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全面进攻“校园贷”:这个被玩坏的市场如何重生?

第一财经其他安卓2017-05-19 16:38

评论0

裸条借贷、欠贷自杀、暴力催债……“校园贷”这个此前曾经混乱不堪的市场随着正规军的持续进入,有望得到一丝清明。

5月17日,中国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宣布首发“金蜜蜂校园快贷”,与此同时,中国银行也宣布在华中师范大学试点推出小额信用循环贷款产品“中银E贷•校园贷”,另外,本报记者了解到,多家银行的校园贷产品也在积极筹备中。

“裸条”时代的终结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发展,校园贷这一为在校大学生提供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平台应运而生。比如,按照广东200万名在校大学生的基础、每人每年分期消费5000元估算,校园贷的市场容量可达上百亿元。

2013年7月,第一家互联网校园借贷平台后,互联网金融看到校园贷这片蓝海,并将目标纷纷瞄准校园,校园贷由此开启了其野蛮生长之路,2014-2015年校园贷进入高速发展轨道,特别是2015年开展校园贷业务的互金平台急速增长并达到顶峰,做校园贷业务的平台达到了108家。

但与此同时,一部分不良网络借贷平台利用在校大学生认知能力较差、防御心理弱的劣势,采取虚假宣传的方式和降低贷款门槛、隐瞒实际资费标准等手段,诱导学生过度消费,甚至陷入“高利贷”陷阱。

有些“校园贷”利率是银行的20-30倍,诸如放款门槛较低、申请主体审核不严、多头授信、隐私泄漏等问题时有发生,甚至出现了“裸条借贷”、“欠贷自杀”、“暴力催债”等影响恶劣的行业事件,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

2016年,这一现状得到了遏制,校园贷迎来了巨大转变。2016年3月,一则关于郑州一名在校大学生因百万债务缠身无力偿还在山东青岛跳楼自杀的新闻,使当时风头正劲的校园贷立刻成为舆论焦点。后来出现的“裸条事件”再次将校园贷推上风口浪尖,校园贷甚至成为“校园骗局”的代名词。

2016年4月,银监会办公厅和教育部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要求高校宣传、财务、网络、保卫等部门和地方人民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各银监局等部门要密切关注网络借贷业务在校园内拓展情况,对侵犯学生合法权益、存在安全风险隐患、未经学校批准在校园内宣传推广信贷业务的不良网络借贷平台和个人,第一时间报请地方人民政府金融监管部门、各银监局、公安、网信、工信等部门依法处置。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明确提出用“停、 移、整、教、引”五字方针,整改校园贷问题。随后各地监管层及自律组织也陆续出台当地规范校园贷的政策和相关文件,重庆地区实行负面清单制度,明确给出“八个不得”的红线。

今年4月10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17〕6号)要求,重点做好校园网贷的清理整顿工作。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将不具备还款能力的借款人纳入营销范围,禁止向未满18岁的在校大学生提供网贷服务,不得进行虚假欺诈宣传和销售,不得通过各种方式变相发放高利贷。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2月底,全国共有47家校园贷平台选择退出校园贷市场,可见2016年校园贷市场的整顿对校园贷平台的影响之大。曾经知名校园分期平台趣店(原趣分期)就于2016年9月宣布退出校园市场,转型向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费金融领域发展。

银行如何转动“校园贷”

在整顿不良校园网贷平台的同时,监管层也在喊话引入商业银行,旨在“把正门打开”,新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17年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明确指出,银监会及银行业对整治校园贷有责任,商业银行应研究如何“把正门打开”,把对大学和大学生的金融服务做到位。

根据目前两家银行已经推出市场的校园贷产品来看,均具有期限灵活、利率低、申请便捷等特点。

其中,“中银E贷•校园贷”充分考虑学生收入不稳定的特征,率先推出中长期贷款政策,业务初期最长可达12个月,未来延长至3-6年,覆盖毕业后入职阶段。同时,还将提供宽限期服务,宽限期内只还息不还本。贷款金额最高可达8000元。大学生可在中国银行手机银行、网上银行提取资金、随借随还。

而建行的“金蜜蜂校园快贷”则是按照现行快贷产品利率5.6%执行,日利息万分之一点五,于重大节假日推出专属优惠利率;可全额提现,在1年内随借随还,按使用天数计算利息;贷款审批、签约、支用和还款等环节通过建行手机银行自助完成。

另外,招商银行最近也表态,招行信用卡积极响应监管部门的呼吁,并已做好重返校园的准备。特别是针对“校园贷”的审核、风控、管理三大缺失,招行信用卡有一套严格的系统。在审核方面,招行信用卡依托庞大的消费数据,建立起一套“数、算、器”的智能核心系统,并随着数据维度的增加,不断加入更多评分模型。

事实上,银行近几年也一直在尝试着如何开拓校园这个具有庞大消费人群的线下场景,此前多家银行也推出过针对校园发行的信用卡。比如中行曾联合阿里巴巴集团旗下淘宝网、支付宝推出“中银淘宝校园卡”;建行也推出过“龙卡名校卡”。

2015年,招商银行推出Young信用卡(校园版),但该卡0信用额度,也就是说该卡只支持先存钱再消费的模式,这对于急于用钱的大学生来说意义不大。

另外,农行的优卡也是针对高校学子打造的信用卡产品,据了解,信用卡额度普遍较低。

工商银行则是曾针对学生群体推出集借贷、消费于一体的线上金融服务,相当于“准信用卡”。例如工行于2015年9月份发布了“工银e校园APP”,为学生提供低息贷款、免费汇款、免费通话、免费兑换、公益活动等服务。APP中的“提前享”即是为大学生提供的综合贷款服务,北京地区985及211院校学生可在线申请,最高额度6000元。

但相对互联网金融来说,传统金融机构往往存在机制不够灵活、客户体验不足、渠道难以下沉等特点,在拓展校园市场方面,部分银行也选择与该细分领域正规的网贷平台进行合作。

乐信集团CEO肖文杰近日对本报表示,目前已经在跟多家银行深度合作,把互联网消费金融优势与银行强强联合,为校园群体提供更高性价比的消费金融解决方案。

肖文杰认为,中行、建行等更多银行和正规金融机构进入校园金融领域,监管部门支持银行进校园,也体现了监管层对校园消费金融市场用户需求、社会价值的认可。更多的正规金融机构进入校园后,共同对用户进行市场教育、信用安全教育,才能把不良网贷、非法高利贷彻底赶出校园,有利于校园金融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

但他同时认为,行业应该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机制。“因为只有打通各个放贷主体之间的信息孤岛,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系统,才能从总体上控制大学生的负债情况,避免‘多头借贷’引发的行业风险,保证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他说。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编辑:聂伟柱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