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四川篇】四川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算好生态帐

人民日报权威发布2017-03-22 19:56

评论0

针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矛盾,四川省委、省政府深刻领会、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市场需求导向,进一步优化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主攻农业供给质量,加快发展川茶、川酒、川菜、川药、川果等“川字号”特色产品,增加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供给。

继昨日人民日报两个重要版面关注四川后,今日人民日报再次重磅关注四川:

人民日报截图

制图:蔡华伟

核心阅读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两会参加四川代表团审议时指出,要坚持市场需求导向,主攻农业供给质量,注重可持续发展,加强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供给。

四川梓潼探索发展种养结合的绿色农业,以种植规模确定养殖规模,以养殖规模确定种植规模,把污染源变成了资源,在加强供给绿色有机农产品的道路上取得了先进的经验。

初春,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温度还没上来,穿了一件薄外套的老梁站在猪舍外面浅浅的丘陵上,小风一吹,他不禁缩了缩脖子,嘴里嘀咕着:“一群猪在圈里还有地暖,外面反倒冷飕飕的。”

老梁叫梁洪华,今年48岁,是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石牛镇富强村富强核桃专业合作社的负责人。

虽说是核桃专业合作社,可记者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蜜柚树。

老梁有点不好意思:“先是种核桃,后来发现蜜柚效益好,就越种越多,现在反倒比核桃还多了。”

两栋猪舍看上去很先进,记者本想进去看看,老梁却面露难色,“现在只有管理员能进,咱们进去还得洗澡消毒换衣服。你们不是想了解种养结合的绿色农业吗?这真正绿色的,都在屋外头呢。”说到这儿,老梁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大坑。

定标准——

一亩地可以消耗6头猪排泄物,种地得配合养殖

顺着老梁的手势,记者看到了一连三个大坑,中间有坑道相连。老梁解释说,这是粪污还田的设备:猪舍的粪污通过管道排到蓄粪池中,经过固液分离,沼液进入厌氧池灭菌,固体则可直接用于还田或加工成有机肥。而沼液经过厌氧和有氧处理,再与一定比例的水进行搭配稀释,最后用于灌溉。

粪污还田并不少见,这怎么就更环保绿色了?看出了记者的疑虑,老梁说:“我们这个养猪场,是根据蜜柚田的面积,以种定养的。”“以种定养,就是根据已有的种植面积,按照一定的比例专门进行配套养殖场建设。”四川省农业厅畜牧业处副处长付建勇在旁解释说,除了以种定养,还有以养定种的做法,目的就是在种养结合的过程中,通过“固液分离—沼气净化—干粪还田—沼液灌溉”流程,实现养殖场与果园的生态循环。

“现在,要是有人想养猪,就得先找好对应的种植区域,否则不批准新建养殖场。反之,如果你想种地,就得提前规划出养殖场来。”付建勇说。

“这两个猪舍,一年能出栏4000多头猪,按照一亩地消耗6头猪排泄物的比例,差不多能管700亩地左右的有机肥供应。”老梁笑着说。

算成本——

用上了有机肥,蜜柚糖度提高,一亩地多赚一两千块

说起种地,老梁其实是半路出家,之前做的是水果批发。2011年,他流转了1000多亩地,开始搞起了种植。

走在老梁的蜜柚园里,记者看到路旁的土都透着一丝红色,跟其他地方见到的土地有些不同。老梁介绍说,这边的土地普遍有机质含量低、氮磷成分少,土质很贫瘠。之前的农户在这边种地,因为土壤的养分太差,不得不加大化肥的用量。有些地收成实在差,年轻人都跑到城里打工去了,地都撂荒了。

“刚把地盘下来那两年,自己也不懂养护土地,之前人家怎么种,自己就怎么种。”老梁说,那个时候地里收的柚子,一斤只能卖八九毛钱,2014年的时候行情最差,最后3毛钱一斤赔本卖了地里的柚子。“那年赔了一两百万,日子难过得很。”尽管过去了好几年,老梁依然对那段日子记忆犹新。

“后来,县里的农业局来人宣传,说有机肥效果会比化肥好。”老梁说,那会儿到了想改也得改、不想改也得改的关头,一咬牙,就换上了有机肥。再后来,农业部门组织合作社进行技术培训,推广种养结合,老梁也积极响应,招募了合伙人,建起了养猪场。

走在田埂上,老梁指着地里一角堆放的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说:“这是今年买来的500吨鸡粪,还没有埋到地里。”没有猪舍提供有机肥之前,老梁只能从外面买。“鸡粪不值什么钱,但运费贵,这一年下来也得好几万块钱。现在这两个猪舍虽然不能管够,但好歹节约了一些开销。”

