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资有戒心?欧盟计划严筛重点领域投资

第一财经APP世界冯迪凡2017-09-14 21:29

评论0

中国企业未来在欧盟投资能源和电信等重要基础建设领域,以及人工智能、机器人、半导体、网络安全这样的关键技术领域是否会加倍困难?

对于这个问题,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13日在年度盟情咨文中透露的信号并不令人乐观。当天,容克在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总部提出了旨在防范非欧盟国有企业在欧投资激增的“欧盟投资筛选框架”(下称“框架”)。

容克在贸易和投资方面的发言充满了火药味,称欧盟不是“幼稚的”自由贸易者:“如果一个外资国有企业希望购买欧洲港口,部分的能源基础设施或国防技术公司,必须在具有高透明度、经过审查和论证的情况下才能获批。”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图片转自BBC网站

基建和关键科技成监管重灾区

虽然欧委会尚未正式公布上述“框架”,但根据流出的草案文本,上述领域都在计划审查范围之内。简言之,该框架草案核心提议有三:第一,需要评估对能源和高科技等敏感行业的收购是否会引起国家安全争议;第二,对欧盟外企业收购盟内企业将引入“反规避”条款,打击借壳收购,并计划针对跨境收购建立欧盟内信息互通框架,共享敏感收购信息;第三,甄别参与敏感的欧盟资助项目公司的外国收购案例,计划在法律框架内列出一份清单。 德法意三国随后在联合声明中迅速对容克的此项建议表示欢迎。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4日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一向鼓励和支持积极推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和自由化。尤其在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下,希望各方一起努力,为相互开展贸易和投资提供公平、公正、透明的良好环境。

长久以来,欧洲有一种观点认为,比起拥有外资审查机制“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美国,欧盟的外资审查手段太匮乏。原因在于:首先,欧盟的建立脱胎于自由主义,审查外资与创建者理念背道而驰;其次,根据欧盟现有法律,安全事务和一部分投资政策权限归属于成员国,有关外资审查的事务主要由成员国单独决定,大部分成员国并不愿意将此权利上交给欧盟。因此目前欧盟28国中,仅有13个欧盟成员国设有负责审查收购和投资的机制。

不过,面对中国对欧洲高科技制造业、基础设施及能源行业投资激增的情况,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有些坐不住了,从2月开始就持续向欧盟提议建立泛欧盟投资审查机制。德国还率先在7月通过了《德国对外经济条例》第九次修正案(下称“修正案”),对非欧盟国家投资者在德国进行的收购制定了新的审查规则。

容克13日的提议的意义在于,把外资审查一事在欧盟层面上公开化了,称欧洲一定要捍卫自己的战略利益:“知道我们的后院都发生了什么是一项政治责任,这才能令我们在需要时保障自己的集体安全。”

上述流出的草案显示,“框架”里不少内容同“修正案”中的新审查规则类似。

譬如,该草案认为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半导体、网络安全这样的关键技术领域的并购需要重点审查,其中包括投资方是否受到第三方政府控制,以及收购是否得到来自政府的资金支持等。

而修正案针对的领域包括能源、水资源、营养、信息技术、医疗、金融服务和保险、交通和关键基础设施、软件、通信拦截、云计算服务和医疗远程信息处理等,令收购程序变得更加繁琐,审查周期也将延长。

用反规避条款打击借壳收购

“框架”还提到,将设立一项“反规避”条款,旨在应对非欧盟投资者通过欧洲公司规避国家审查程序的问题。如设立这一条款,欧盟各国政府将有权阻止外资收购,即便是外资在欧洲的借壳公司。 通常情况下,欧盟有区内资本自由流动原则,即欧盟内部的收购是可以在此类审查中被豁免的。然而“框架”却提出,如果外国投资者的手段“不能反映经济现实,且是在欧盟内部的人为安排”,那么政府应有权评估和阻止该类收购。 但由于大部分成员国并不愿意将权力让渡给欧盟,欧盟的意见是不具法律约束力的,成员国可按自己意愿终裁。

与此同时,如果认为外资收购行为“可能影响一个或多个成员国的安全或公共秩序”,欧盟将介入并给予不具约束力的意见。

这一条款旨在加强欧盟成员国之间,以及成员国同欧盟之间的协调,以便成员国评估对敏感领域的并购是否会引发安全问题,但由于大部分成员国并不愿意将权力让渡给欧盟,欧盟的意见是不具法律约束力的,成员国可按自己意愿终裁。

“伽利略”项目资料图

不过,欧盟提出,该条款同欧盟主持下的重大项目有关:譬如当外资希望收购参与了开发卫星导航系统“伽利略”项目的欧洲企业时,欧盟将介入,尽管无约束力,但欧盟有关国家必须“充分考虑委员会的意见并作出解释”。

欧盟还计划在法律框架中增加一个上述欧盟重大项目的清单。潜在的范围很大,将涵盖“涉及欧盟大量资金或相当大份额的项目,抑或欧盟关键基础设施、关键技术或有关键投入的项目”。

德法意热烈欢迎

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随后迅速发声明欢迎了容克的此项建议。

德国在声明中表示:“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坚决欢迎委员会的建议,这是欧洲迈向公平竞争的重要一步。”

德国经济部长泽普里耶斯表示,在市场条件下,德国仍对外国投资感兴趣。“但是我们需要防止其他国家利用我们的开放来推动其工业政策利益。”她表示,欧盟成员国未来将在介入非欧盟国家国有企业对欧洲公司的直接投资方面拥有明确权力。

法国经济部长布莱诺·勒耶尔则称,欧盟的草案需要通过进一步工作来加强,以确保在公共采购项目上的互惠性和在更广泛范围内欧盟所有贸易关系的互惠互利。

9月8日访问希腊期间,马克龙直言:“如果没有团结,就不会有一个充满雄心的欧洲项目。我对于欧洲没有自己的投资感到不满,也不应当像过去一样,把希腊推给欧洲外的投资者。”

“为了不被像中美这样更大的力量所左右,我相信欧洲的团结主权可以令我们保卫自己并延续下去,我们这一代必须找到一种力量来重建欧洲。”马克龙表示。

比雷埃夫斯港。图片转自新华网

上述容克提及的“欧洲港口”就把中国在希腊收购的比雷埃夫斯港纳入潜在监管范围,马克龙暗指这起收购显示欧盟正对成员国丧失影响力。不过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并没有理会马克龙。在此后一天(9月9日),齐普拉斯在萨洛尼卡博览会上出席中国馆开幕式时明确表示,希腊积极欢迎中国投资,希望更多中国企业进入希腊市场。

齐普拉斯并着重说道,中远比港项目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对希腊产生投资兴趣,中希两国经贸合作潜力巨大。

实际上,齐普拉斯的发言也代表了葡萄牙、马耳他等欧盟国家的态度:他们强烈反对外资审查,认为这样的提议只会吓跑投资者;而荷兰和北欧三国也并不支持德国的提议,这些传统上的自由贸易国家倾向于同中国在内的欧盟外投资国以双边投资协定的方式来改善双边市场准入和投资情况。

根据荣鼎集团和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1月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2016年,中国对欧盟直接投资激增76%,达到351亿欧元(约合2570亿元人民币)。相比之下,欧盟在华并购交易额则出现连续第二年下滑,降至77亿欧元(约合560亿元人民币)。报告认为,这种投资差距令欧盟内部出现了欧中间缺乏“互惠”的观点。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方向明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