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 CEO周健工对话Alphabet 董事长施密特: AI的潜能在哪儿

第一财经其他刘佳2017-05-24 22:21

评论0

“中国的BAT有上亿用户群,如果他们用我们的TensorFlow,可以运转得更好,预测用户、更快地服务用户。”

在AlphaGo和柯洁首场人机大战的第二天,当被第一财经CEO周健工问及如何对比中国BAT和Alphabet AI的优势时,Alphabet执行董事长施密特这样回答,还不忘给自家产品TensorFlow打一回广告。

在施密特眼里,中国是互联网的中心。而之所以进行AlphaGo和柯洁的比赛,是希望通过柯洁去看看AlphaGo的潜能,从第一场的结果来看,差距也非常小。

一个小插曲是,在3个月前的RSA安全大会上,施密特曾承认自己错了,误判了人工智能。过去他对人工智能持一定的怀疑态度,直到后来他意识到AI对全球经济和Alphabet完成自己的使命至关重要。

“我80年代就研究了人工智能,但很多尝试失败了,我也放弃了,80年代末,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发明出来并且很快升级,今天的方法20年前的电脑是不能有的,正式因为今天的电脑有了这个能力,才让点子成真,今天的TPU二代采用浮点运算,非常强大和很准确的提升,这是智能时代的开始。”他对周健工说。

他还调侃道,如果自己是一个22岁的年轻人,首先会希望到DeepMind、TPU这样大的业务和方向中提升自己,接受挑战,然后利用学到的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到更多实际方案和问题中。

施密特认为,人工智能的创新速度甚至是呈指数级的。比如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出现,机器可以实现自我学习,开始加快迭代。

具体到应用领域,施密特认为最大的影响是翻译,“这是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过的事实。”此外,当电脑有了视觉,电脑可以推理,就会发生质变。

当被问到最看好的人工智能应用领域时,施密特的答案是医疗健康。

“医疗领域需要大量培训数据,生理健康数据太充分了,有治病率和死亡率等。技术可以促进人健康,生理学和药物学未来5年将给人类巨大贡献。”

他举例说,iPhone和安卓的出现不过才十年,人们现在很难想象离开手机如何生活。”

至于人工智能的未来以及和人类的关系,他不认为会造成大规模失业和威胁。

他认为,未来AI的发展,可能的方式是人类+人工智能的结合——机器更聪明,成为人有力的助手。例如,一个化学家,可能没法穷尽所有的论文,但可以通过与一个相应的机器模型的对话、问问题,解决时间,提升科研能力。

提到失业问题时,施密特拿“抚养比”来举例,老龄化和人口寿命变长让每个人负担的“抚养”任务变得更重,但之所以经济还能持续发展,是人工智能等带来的赋能。

当谈到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时,施密特谈到了目前争夺人工智能话语权的竞争。在他看来,无论是亚马逊的 Echo 还是其他公司,都在利用最适合自己的方式,去使用人工智能、建立通用语言。所以目前在人机交互、机机交互方面现在竞争也非常激烈,而且这样的竞争也肯定在中国发生。

对于AI会不会被少数精英和巨头公司掌握,从而造成社会不公平和垄断的负面担忧,施密特认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认为,AI像手机一样会让每个人受益,很多创业公司也会利用AI成长为新的巨头。“中美创业者很多,他们可以连续迭代。这是智能时代,还有更多公司有待出生,如无人驾驶,医疗,智能交通和分布式智能云。当我们使用tensorflow在各行各业应用时,可以不断推陈出新。”

第一财经CEO周健工与Alphabet执行董事长施密特主要对话内容:

周健工:作为IT领域最重要的思想家,您的想法对我们影响深远。您如何看待昨天这场比赛?

施密特:柯洁准备充分,他借鉴了AlphaGo的打法,也在想办法打败AlphaGo。

周健工:AI现在大热,引发很多人思考,那么AI技术将如何影响生活?

施密特:最大的影响是翻译,这是不得了的成就,这是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过的事实。此外,当电脑有了视觉,电脑可以推理,就会发生质变。

周健工:AlphaGo背后有很多应用领域、产品和服务,哪个领域潜力最大?

施密特:健康潜力最大,医疗领域需要大量培训数据,其生理健康数据太充分了,有治病率和死亡率等。技术可以促进人健康,生理学和药物学未来五年将给人类巨大贡献。

周健工:技术进步如何带来AI,AI会带我们去哪?

施密特:最大变化就是神经网络,深度学习。机器学习让我们可以让系统相互学习,可以指数级地进步。

周健工:为什么您曾经错判了AI的重要性?

施密特:我80年代就研究了人工智能,但很多尝试失败了,我也放弃了,80年代末,深度学习神经网络发明出来,很快升级,今天的方法20年前的电脑是不能有的,技术是使能,因为今天的电脑有了这个能力,才让点子成真,今天的TPU二代采用浮点运算,非常强大和很准确的提升,这是智能时代的开始。

周健工:数据爆炸如何应对,知识碎片化时代让我们不得不用AI技术吗?

施密特:化学生物学这些领域很复杂,如果化学家和AI合作,当化学家睡觉时,AI可以建议他做哪些研究,就像美国化学家和中国化学家不断切换阅读,24小时运转一样。

周健工:Alphabet是AI为先的公司,中国有BAT,这些公司都有未来大计,Alphabet AI有哪些战略优势?

施密特:BAT有上亿用户群,他们如果用我们的tensorflow可以运转更好,预测用户、更快服务用户、自我加速并可以不断提高。亚马逊苹果FB也用我们的系统。我们有自己的产品,亚马逊也有Echo,竞争可以推进发展,中国也一样。

周健工:未来已来,只是没有平均的分配。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让很多人一夜暴富,但是对于实体经济和美国中产阶级并没有从中受惠很多,AI会不会面临同样的问题,未来AI怎么造福实体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让更多人受惠于这一技术?

施密特:Alphabet能走进寻常百姓家,百度也是,只要技术打造在开放环境中,就可以走进寻常百姓家。它可以推动每个人的交易速度,中国那么多人上网,每个人都是受益者。当然不平等也存在,但不是技术产生的。我们关注如何让消费者受益,手机被发明后,刚开始很贵,但越来越便宜,这是革命。未来社会老龄化,抚养比降低了,我们可以用机器人助力人。

周健工:我们担忧垄断,美国有五大巨头,中国有BAT,他们有很多数据、人才和强大的计算基础架构,接下来会去向何方?如果基于AI的社会,会不会五大巨头和BAT独统天下?

施密特:我不同意。中美创业者很多,他们可以连续迭代。这是智能时代,还有更多公司有待出生,如无人驾驶,医疗,智能交通和分布式智能云。当我们使用tensorflow在各行各业应用时,可以不断推陈出新。

周健工:Deepmind和普通公司不一样,它的创新战略是什么?

施密特:Deepmind很独特,神经网络等不同领域科学家可以聚到一起,去实现强人工智能,让人更聪明,赚更多钱,从而应用到更多领域。

周健工:您对大学生有何建议?

施密特:如果我今天22岁,我会做计算机科学,在Deepmind公司工作,去做大事,因为这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会给世界带来积极正面,让每个人智能,一边赚钱一边解决问题。中国是人工智能领军国家,很多大学都有。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彭海斌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