资产包时,可以请求银行将大的资产包拆小一点。新进入这个市场者,都不希望买大包,因为风险大,任务重。拿我们公司来说,一个个贷包一般内有几十笔至一百多笔贷款,一个对公业务包一般二三十笔贷款,我们最近也拿了一个一千多笔的大包。”上述广州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说。

将资产包购买过来之后,就到了处置环节。海投金融的做法是,做完估值和定价之后,再分包卖给其他服务商(比如资产管理公司),或自己清收、拍卖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包,从中获利。

而上述广州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说,9成服务商都想与资产管理公司一起参与处置工作,他们资金量小,但优势在于有当地的人脉资源,主要作用是寻找到买家。“比如一些律师事务所,我们会与他们合作,资产处置完之后,再按比例分成。”

据采访得知,目前从四大AMC和律师事务所出走了一大批专业人士,他们跳槽到民营资产管理公司,专门做起银行不良资产的生意。

编辑:后歆桐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