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十大资管来了八家,上海自贸区“点睛”开放型经济新形态

第一财经APP宏观胥会云2017-08-06 21:47

评论0

针对外资的产业开放,正在不断塑造上海自贸区甚至整个上海新的产业形态。大量外资资管机构近几年集中涌入上海,形成较大的集聚效应。

“我们目前正在积极准备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申请的相关材料,并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等级要求,筹备第一只‘本土募集、本土投资’的私募基金。”贝莱德海外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产品业绩不错

贝莱德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截至2017年3月31日,贝莱德管理的总资产达5.4万亿美元,涵括股票、固定收益投资、现金管理、替代性投资、不动产等。目前通过QFII、RQFII和沪港通、深港通等渠道投资中国A股市场。

不仅是贝莱德,到目前为止,共有2家外商独资机构拿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两家都位于上海自贸区内。今年1月3日获批的富达利泰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富达利泰”)成为首家,接着是7月13日瑞银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获批。

国际知名资产管理机构纷纷选择陆家嘴作为在华发展业务的落脚点,就是自贸区制度创新的重要成果

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机构的出现,得益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持续开放。作为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成果之一,2016年6月30日,中国证监会表示,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商独资和合资企业,申请登记成为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机构,在中国境内开展包括二级市场证券交易在内的私募证券基金管理业务。

这一开放,被认为是继2002年中国允许外资在中国境内设立中外合资公司开展公募基金业务以来,中国基金业最重大的对外开放举措。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后,根据2002年发布实施的《外资参股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规则》,外资持股比例或者在外资参股的基金管理公司中拥有的权益比例,累计(包括直接持有和间接持有)不超过33%,在我国加入WTO后三年内,该比例不超过49%。

不仅是股比限制的放开,借助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富达利泰、瑞银资产可以在中国境内以非公开方式募集资金,投资境内资本市场,为境内合格投资者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当然,这其中不涉及跨境资本的流动,仅限于“境内募资、境内投资”。

在此之前,外资资管公司主要做的是“引进来”、“走出去”。一方面借助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或者沪港通、深港通,帮助海外投资者投资A股市场和境内债券市场;另一方面通过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或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帮助中国境内投资者投资海外市场。

国家外汇管理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29日,283家QFII累计获批投资额度927.24亿美元,184家RQFII累计获批额度为5431.04亿元人民币,132家QDII累计获批额度为899.93亿美元。

而上海市金融办也从2013年至今,一共推出了3批共15家机构的QDLP试点。

比如,富达国际目前拥有12亿美元的QFII额度,以及4.6亿元人民币的RQFII额度。而贝莱德则在取得QDLP资质后,目前共发布了两只产品——健康科学对冲基金、美国地产私募基金。

作为首家外商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机构,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少杰表示对目前的业务进展满意。

富达利泰于5月5日发布了首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富达中国债券1号私募基金”,主要投资国内债券市场。李少杰说,这只产品业绩不错,赚钱了,不过他并未透露具体数据。

李少杰同时表示,富达利泰将在今年年底前发第二只产品,希望是多资产配置类产品。

外资资管加速落户

大量外资资管机构近几年集中涌入上海并且设立外商独资企业(WFOE),并在陆家嘴区域实现突破性的快速发展并形成较大的集聚效应。

6月26日,纽约梅隆银行投资管理公司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主营投资业务管理的WFOE——纽银梅隆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这也就意味着,到目前为止,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十的机构中,已有贝莱德、领航、富达国际、JP摩根、安联保险、纽银梅隆、安盛集团、德意志银行等八家在上海自贸区设立了资管类WFOE。

在自贸区负面清单框架下,2015年9月,英国最大的公募投资基金——安本资产管理集团在陆家嘴设立独资机构,成为第一家外商独资的资产管理类公司,并被列入当年9月份在北京举办的第七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政策成果。

