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国理政新实践·四川篇】大巴山贫困村:“苦黄连”尝出了“甜滋味”

四川日报 权威发布2017-03-27 21:32

评论0

记者 丛峰 左卫 刘海

  地处大巴山腹地的宣汉县,是四川省贫困人口最多的县。距县城140多公里,有一个最偏远、最贫困的村子———黄连村。

  黄连村原本出产野生黄连,但因为地方太穷,人们都说,黄连村是因为“日子苦”而得名的。

  有多苦呢?村民告诉记者,虽然宣汉是几十年的贫困县,但县上、乡上的人听说你来自黄连村,都会一脸的同情,因为你“更穷”。全村110多户人,散落在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半山上。 村子到公路只有一条羊肠山道,两人不能并排行走,最陡峭的地方马都过不去,人只能手脚并用。用手机打电话,要爬到山顶上“借”信号。

  37岁的村支书胡晓玲是全村第一个大专生。当年为了供她上学,当乡村教师的老父亲拄着拐杖出去借钱, 借到半夜回来,只借到10元钱。

  扶贫搞了很多年, 但黄连村自然条件太差,“苦味儿”依然很浓。2013年,新一轮脱贫攻坚启动后, 宣汉县下决心整合扶贫资金700多万元,开始修建黄连村通村水泥路。全村人热情高涨, 投工投劳。“人整天泡在工地上,开山放炮震得耳朵听力都下降了。”胡晓玲说。

  通村公路不长,只有6.5公里,却是黄连村“翻身”的最大本钱。2014年底公路通车,2016年贫困户刘福太就摘掉了“贫困帽”。

  刘福太说, 家里原来就有四十多亩山林,种着中药材木香。可没有公路,好东西被“困”住了。

  “雇马驮下山, 一次驮两三百斤,运费两三百元。”刘福太说,“去掉锅巴没了饭,根本不赚钱。”

  路通了,汽车直接开进村子,中药材就能卖出好价钱。胡晓玲说,路修通后,全村家家户户种植的黄连、木香、党参等中药材,当年就多卖了20多万元。

  刘福太算了笔账: 家里四十多亩木香,每年轮作能收入近2万元;养了二十多桶高山蜜蜂, 每年蜂蜜能收入8000多元; 还养了四五十只土鸡, 能卖30元一斤。“地里的玉米、土豆全拿去喂猪,这些收入也够脱贫了。”刘福太说。

  苦了多年的黄连村, 一旦打开幸福之门,所有的细胞都兴奋起来。黄连村所在的龙泉土家族乡党委书记高仕军说,村子所处的峡谷正在打造“巴人谷”景区,村里12户易地搬迁户,在政府的规划下,沿公路边修建了漂亮的土家风情民居,宜居宜商。

  “不仅有土家族特色饭菜, 还要建‘欢乐动物园’‘希望菜地’ 等游乐项目。” 高仕军说,“每年来峡谷漂流的游人,旺季时每天一千多人。能吸引十分之一二的人过来,村子就富了。”

  脱贫奔小康信心满满的当然不止黄连村。宣汉县委书记唐廷教说,宣汉地处大巴山深山区,贫困人口多、分布广、程度深, 是四川省唯一一个贫困人口还在10万以上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脱贫攻坚任务非常艰巨。

  “10多万的贫困人口,如果一家一户地搞脱贫,不仅难以做到,而且容易返贫,或产生新的贫困。”唐廷教说,必须走开发扶贫、整体脱贫的路子,把“穷根”彻底挖掉。

  在贫困人口集中的樊哙片区,宣汉县因“景”制宜,计划三年投入百亿元,打造集旅游休闲、观光农业和文化消费为一体的“巴山大峡谷”景区。

  “这个事儿办好了,能带动周边9万多贫困人口脱贫, 全县‘摘帽’ 不成问题。”宣汉县委宣传部长张升国说。

  不同的滋味, 是因为不同的心境。如今,曾让黄连村人“苦”得不想提起的黄连,却尝出了“甜滋味”。走进村里一家土家族小店, 店老板迎客倒来大小两杯水,小杯的是黄连水,清热祛火;大杯的是蜂蜜水,甘甜香郁。“先苦,后甜。这是黄连村的特色饮品。”店老板笑着对记者说。

  当问起黄连的价钱, 贫困户李秋林连连说:“不能卖、不能卖,得‘囤’起来。等旅游全都弄好了,做成特色饮片,能卖更高的价呢!”

  走出店外,记者发现,黄连已经被设计成了土家新寨的旅游Logo,印在家家户户的匾额上。胡晓玲说,黄连村正在注册“中国苦村”商标,要把过去的“苦”变成今天的“宝”。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陈红书

相关专题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