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实地追踪山东墨龙:经营困境难破 资金陷危局

第一财经股票王娟娟 黄思瑜 张婧熠2017-02-08 22:29

评论0

“业绩大变脸”搭配“大股东踩点减持”,山东墨龙的任性妄为已经引发监管的雷霆之怒。

2月8日晚间,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山东墨龙实际控制人张恩荣及其儿子张云三立案调查。而当日上午,该公司董秘赵洪峰接受了第一财经独家采访,对大股东踩点减持做出回应称,张氏父子的减持或是为了解除公司年关之时的“资金危局”,也是“为了上市公司好”。但显然,在《证券法》面前,这一理由并不能站得住脚。

为了还原山东墨龙的实际经营和资金状况,第一财经记者日前奔赴山东墨龙所在地的山东寿光,实地走访了其在当地的多家工厂。记者调查发现,无论油管主业还是金融副业,山东墨龙均面临经营困局,难有突破。有工厂“圈地而不用”,投产缓慢,发起成立数年的小贷公司放贷难收回,无资金可用业务已暂停。

更为严重的是,债务高企、筹资单一,“缺钱”已经成为山东墨龙不可回避的问题,尽管大股东违规减持,铤而走险助公司解除一时警报,但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山东墨龙账面负债已达37.8亿元。短期借款、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已经成为山东墨龙高负债中的“三座大山”。而据赵洪峰所言,目前公司除了银行信用贷款,尚未有其他融资方式。

此外,张氏父子的违规减持,资金真实用途依然并不明晰。按照山东墨龙此前公告,扣除相关税款、手续费后股东减持的资金将有1.5亿元给上市公司,6000万元输血子公司懋隆新材料,其余部分则将被用于张恩荣捐资建设的寿光历史文化中心。记者发现,张云三减持并借款的懋隆新材料,经历了墨龙大股东父子之间的股权转让、一系列并购和受让股权后高价被山东墨龙收购,又在业绩逐年下滑后开启业务转型、追加投资,但目前在业绩上仍未有所贡献。此次减持资金对懋隆新材料的真实用途、实际效果,也有待进一步观察。

实地走访:经营困局难破

山东墨龙的总部墨龙科技园就位于寿光文圣街与兴安路的交叉口,数米高的高炮广告牌突兀地立在路口,“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的荣誉字样早已褪色模糊,新年的气氛还未过去,相衬之下更显破败。

按照2016年中报的披露,这家连年亏损的油服企业通过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在寿光控制着九家子公司,而占地400余亩的墨龙科技园则作为公司的心脏,被当地人所知。春节刚过,园区内的工厂也已正式开工,厂房外堆砌着成批生锈的钢管与煤炭燃料,隔着栅栏,也依稀可听见机器运转的声音,这些机器所生产的,正是山东墨龙的主要产品——油套管。

在墨龙园区的南门外,张梅(化名)经营着一家墨龙超市,而她的主要客源就是墨龙园区内的工人。她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虽然没有像其他工厂一样张贴招工告示,但听工人说墨龙的工厂正在招工,一般工人的工资两千多。

实际上,山东墨龙早已经面临经营上的困境,油套管业务作为公司九成营业收入来源,近年来已每况愈下。2月8日,赵洪峰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2008年的价格高峰期,油套管每吨最高可到8000元,而目前仅有4000元/吨。

更为重要的是,公司原来的大客户中石油、中石化等国有企业变更招标模式为“集中招标采购”,与其他企业相比,山东墨龙优势渐失,订单规模也逐年缩水。

对于这样的状况,赵洪峰认为,年初以来行业有所回暖,往年元宵节前园区不太会有拉货的车,但今年来拉货的车辆这两天接着来,园区门口就能看到。不过,就记者在寿光两日的观察,这一状况并未出现。

在寿光市的北面,山东墨龙另外两家重要的工厂——寿光宝龙石油器材有限公司 (下称“寿光宝隆”)和墨龙石油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钢管公司”),400多亩的占地,生产同样略显冷清。据工人介绍,寿光宝隆主要负责炼钢,而钢管公司则负责180型号钢管生产。在中午休息时间,这两家工厂外出的工人并不多,数小时内也并未有车辆进出。

