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配股融资频现江湖 股价短期表现恐受影响

版次:A072021年03月03日

段思宇

银行配股融资频现江湖 视觉中国图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加剧,近来银行配股融资频现江湖。日前,青岛银行发布公告称,拟按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原股东配售股份,募集不超过50亿元资金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在青岛银行之前,去年下半年已有两家银行“重启”了配股融资,分别是江苏银行和宁波银行,而当时距离前一次银行配股募资已过去了7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对于中小银行来说,进行配股是估值偏低背景下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现实选择,相比可转债、定增等其他资本补充渠道,配股融资效率更高。

从股价的角度看,“不管是银行股,还是其他股票,配股多多少少都会对股价产生一定影响,这主要与配股规模和折价比例有关。”招商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对记者表示。不过,也有观点称,当前银行板块估值处于历史较低位置,再加上信用周期步入中后段,配股负向影响或相对较小。

3月2日,青岛银行A股(002948.SZ)继续下跌1.73%,报5.11元/股,自配股公告发布之日起,已连跌三日,累计跌幅近9%;青岛银行H股(03866.HK)当日也微跌0.66%,而此前一日跌超1%。

配股队伍再添一员

继江苏银行、宁波银行之后,青岛银行也加入了银行配股募资的队伍。根据青岛银行日前发布的公告,本次配股拟按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售。

这一比例和江苏银行相同,为监管要求下的最高比例。《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规定,拟配售股份数量不超过配售股份前股本总额的百分之三十。宁波银行的配股比例则为“10配1”。

从募资规模上看,相比江苏银行的200亿和宁波银行的120亿元,青岛银行募资规模相对较小。光大银行金融市场分析师周茂华表示,这或是为了提高发行成功率,毕竟相较其他两家银行,青岛银行资本补充压力较大。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岛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35%,距离监管红线不足1个百分点,且低于银行业同期数据10.44%;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32%,资本充足率为14.17%。

除了江苏银行、宁波银行、青岛银行外,银行上一次出现配股融资还要追溯到2013年,当时招商银行拟向原A股股东配售30.73亿股。“时隔7年,银行再次重启这一融资方式,一方面体现了市场融资环境的变化,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小银行资本补充压力的加剧和补充渠道的有限。”北京某券商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其他资本补充渠道,配股融资效率更高。廖志明对记者称,实施配股是中小银行估值偏低背景下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现实选择。相比定增,配股的优势在于,可以突破1倍PB(市净率)限制,因为对于定增而言,存在不低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的要求,这就使得定增参与机构需要溢价购买银行股,而配股往往会有较大折扣,更有利于投资者参与。

中银国际证券研究部总经理励雅敏也表示,“如果通过可转债方式补充资本金可能存在耗时长的问题,若采取定增会摊薄部分股东股权占比,因此,通过配股来补充资本金更加及时,并且能够保护股权结构的稳定性,提升方案执行的可行性。”

对股价影响几何?

廖志明称,不论是银行股,还是其他股票,配股的出现都会对股价产生负面影响。至于影响的程度,则主要与配股规模和折价比例有关。

“这是由于配股相较市价有较大折扣,如果现有股东不参与,那么可能会面临直接的损失,所以正常情况下,所有股东基本都会参与,否则就要选择放弃配售权,提前卖掉股票,因此会对短期市场产生利空。”廖志明说道。

这从上轮的银行配股风潮中也可窥得一二。上轮配股主要集中在2010年3月至2013年8月,中信证券的研究表示,2010年二季度3家股份行配股、四季度3家大行配股,均对银行板块表现带来一定负向影响。尤其是四季度大行配股公告和除权后(合计777亿元),相关大行股价表现偏弱,而除权后一个月内负向影响则较快消化完毕。

去年江苏银行配股募集过程中,股价同样受到影响。数据显示,在公布配股预案当天,江苏银行股价收报6.67元/股,随后几日,股价迅速下跌,一度跌破6元/股。到了2020年12月16日晚间,该行发布配股募资完成公告,之后的几日股价继续下跌,截至12月末报5.46元/股。

不过,中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肖斐斐称,当前情况已与2010年存在较大不同。2010年,风险周期开启,加之货币环境的边际收紧,银行基本面存在一定压力;同时,银行估值步入下行期,配股集中落地对个股股价带来明显的负向催化。相比而言,当前信用周期步入中后段,且银行板块估值处于历史较低位置,配股负向影响或相对较小。

此外,考虑到银行资本补充的需求持续增加,多位业内人士称,未来不排除有新的银行继续选择配股融资,尤其是中小行。“因为像大行的话,在银行经营业绩好转的情况下,可能依靠内生性的资本补充就够了,相比之下,一些地方银行对权益融资的需求更高。”廖志明对记者说。

前述券商分析师也对第一财经表示,一方面,监管引导多元化资本补充,目前的三个配股融资案例已说明监管认可这一方式;另一方面,部分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更加吃紧,再加上一些区域性银行本身股权较为分散,可能缺少大股东做定增,因而配股对这类银行来说,是可行性更高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