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马磊立——

年底前或接纳新成员 将向私营部门提供贷款

版次:A062021年07月22日

冯迪凡 高雅

马磊立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副行长

马磊立说,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长期关注话题是绿色转型和聚焦气候变化 视觉中国图

[ “今天,我们已经完成或批准了78个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大多数是清洁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在金砖国家中总共投入了30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很惊人的,而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造就了如此显著的指数级增长。因此,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既反映出银行所取得的成就之一,同时让我们能将目光投向银行下一阶段的发展。” ]

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下称“新开发银行”)成立六周年了。

从一个初创机构,仅拥有一层楼和包括行长在内的五名员工,到批准了78个基础设施项目、能投入300亿美元资金的多边机构,新开发银行的下一个五年将是什么样的?

在新开发银行六周年之际,马磊立(Leslie Maasdorp)开启了他作为副行长的又一任期,并兼任首席财务官(CFO)。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马磊立表示,未来五年,大致上有三个领域将非常突出:第一,更深更强力地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第二,在金砖国家之外进行扩张;第三,将与私营部门更密切合作,向私营部门提供贷款。

“从第一天开始,走的就是清洁路径”

第一财经:六年前,当你刚抵达上海时,新开发银行还只是一个未落地的想法,只拥有五名员工,包括一名行长和四名副行长。你当时的感受是什么?

马磊立:六年前,我们是一个彻底的初创机构,从各种意义上都要从头开始。我们在大楼里占据了一层楼,只有五名员工,当时的行长卡马特(K.V. Kamath)从印度来,还有四名副行长,每个金砖国家各占一位。

今天,我们已经完成或批准了78个基础设施项目,其中大多数是清洁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在金砖国家中总共投入了300亿美元的资金。这是很惊人的,而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造就了如此显著的指数级增长。因此,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既反映出银行所取得的成就之一,同时让我们能将目光投向银行下一阶段的发展。

第一财经:新开发银行是什么时候发放的第一笔贷款?

马磊立: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新开发银行在2015年7月21日正式开业。2016年4月,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举行春季年会期间,我们在美国华盛顿公布了首批贷款项目。一共有五个,每个金砖国家一个。而且这五个项目都涉及可再生能源领域。可以说,我们从第一天开始,走的就是清洁路径。

第一财经:新开发银行获得了“AA+”的信用评级,你认为获得如此高的评级有多难?

马磊立:2015年,正如我前面提到的,作为一个完全的初创机构,要获得这样的信用评级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因为国际评级的要求是相当高的。我们很高兴能够获得AA+的评级,并且在过去几年里保持这一评级。

在金砖国家之外进行扩张

第一财经:下一步,新开发银行的计划是什么?

马磊立:新开发银行目前的战略是五年期的,在2017年初正式通过,而这个五年战略将在今年结束。我们下一步的计划也将采用新的五年战略。虽然该战略仍在建设中,但我想在该新战略中,大致上有三个领域将非常突出。

第一,更深更强力地专注于可持续发展。环境、社会和治理(ESG)在现如今的讨论中占主导地位。这有很多原因,一是因为今年全球大多数国家将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在那里进行的讨论将可能改变政府政策的重点,以及金融部门对世界的看法。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COP26会议的结果,将会导致相当大的变化。

此外,我们早已开始了协助金砖国家进行绿色转型的旅程。我们在金砖国家有几个超过50亿美元的清洁能源或可再生能源项目。在上海,我们已经有了一批太阳能项目,我们在福建省也有海上风电项目,在其他金砖国家,我们也有其他几个可再生能源项目。

新开发银行的第二大重点,将是在金砖国家之外进行扩张。我们已经宣布,新开发银行的股东批准我们引入新成员。而且,在2021年结束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第一批新国家的加入,这将使新开发银行更像注重全球新兴市场的多边开发银行。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

第三,将是与私营部门更密切合作,我们也将向私营部门提供贷款。过去,我们主要在主权领域开展业务,这意味着我们向政府和国有企业提供贷款。未来,我们将与私营部门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与私营部门进行项目融资等。

第一财经:此前中方曾表示,要积极拓展“金砖+”合作模式,加强发展中国家团结协作。要继续为新开发银行扩员提供政治动力,力争首批新成员年内早日加入,提升银行影响力和覆盖面,让更多国家从中受益。这次新阶段进入的新成员都是新兴市场国家吗?

马磊立:银行的重点,一方面是把新兴市场国家纳入进来,也就是发展中国家。但是我们也会对所谓的非借款成员开放,也就是说,来自发达世界的国家,包括欧洲国家和亚洲国家,如新加坡、日本、韩国,他们也有可能加入,但新兴市场国家肯定是主导。

第一财经:和私营领域加深合作的原因是什么?

马磊立:私营部门在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方面已经非常活跃,比如我之前提到的可再生能源。在印度、南非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大部分的新能源都是由私营部门投放的。比如我刚才提到的海上风能项目和太阳能项目,都是由私营部门来做的。私营部门在这些领域非常活跃,是因为可再生能源在商业上是可行的。同样,在提供高速互联网和光纤电信等的建设方面,私营部门也是非常积极的,还有水、节能建筑和交通智能移动等方面也是如此。所以,这并不是一个新现象,我们只是在增加对私营部门的关注。

设立100亿美元抗疫项目

第一财经:新冠疫情如何影响到了新开发银行?

马磊立:2020年3月后不久,我们设立了规模为100亿美元的紧急新冠响应项目。我们在2020年的所有活动都与此联系在一起,旨在帮助各国与全球大流行病作斗争。以前,我们建设的是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比如涉及整个机场、桥梁、港口等,疫情暴发后,我们终止了所有这些活动,以专注于帮助金砖国家。

我们以两种方式达成目的。第一,100亿美元中,有50亿美元要用于立即加强所有金砖国家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比如购买更多的保护性设施和呼吸机,也为医院扩建设施提供额外的资金。这是第一部分,每个国家得到10亿美元。

对中国来说,去年4月左右,我们批准了一项70亿元人民币的紧急援助贷款,然后其他金砖国家分别得到10亿美元。2021年年初,我们又批准给每个成员方单独的10亿美元,旨在帮助经济复苏。

现如今,挽救就业仍是一项挑战。许多公司已破产,我们现在的业务模式旨在帮助金砖国家经济复苏。新冠确实完全改变了新开发银行的工作重点。但我们很高兴我们能够迅速作出反应,并在帮助金砖国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第一财经:疫情只是短暂地改变了新开发银行的优先事项,对吗?

马磊立:是的,我们关注可持续发展的技术设施。我们的长期关注话题是,绿色转型和聚焦气候变化。

第一财经:五个金砖国家在绿色转型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有什么不同需求吗?

马磊立:我认为这五个国家在不同程度上,已经注意到了所有实现绿色转型的方案,并寻找正在进行的创造性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机会。

中国可能取得了最多的进展,从2000年初、2001年起,新能源行业的太阳能产业已经增长了800%。换句话说,可再生能源领域已经出现了新投资的蓬勃爆发。相似地,在南非,政府有一个强大的可再生能源计划,在过去的10~12年中,该计划吸引到的投资超过150亿美元,而且还在继续。印度以及巴西也是类似的情况。

我们将以我们的方式与所有其他金融机构等一起做出贡献,如国家开发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