近几年来,面对主业的不景气,山东墨龙也在试图有所作为,但显然收效甚微。在距离寿光市区40多公里外的羊口镇开发区,懋隆新材料圈下1700余亩地,用于全资子公司寿光懋隆新材料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懋隆新材料”)的相关生产线建设。赵洪峰告诉记者,羊口镇的项目系公司与澳大利亚某公司合作的新材料项目,2013年开始投入建设。

但记者在当地看到的是,四年过去了,这块1700余亩多半处于荒废状态。门口的工人也告诉记者,这里仅有100—200的工人,去年一期项目才开始生产,二期项目并不清楚何时开工。赵洪峰则坦诚,由于属于重资产行业,懋隆新材料项目投产进入较慢,目前仅处于试运行之中,而二期项目的开工则要根据一期正式投产的状况。

主业不景气,山东墨龙副业也未闲着。2013年3月,山东墨龙子公司寿光宝隆投入4500万元,联合6位自然人和两家公司在寿光成立懋隆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懋隆小贷”)。注册资本1.5亿元的懋隆小贷,寿光宝隆占比30%。2015年4月份,寿光宝隆再出资3000万元受让20%股权,从而取得对懋隆小贷的控制权,同年9月份完成股权转让款支付,并于同年9月开始,山东墨龙将懋隆小贷纳入合并范围。

赵洪峰告诉记者,懋隆小贷主要是在寿光市区域内办理各项贷款,针对中小企业和公司的供应商以及当地农户。

“大股东没有钱拿出来贷了,业务暂时停了,不清楚什么时候再有钱。”在懋隆小贷的办公楼内,仅有的两位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为破资金“危局”减持?

经营乏力、债务高企、筹资单一的山东墨龙在去年年关之际显得更为“缺钱”,通过减持“回血”成为其筹资的一条险路。而输血上市公司的资金相较高额短期信用贷款可谓是杯水车薪。此外,间接控股的小贷公司存在多笔逾期贷款,也可能成为山东墨龙的一大隐形“地雷”。

赵洪峰在回应股东减持行为时表示,当时临近年关,银行贷款的发放和回收可能并不那么及时,再有其他一些“社会情况”影响,“我们也是为了上市公司,归还银行贷款也好,我们自己的生产经营也有这种需求,财务跟领导汇报反映,然后出现了减持的情况”。

记者发现,山东墨龙总负债由2012年开始跃至20亿元级别,并于2013年起一直维持30亿元以上的数额,且逐年递增,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负债合计37.8亿元。短期借款、应付账款、应付票据是山东墨龙高负债中的“三座大山”。

而在这高额的偿贷压力之前,山东墨龙于2016年6月7日归还了5亿元的“12墨龙01”债券本金以及最后一期利息,这一“大出血”也无疑让其紧缺的资金再度“干瘪”。

记者了解到,银行借款是山东墨龙主要的资金来源,其短期借款由2012年底的10.3亿元增至2016年三季报时的16.07亿元。该公司2016年半年报显示,当期短期借款16.71亿元,分为15.65亿元信用借款和1.06亿元保证借款,而一年以内的短期借款有13.79亿元。

“公司的借款全部都是信用借款,都是短期的,一年居多,这样导致集中还款压力在某一个点会比较大。”赵洪峰坦承,该公司资金链临时存在困难,资金的需求在某一个时间点遇到了瓶颈。

赵洪峰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股东减持的资金将有1.5亿元给上市公司,6000万元输血懋隆新材料,其余部分则给到控股股东张恩荣捐资建设的寿光历史文化中心。但这补血上市公司的1.5亿元相较10余亿元的一年期内短期借款,可谓是杯水车薪。

除短期借款外,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也成为山东墨龙头上的重压。自2010年底开始,山东墨龙的应付账款就在5亿元以上,并在2015年年底达到历史最高,为9.05亿元,去年三季报时这一数据为8.26亿元。

2016年山东墨龙集中办理应付票据,这让应付票据金额则是在当年骤然大幅增加,去年三季度的数额为8.83亿元,较2015年12月31日的3.04亿元增长190.19%。此外,其他应付款在2016年三季度时也骤增,达到1.39亿元,较2015年年底的2397.99万元增长478.13%,该公司解释原因系其办理国内信用证付款所致。

