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挑战国民经济核算

第一财经APP评论郭于玮 鲁政委2018-01-03 21:36

评论0

信息技术革命正深刻地重塑着人们的生产与生活,而令人费解的是,信息技术的发展却并没有表现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Ahmad&Schreyer2016年在分析了七国集团(G7)国家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劳动生产率后发现:尽管近年来技术与劳动力素质都在高速进步,但生产率水平却似乎在放缓。这种现象被称为“索洛悖论”。索洛指出:“计算机时代的印记随处可见,只是消失在劳动生产率数据之中。”

索洛悖论引发了经济学界对国民经济核算方法的反思。研究者们意识到:很可能是现有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并不能够准确刻画信息技术的作用。在信息技术浪潮的推动下,共享经济、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只是这些新业态还无法充分纳入传统经济的“雷达屏”。这构成了当前国民经济核算的新挑战。

具体来说,在当前新经济环境下,国民经济核算至少面临以下六大挑战:

挑战之一:同质不同价。

受益于技术水平的高速发展,部分产品更新换代的时间较快。典型的例子是一些电子产品在推出后不久就大幅降价。然而,尽管产品价格大幅下降,产品质量不仅没有,甚至还可能有所提高。

进一步观察CPI数据可以发现,2007年以来通信工具、交通工具CPI同比几乎始终处于负区间(图1)。但2007年以来无论手机还是汽车的性能都经历了极大的提高,而现有的统计方法难以体现出这种质量的提升。这要求统计机构建立起同质价格指数,在考虑产品质量的基础上考察价格变化。

挑战之二:消费者还是生产者。

以Uber(共享汽车)、Airbnb(短租)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模糊了生产与消费的边界。

在不考虑共享经济的情况下,私人汽车属于耐用消费品,汽车车主是消费者;而通过Uber平台,汽车车主能够成为服务提供者,私人汽车在相当大程度上演变为具备持续商业运营价值的投资品。

由此带来的问题就是,在共享经济蓬勃发展的背景下,如果仅仅把私人购买的汽车当作消费品,就低估了其对GDP的贡献。同时,该车的共享,在现有测算方式下,可能还降低了非共享情况下其他本应发生的GDP。

挑战之三:免费的午餐。

从智能手机中的免费应用到网站里的免费搜索引擎,信息时代为消费者准备了丰盛的“免费午餐”。数据显示,2017年10月我国互联网用户平均每周访问搜索引擎约8.7亿次(图2)。而在现有GDP核算模式下,免费服务是无法计入GDP的。

其实,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只是表现形式变得现有GDP核算模式无法捕捉而已。正如朋友圈流传的段子:“羊毛出在狗身上,由猪埋单。”埋单者或是通过嵌入广告获得收益,或是通过搜集用户数据获取信息。其实,在嵌入广告的模式下,我们可以借助发布广告的成本作为“免费午餐”的影子价格。

挑战之四:个人经营的兴起。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越来越多个人通过电商网站、自媒体等品台出售商品或提供服务。然而,这些活动可能并非以法人单位或个体经营户的名义发生,这给统计调查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可能造成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的低估。

此外,消费者向境外个人购买商品或服务的行为也难以统计。因此,“代购”等消费方式的日益活跃可能导致进口的低估。

挑战之五:人力资本的价值。

人力资本始终是国民经济核算体系中缺失的重要一角。在知识经济时代,劳动者的知识技能积累变得更为重要。同时,随着生产分工的日益精细化,也有必要在统计过程中对不同类型劳动进行识别。为刻画人力资本的影响,我们需要根据劳动者的受教育水平、生产分工等来计算人力资本的存量及其变化。

与传统观点通常认为教育支出和医疗保健支出只是单纯的消费不同,如果人力资本被作为一项资产纳入国民经济核算,那么教育、培训都将被视为资本形成过程中必要的投入品而非消费品。此外,一种观点认为,一些医疗保健支出能够通过改善健康而提高劳动者产出,也应当被视为人力资本投资的组成部分。

挑战之六:自助服务的兴起。

预订机票、银行转账等许多传统中介服务正被自助服务所取代。得益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消费者能够通过网站或者自助服务机器满足预定行程、取款和转账等多种需求。

而在过去,这些服务主要由中介机构来提供,能够以中介机构产出的形式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当中。自助服务兴起后,一些中介服务逐渐走向消亡,但自助服务的价值却无法在现有国民经济核算模式下得到体现,由此导致服务活动被低估。

综上,新经济从编制同质价格指数、估算人力资本等多个角度,对传统国民经济核算提出了挑战。而缺乏对质量、人力资本等因素的考量,也导致技术红利未能反映于劳动生产率之中。当然,新的核算模式并非一蹴而就,在此之前,我们或许仍将看到新经济勃兴与劳动生产率降低二者持续共存。

(郭于玮系兴业研究分析师。鲁政委系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编辑:黄宾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