陆家嘴管理局金融航运服务处机构服务资深主管徐璟说,国际知名资产管理机构纷纷选择陆家嘴作为在华发展业务的落脚点,就是自贸区制度创新的重要成果。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已有10余个国家40余家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已经或即将在陆家嘴金融城设立机构。全球资产管理规模排名前50的机构中,已有约半数在陆家嘴设立了资管类WFOE。

安永大中华区行业发展主管合伙人王鹏程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安永收到的反馈信息看,国际领先的资管机构,包括公募、私募机构,对于设立独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反响热烈,大家都跃跃欲试。“这些外资资管机构看好的无疑是中国广阔的市场。”

全球最大公募基金公司美国Vanguard集团资产管理规模达4.2万亿美元,今年5月Vanguard正式在上海自贸区设立外商独资企业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

Vanguard方面称,因为能够预见在五年、十年内长期的发展路径上,中国可能会成为除了美国外该集团在全世界最大的市场,所以一定要扎根于中国。该集团提供了一个数据:目前中国公募基金的规模只有美国的约1/12。美国公募基金的规模相当于美国的GDP总量,而中国的公募基金相当于中国GDP总量的20%。因此中国的公募基金行业未来会有一个长远的发展。

目前Vanguard在中国投资主要是通过Vanguard全球新兴市场指数基金,这只基金总规模750亿美元,A股占基金总规模的5.6%。Vanguard在A股投资接近300亿元人民币,一共持股超过1900家公司。

“从目前来看,我们对投资的业绩比较满意。未来Vanguard肯定会推出更多其他的针对中国的指数基金,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和监管的放开,我们肯定会有专门投资A股的产品,也会有全球股票型基金将A股包括在内进行投资。”Vanguard方面称。

积极涌入中国市场的各家外资资管机构,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的策略不尽相同。王鹏程解释说,比如有的短期内瞄准QDLP业务,有的则是同时开展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和QDLP业务,争取尽可能多的业务资格。无论如何,“虽然额度、牌照还有限制,但外资资管机构的策略还是要先进来,毕竟谁也不能忽视中国市场。”王鹏程说。

作为代表全球另类投资机构、大型基金管理人、主权基金的全球性组织,总部位于伦敦的另类投资管理协会(AIMA)也已落户陆家嘴。另类投资管理协会(中国)董事、总经理吴帆说,境内境外各类投资人通过中国资本市场进行资产配置的需求十分旺盛,中国资本市场对于境外投资管理人同样带来了空前的机遇。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2017》显示,2016年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的规模达到126万亿人民币,中国也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财富国家。预计到2021年,这一规模将达220万亿元。目前这些财富大约40%为银行储蓄和理财,40%在房地产市场,10%在股票市场,另外10%用来购买信托和其他产品。

徐璟表示,接下来将吸引更多国际资管机构落户陆家嘴,包括吸引国际排名200名以内的资管机构、各国排名前列的资管机构、资管行业各细分领域排名前列的机构。在吸引机构管理人的基础上,还将吸引国家主权基金、养老金、大学基金会、家族办公室等机构投资者到陆家嘴落户,进一步丰富陆家嘴的金融市场体系。

吴帆认为,如果QDLP提升的是以上海自贸区为基地、辐射全国的全球资产配置能力,那么WFOE管理人的落地,则意味着外资管理人逐步将上海自贸区作为其在中国国内的投资中心。

而未来,随着开放和创新的进一步推进,“我们预计境外金融机构还会将上海自贸区作为运营中心、数据中心以及配置境内资产的中心。”吴帆说。

传递中国全方位开放态度

2017年7月1日,《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7版)》开始实施,负面清单进一步缩减至95项。

在不断“瘦身”的负面清单之外,上海自贸区此前还曾在2013年明确了23项服务业扩大开放措施,2014年又进一步提出了31条开放措施,涵盖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文化以及社会等服务领域。这些开放措施,带来了更多的外资。