根据山东墨龙2016年半年报,其持有的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按未折现剩余合同义务的到期期限分析,一年以内的应付票据4.87亿元,应付账款6.51亿元,其他应付款2588.2万元;对应的一年内应收票据为7466.81万元,应收账款6.35亿元,其他应收款4496万元。相较而言应收票据和应付票据数据相差甚大。

另有意思的是,从2015年三季报开始,山东墨龙对流动资产项目中的发放贷款及垫资款项特别用颜色进行了填充。截至2016年三季报,发放贷款及垫资金额为1.61亿元。最近有该项数据详细记录的2016年半年报中,发放贷款及垫款账面余额1.79亿元,贷款损失准备合计1261.39万元。其中,前五名公司发放贷款合计3554万元,占发放贷款总额的比例为19.86%,贷款期限均为一年期,贷款损失准备年末余额为401.75万元。截至2016年6月30日,山东墨龙逾期贷款总额为5237.8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前五名借款的公司中,寿光丽水肥料有限公司所借的750万元来自于山东墨龙间接控股的懋隆小贷,寿光市瑞泰海运有限公司与懋隆小贷发生一定的借贷关系。因贷款逾期未还,懋隆小贷曾将上述2家公司告上法庭。这意味着山东墨龙发放贷款及垫款中存有一部分懋隆小贷的对外贷款,且存有部分坏账。此外,懋隆小贷还存有较多因为贷款无法收回而进行的诉讼。

对于懋隆小贷逾期贷款无法收回给上市公司带来的影响,第一财经记者多次就此问题向赵洪峰询问,其仅表示,相关问题需等针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回复函公告后再说。

追踪股东减持输血子公司

山东墨龙大股东和高管违规减持,资金的真实用途依然不明晰。其中,张云三减持并借款的懋隆新材料,经历了墨龙大股东父子之间的股权转让、通过一系列并购和受让股权随后高价被墨龙收购,在业绩逐年下滑后开启业务转型、追加投资,但目前在业绩上仍未有所贡献。此次减持资金对懋隆新材料的真实用途、实际效果,也有待进一步观察。

根据本报此前报道,山东墨龙副董事长、总经理张云三减持后借给子公司懋隆新材料6000万元;而懋隆新材料是由墨龙集团最早设立,随后大股东之子受让全部股权,又被上市公司以3亿元收购回来。赵洪峰在接受现场采访时回应,2007年山东墨龙收购懋隆新材料(当时名为“寿光懋隆机械电气有限公司”)时的具体详情并不知晓,估值和定价是由专门的中介机构做的。

“给懋隆新材料的6000多万,一是试生产需要、一是市场推广需要。”赵洪峰还介绍,懋隆新材料此前主要做电气设备,但这块业务正逐渐退出;从2013年开始,公司与澳大利亚合作方进行新技术研发,但由于是重资产所以建设进度较慢。

相呼应的是,山东墨龙2013年一季报中,在建工程比年初增加74.61%,从1.34亿元增长至2.35亿元。公告表示,主要是由于利用澳大利亚力拓公司相关技术进行改造的铸锻产品项目前期投入所致。2014年的年报中,在建工程全年增加100.56%;公告称,主要由于铸造分厂整体搬迁技术改造项目持续投入所致。2014年的年报中,在建工程全年增加100.56%;公告称,主要由于铸造分厂整体搬迁技术改造项目持续投入所致。在潍坊日报去年7月的一篇报道中写道,“懋隆新材料是由山东墨龙和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北京首钢院共同建设的一家高科技企业,年综合节能量折合标准煤12万多吨。”

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懋隆新材料2013年至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3.32万元、-206.81万元、-162.44万元,2016年中期时的净利润已亏损超过130万。此外,山东墨龙2016年中报披露的应收账款情况中,懋隆新材料以2.69亿元居首、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30.75%。

值得注意的是,在被墨龙收购懋隆新材料时还形成有1.43亿元的商誉。最近一次计提发生在2015年,全年计提了1500万元商誉减值,累计商誉减值达到7449万元。截至2016年中期,此次收购做商誉净值还有6848.34万元。目前,2016年的减值测试还未公布。

而面对大额商誉减值吞噬企业经营利润、拖累上市公司发展的情况,证监会2月8日宣布,将加强对商誉减值测试监管,重点关注上市公司相关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是否存在滥用会计政策、会计差错更正或会计估计变更等情形。

编辑:林倩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