老梁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和过去买化肥施化肥相比,现在一亩地的物料和人工成本能省去600到800块钱。不仅如此,用了有机肥,蜜柚的糖度经测算能提高一度,每斤价格也比使用化肥贵上两三毛钱。“不管大年小年价格高低,现在一亩地多个一两千块还是有的。”说到这儿,老梁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看生态——

规模养殖产生的畜禽粪污,从污染物变成了绿色农业资源

“对于农民来说,种养结合既是开源也是节流,而对于整个农村来说,种养结合的好处还要更多一些。”说到种养结合的好处,干了一辈子畜牧业管理的付建勇打开了话匣子。

付建勇解释说,过去的养殖业规模很小,都是分散的粪污储藏,就地消化也容易一些。近些年,规模种植业因为土地流转的滞后,其发展速度是慢于规模养殖业的。“养殖业上规模速度快,种植业上规模速度慢,这就导致种养结构失衡,进而导致规模养殖产生的粪污难以实现规模化处理。”

而在付建勇看来,搞种养循环就能够解决大家脑海里“养殖等于污染”的误区。“种植业对养殖业是有需求的——需要有机肥;养殖业对种植业也是有需求的——需要解决污染。从这个角度来说,养殖不等于污染,畜禽粪便更是绿色农业发展的重要资源。”付建勇说。

听到这里,梁洪华插了一嘴:“别的不说,现在我们这片土地的肥力,可是明显变好了。数据啥的我们不懂,但这块田好不好,下地一种便知。”

咋推广——

需要土地配合、科技支撑、标准统一及相应补贴猪舍建设

种养结合,不仅使粪污处理无害化、资源化,而且改良了土壤、培育了地力、配套了有机肥、提高了农产品品质,实现了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双丰收。好处不少,那推广有啥困难吗?

付建勇介绍说,农牧脱节是影响种养结合推广的一个重要原因。“种地的人变少了,土地撂荒的多了,畜禽粪便就从资源转变成了污染源。加上现有的大型养殖场受土地的限制,自身没有足够的土地种植农作物消纳粪便,使得这部分污染源始终存在。”

同时,养殖治污缺乏科技支撑也影响了种养结合的推广。记者了解到,畜禽粪污治理模式多,工业处理技术仍然存在处理工艺单一、效率低等诸多技术问题,而种养结合也缺乏统一的技术标准、技术参数及规范,污染治理科技支撑较弱。

此外,相关补贴应该更加精准到位。付建勇举例说,现行的农机补贴更多覆盖的是种植农机,对于畜牧农机的覆盖还远远不到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种养结合的发展。

而作为种植户的代表,当被问到发展种养结合模式困难的时候,老梁的一句话非常直白:“我们种地的拿出块地来建养猪场不心疼,可这配套设施的建设,开销可是不少呢。”老梁解释说,第一期两栋猪舍的配套设施及管网建设,自己投了五六十万元,虽然长期看省了人工物料,但一笔投资下去,依然觉得吃力。

不过,老梁还是很看好种养结合的模式。“合作社还有几百亩蜜柚田的有机肥现在得靠买来的鸡粪维持,我们想尽快再建两栋猪舍,真正实现‘自家田用自家肥’,省钱,更靠谱。”

绿色农业推广步子再快些(记者手记)

老梁采用种养结合模式养猪、种蜜柚,迈出了种植业协同养殖业,向着绿色生态升级的步伐。

长期以来,种植业和养殖业互不相干,以致出现畜禽养殖成了面源污染、作物种植面临有机肥短缺的现象。梓潼县的尝试,正是跳出了常规的思路,将种与养联动起来,将无害化与资源化结合起来,最终实现了共赢。

除了梓潼的试点之外,四川其他地方也有许多新鲜尝试,像“养鱼不换水、种菜不施肥”的立体农业和循环农业也正在蓬勃发展。如何推广这些绿色农业模式,如何增加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的供给,考验着众多农业经营主体,更考验着各级农业管理部门。

对于地方农业管理部门而言,应该在探索循环标准、提供技术支持、完善补贴政策等方面投入更多力量,让这些绿色发展模式的步子再快一点、大一点,从试点走向加速推广。如此,则能实现产品、生态和增收的多赢。我们期待餐桌上的绿色食品,更期待农村的碧水蓝天和农民兄弟的开心笑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陈红书

相关专题

  • 【治国理政新实践·四川篇】四川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算好生态帐

    针对农业供给侧结构性矛盾,四川省委、省政府深刻领会、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市场需求导向,进一步优化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主攻农业供给质量,加快发展川茶、川酒、川菜、川药、川果等“川字号”特色产品,增加绿色、有机、无公害农产品供给。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