比如,将于明年三季度开业的上海阿特蒙医院,是上海自贸区首家综合性外资医院;今年5月24日拿到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签发的海员外派机构资质证书的中英中船船舶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是首家外商独资海员外派机构。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自贸区各片区引进外资总额占浦东90.8%。上海自贸区新增服务业扩大开放项目183个、累计达到2175个。

作为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阵地,上海自贸区正在通过持续用力深化以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改革,用负面清单这个国际通行“语言”来体现中国的开放度、开放水平和开放信心。

7月19日,上海市政协举行十二届三十七次常委会议,围绕“对照最高标准,深入推进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主题协商议政,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表示,上海自贸区将继续推动服务业、制造业领域的对外开放,在增值电信、职业技能培训、旅游服务等领域形成规模集聚效应。

此外,翁祖亮也曾表示,下一步上海自贸区将在电信、互联网、文化和航运等专业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领域进一步放宽投资准入,加强扩大开放的压力测试。

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自贸区累计新设立企业4.8万户,其中新设外资企业8000多户,超过95%的外商投资项目是在负面清单以外以备案方式设立的,累计实到外资154亿美元。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7月17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研究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扩大对外开放问题。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市场运行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加快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外商投资推动了资源合理配置,促进了市场化改革,对我国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经济向更高形态发展,跟上全球科技进步步伐,都要继续利用好外资。要加快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以及一般制造业和服务业等竞争性领域对外资准入限制和股比限制。要尽快在全国推行自由贸易试验区试行过的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习近平强调,要加快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制定新的外资基础性法律。

改革开放初期制定的《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和《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外资三法),奠定了我国利用外资的法律基础。为了更好地适应国际通行规则,为在华投资的外国企业创造更稳定、透明和可预期的法律环境,近年来我国启动外资三法的修订,并于2015年就《外国投资法》草案公开征求意见。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随后在7月20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将积极配合国务院有关部门做好立法审议的相关工作,推动外国投资法早日出台。

上海自贸区一系列的改革,也正在为进入的外资企业提供良好、稳定的营商环境。

安靠封装测试(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安靠上海”)是全球第二大独立外包封测服务供应商美国安靠科技集团在中国大陆的唯一投资,主要从事集成电路封测加工业务。借助于上海自贸区的便利政策,安靠上海近年来业绩稳步增长,2017年上半年进出口额分别为13亿美元和7.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20%和6%,预计全年进出口额分别达到30亿美元和17亿美元。

安靠上海进出口、对外事务总监崔盛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电子企业对生产周期以及物流周期的考量是非常严格的。上海自贸区海关的多项便利化措施的叠加效应非常明显,对企业降低成本、加快物流速度起到了很大的帮助。“比如我们最常用的一种半导体材料——晶元,从海外进口到公司生产完成再出口到海外,现在这个周期只要五天左右的时间,不逊于海外一些先进国家的物流。”

费斯托是一家总部位于德国的全球工业自动化企业,为了适应亚洲特别是中国市场的快速增长,费斯托计划对亚太地区的布局进行调整。

费斯托中国物流服务中心总监王甦说,经过与新加坡的综合权衡比较,集团最终选择将上海浦东作为集团的亚太物流中心,除了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原因外,更主要考虑到了上海自贸区改革创新带来的强大活力和便利的营商环境。

“在我们整个生产布局调整完成后,未来预期全年进出口金额将会超过1亿欧元。”王甦说。2016年全年费斯托中国自动化制造有限公司的进口额接近4300万元人民币,出口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

安靠上海在外高桥保税区已经运营了17个年头。崔盛林说,尽管现在上海的人力、物价成本都越来越高,但是上海的政策稳定性、透明性、人员素质都很高,对于企业长期平稳发展下去都是非常有利的基础。“我们依然着眼于高端的产品为主,还会继续扩大生产经营,在自贸区继续发展壮大下去。”崔盛林说。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任绍敏

相关专题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