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风波后,6月加息概率仍直逼80%:美元否极泰来?

第一财经其他周艾琳2017-05-23 21:17

评论0

当特朗普上任之初,市场凭借着对其未来刺激政策的积极预期、对美国经济的信心以及对美联储加速加息的期待,一度将美元指数推上了103.8的高位,更有观点认为110甚至120指日可待。然而,美元指数如今已经跌入96区间。

除了经济数据的参差不齐,特朗普的政治丑闻可谓是对美元的当头一棒——“泄密门”、“通俄门”和“弹劾门”令全球市场恐慌情绪骤升。不过,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和政治学家纷纷表示,总统弹劾概率目前几乎为零。值得注意的是,CME(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Fedwatch工具显示,6月加息概率仍高达78.5%。

“不过,就算加息也救不了美元,6月加息本来就是在市场预期内的。美元近期跌得那么快,一个支撑位接一个支撑位地下破,毫无还手之力,这的确始料未及。”KVB昆仑国际首席分析师魏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如果特朗普刺激政策不及预期,美元几乎无望恢复103.8的阶段性高位。”

“弹劾门”风险渐被消化

特朗普的“弹劾门”可谓是美元近期最大的压力点。不过,似乎这一风险并无需过度担忧。

上周一,特朗普被曝与俄罗斯外交部长、俄罗斯驻美大使在华盛顿会面时,透露了有关“伊斯兰国”可能对公共安全造成危险的信息,被媒体称为“泄密门”;上周三,又有报道称,特朗普曾要求刚被解雇的联邦调查局(FBI)前局长科米终止对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涉嫌“通俄”的调查,这使其又陷入了“司法干预门”。

虽然特朗普身陷双重危机,但长期研究中美政治的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美籍教授马奥尼(Josef Gregory Mahoney)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基于当前信息,还不构成弹劾特朗普的条件。

特朗普曾通过推特表示:“作为总统,我当时(在公开举行的白宫会议中)想和俄罗斯分享有关事实,我完全有权力这样做。”

马奥尼告诉记者,事实也的确如此。在美国,行政部门负责秘密情报的分类及决定如何处理这些情报。这就意味着,作为美国最高行政部门负责人的特朗普对情报具有分类和解密的终极权力。只要特朗普认为该情报应该解密与俄罗斯共享,他就拥有美国宪法赋予的这项权力。

“(美国)联邦法中对于泄露国家机密的惩罚并不适用于美国总统,即总统可以‘消秘’(declassify information)任何信息,因此即使此事是真的,特朗普也不会因为此事而被弹劾,但例如副总统等其他官员则不行。”马奥尼称。

挥别了上周三的恐慌性抛售,截至5月23日,道指连涨三天,创2月27日以来最长连涨天数。标普500指数涨幅0.52%,报2394.02点;道指涨幅0.43%,报20894.83点;纳指涨幅0.82%,报6133.62点;恐慌指数VIX收跌9.22%,报10.93。

政治风波或拖累经济改革

不过,“弹劾门”风险的消化并不代表美元无忧。美元较长线前景主要取决于特朗普将如何面对密集的司法和国会审查,以及他能否在政治麻烦缠身的情况下继续达成野心勃勃的经济改革方案。

嘉盛集团研究主管James Chen 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特朗普的政治大麻烦似乎刚刚开始。国会正在等待科米就其与特朗普的FBI调查相关谈话进行正式作证。同时,美国司法部任命德高望重的FBI前局长罗伯特∙穆勒为调查‘俄罗斯干’大选事件的特别检察官。”另外,随着之前扶持特朗普的政客们开始退避三舍,各位白宫要员们四面楚歌,特朗普任期前几个月自共和党处获得的关键支持后盾也开始消减。

市场普遍预计,丑闻将影响特朗普的信用,这会对他未来推进去监管、减税、基建投资等事宜造成阻碍。而经济刺激的预期正是此前让美元强势走高的基础。

5月23日,外媒称特朗普计划提出金额高达1.7万亿美元的削减一揽子支出方案,这是他力求在10年内实现预算平衡的一部分。白宫将于周二提交正式的预算请求,其中包括减少向低收入美国人提供的主要社会保障与福利,未来10年间削减2,740亿美元的扶贫补助计划,食品券也在减支名单上。同时,要求财政提供26亿美元用于边界安全费用。

这似乎是在为推动特朗普的减税和基建投资计划寻求更大的财政空间。此次,白宫再次重申,减税将会拉动私营部门投资,从而为政府带来更多收入。

虽然预算案还未正式出炉,但共和党和民主党人都对其表示怀疑。问题还在于,该预算计划可能使美国债务更加恶化。“我认为接下去两党继续扯皮斗争,目光还是会围绕着财政和经济的整体基础是否支持预算案展开。目前,能得到国会通过的可能性不高。而对于我们交易者来说,这些都是可能加重美元遭到市场摒弃的原因。”魏巍对记者表示。

美联储6月加息概率高

上周特朗普无疑是金融市场的主线,而这周的主线又将回归美联储。市场正密切关注周四凌晨的5月议息会议纪要。由于5月4日的会议并没有发布会,因此市场希望从纪要中寻求更多具体信息。

美联储在5月声明中暗示加息,并称一季度的经济数据疲软仅仅是间歇性的,并称,随着货币政策渐进式的调整,经济活动会适度扩张,劳动力市场会进一步增强,通胀在中期会稳定在强于2%的水平。

巴克莱资本预计,今年美联储将再加息两次,最可能在6月和9月加息,“缩表”可能从今年12月开始。

当时,这导致6月加息概率一度超过80%。美元随即开启上涨趋势,但此后因政治风波而节节败退。不过,如今加息概率仍然高达78.5%,6月加息似乎板上钉钉。

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Kaplan,2017年有投票权)最新重申了2017年开始缩表的立场,并称美联储在2017年再加息两次将是适宜的。美国3-4月通胀率偏低,但这并不意味着通胀趋势疲软,且美国正逼近充分就业状态。

至于美元的后续走势,福汇外汇分析师瞿超对记者表示,须密切关注97.40和98.50的旧支撑位。如果站上这些点位,可能引发一些小幅空头回补。“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本周四凌晨两点)鹰派程度高于市场预期,对未来经济复苏和通胀回升都抱有信心的话,那么美元将有可能重新回到上升的轨道。”此外,在本周五晚间,美国还将公布第一季度GDP和PCE物价指数,预计将会对行情造成一定影响。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后歆桐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