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夫妇受罚背后:强监管开路,股民索赔潮涌

第一财经APP股市黄思瑜 尹靖霏2017-11-16 22:54

评论0

60万元顶格罚款,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赵薇、黄有龙夫妇因收购祥源文化(600576.SH,原万家文化)涉及信息披露违规被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后,公司股价的大跌也引发了投资者的索赔潮。

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案件揭露日的认定将成为索赔案的关键。“揭露日的认定很关键,可能会影响到成千上万的投资者是否符合索赔条件以及具体的索赔金额。”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收到监管部门处罚告知书后,黄有龙日前称打算向证监会提交申辩意见并要求举行听证会。不过,多位律师不太看好,其申辩的成功概率低。

祥源文化、龙薇传媒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并非孤例。今年以来,资本市场涉及此类违法违规行为的典型案例层出不穷,不少资本玩家相继被查处。而在这背后,强监管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方面的作用也越发凸显。

厉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经有100多家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而被投资者告上法庭,索赔的原告总人数3万人左右,索赔的总金额保守估计约30亿元,“这两三年索赔的人数和金额急速扩张”。

黄有龙申辩成功概率有多大

祥源文化事件持续发酵。一方面当事人之一的黄有龙打算参加听证会进行申辩;另一方面,全国各地的数百名投资者群起索赔。

11月9日,祥源文化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根据证监会调查,在控股权转让过程中,龙薇传媒通过祥源文化在2017年1月12日、2017年2月16日公告中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等五大罪状。其中最受关注的是,龙薇传媒在自身境内资金准备不足、相关金融机构融资尚待审批、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且贸然予以公告,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严重误导。

证监会拟决定,对祥源文化、龙薇传媒分别处以60万元的顶格罚款,对祥源文化实际控制人孔德永、黄有龙、赵薇等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及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关于黄有龙举行听证会的要求,锦天成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振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证监会现在给出的是事先告知书,并非正式生效的行政处罚决定。根据行政处罚法,对于较大金额的罚款,当事人可在行政处罚作出前,要求举行听证。证监会则应当及时组织听证、进行复核,最终作出是否给予行政处罚以及给出何种行政处罚的决定。

“申请听证,发表申辩意见,是行政受处罚人的合法权利。黄有龙要求走听证程序,证监会一般会允许的。但是改变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内容和结果的可能性极低。”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臧小丽表示。

厉健也表示,该案件在资本市场备受关注,监管部门的调查也历时半年左右,参考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违规的相关案例,一般来说,处罚告知书中的处罚决定被推翻的可能性极小。

祥源文化收购案中除涉及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外,市场对祥源文化在收购被终止后放弃索赔1.5亿元的违约金也存有质疑。

祥源文化去年底曾公告称,第一大股东万家集团拟将公司29.135%的股份转让给实际控制人为赵薇的龙薇传媒。但今年2月却公告称,股份转让比例由29.135%变更为5%。到了4月,双方又突然解除了这笔交易。

厉健表示,这点较为可疑,不太合乎常理,因为根据合同的相关规定,对方违规,另一方有权通过协议或者司法途径获得相关违约金赔偿款,这对于上市公司也是一笔额外的收入,但是这属于两家公司之间商业决策范畴,难以对其进行定性。

自证监会对祥源文化作出处罚后,投资者便开始了维权索赔行动。11月9日~14日,遍布在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等地的逾10家律师事务所律师接到了投资者的索赔委托。

“目前全国各地有近百位股民来电、来函咨询索赔事宜,索赔金额从几万、几十万至上百万元的都有。”厉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类案件通常是个案委托,每位股民单独一案起诉,法院合并审理。

案件揭露日认定成索赔关键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参与索赔的律师均将今年1月12日作为该案的实施日,但对于案件的揭发日期意见不一。但由于这关系到最终有哪些投资者符合赔偿条件,因此是索赔的关键之一。

臧小丽表示,对于祥源文化案的实施日,众多原告律师一致认定是2017年1月12日,也就是股民有望获得赔偿的起点,但揭露日的认定争议较大,“我们的标准是立案调查公告之日,即2017年2月28日,最终由法院来进行判定。”

厉健则将4月1日作为该案的揭露日期,主要理由是收购协议解除是4月1日公布的。

除上述两个日期外,第三种观点认为,揭露日为2017年11月10日,标志是祥源文化公告领受《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违规细节也全部于该日开始公布。

多位律师均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各地法院对揭露日的认定观点并不完全一致,对违规事件揭露的标准也不完全相同,最终以法院认定为准。

“呼吁投资者理性维权、依法维权,并不是公司违规被处罚了,所有股民都可以索赔损失。对该案来说,虚假陈述揭露日认定很关键,存在重大争议,可能会影响到成千上万的投资者是否符合条件以及具体的索赔金额,提醒投资者对照自己的情况,可以分批或暂缓,选择合适时间节点起诉。”厉健建议。

从祥源文化股东情况来看,该公司2016年年报显示,股东人数为4.779万户,但是到了今年一季报时,股东人数超过10万户。“这说明赵薇的名人效应导致公司股东人数骤增,而收购终止之后,现在股民人数在7万户左右,意味着成千上万的投资者都可能遭受损失或符合索赔条件,对法院而言每个时间段都可能有成千上万投资者起诉。”厉健说。

多位律师认为,祥源文化索赔案中投资者的获赔几率较大。臧小丽表示,投资者索赔诉讼在司法实践领域被法院支持的案例数不胜数,仅今年被法院判决支持投资者赔偿的案例就有大智慧投资者索赔案、京天利案、安硕信息案等。

强监管保护投资者利益

监管层紧盯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有业内人士表示,当前的监管是一个立体体系,行政处罚主要是对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定性,起到一个前置条件的作用,投资者可以依此进行民事索赔。

今年8月底,证监会主席助理黄炜表示,通过行政执法和刑事制裁的方式打击、惩治违法违规,维护市场秩序,实现对投资者权益的整体性保护,这是投资者保护一个方面的重要工作,另一方面,对于因违法违规行为受到损害的投资者,能否提供及时、便捷、充分的个体性保护,让投资者获得直接的经济补偿和赔偿,是衡量和检验一个市场是否能够充分保护投资者的重要试金石和标尺。

近年来,证监会加大了对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今年上半年,证监会启动初步调查和立案调查的案件就有302起;稽查部门调查终结立案案件118起,其中移送行政处罚审理程序103起,移送公安机关19起;共对61家机构和310个个人采取行政处罚措施,对32人采取市场禁入措施;今年上半年查办的案件中,内幕交易、信披违法及操纵市场案件仍是主要类型,占全部案件数量76%,“并购重组”、“举牌要约”成为案件高发领域。

近年来,随着监管层打击违法违规力度的不断加大,投资者依据行政处罚决定通过民事索赔途径维权的现象也越来越多。

以虚假陈述索赔案件为例,据臧小丽不完全统计,目前正在法院审理的虚假陈述索赔案件的股票品种大概有50个,债券有一个(11超日债),全国大概涉及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计划单列市的法院正在审理虚假陈述索赔案件,其中处理投资者索赔案件最多的地区分别为上海、江苏和北京。

厉健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已经有100多家上市公司因为虚假陈述被投资者告上法庭,索赔的原告总人数3万人左右,索赔的总金额保守估计约30亿元,“这两三年索赔的人数和金额急速扩张”。

强化监管的同时,相关制度规则也在持续完善中。证券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要求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今年9月,证监会进一步修订完善了并购重组信息披露规则,缩短停牌时间,限制、打击“忽悠式”“跟风式”重组。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应民吾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