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陶瓷和钛创作珠宝 他是拍卖场上最火的华人珠宝设计师

版次:A122021年07月22日

沈晴

“意识方块”胸针 佳士得供图

5月,在威尼斯大运河畔的中世纪建筑里,视觉艺术家、雕刻家陈世英奉上了一场特殊的展览《钛坦:物质与时空对话》。高达3米的人像雕塑面庞庄严而平静,仿若希腊神话中的泰坦神族,艺术家通过将钛的轻盈和永恒以及铁的沉重和易腐蚀并置,发起金属与时间的对话。

作为华人世界首屈一指的珠宝艺术家,陈世英以先锋珠宝设计以及“世英切割”“世英陶瓷”等创新发明为人所知。在珠宝与科技的联结上,他走得更远。从十来岁学徒时期小心翼翼地触摸着第一件孔雀石,到自立门户后不惜以高品质的宝石尝试各种切割,陈世英对材料和技艺的痴迷自始至终驱使着他的艺术创作。

两个月后,留着标志性花白胡子、一身素衣的陈世英回到国内,参加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举办的最新个展“陈世英:翩翩平行梦”。60件珍贵珠宝打造的梦境里,华美的宝石在灯光下熠熠动人,唯一一件没有“包裹”起来的展品是钛金属装置,它被挂在墙上,吸引了观众好奇的目光。

在方寸的宝石间雕刻半生,年过花甲的陈世英一直梦想做大型的雕塑装置,但当他着手处理三五米高的材料时,首先想的是尝试一些从没做过的事。“如果一个作品从来没有出现过,那它被观看的时间就拉长了。”他告诉第一财经。

制造记忆点

古往今来,流光溢彩的珠宝太过夺目,致使它们的创作者往往被掩去锋芒。陈世英不想做那类被技术束缚的工匠,在香港一家雕刻工厂做了9个月学徒,他就厌弃了日复一日的模仿。1974年,17岁的他在住宅楼的消防通道摆了一张折叠桌、两把椅子,便算是最初的工作室了。

之后他又接触了西洋雕刻,学习了宝石切割,不满足于传统雕刻方法,他想让宝石从正面看起来能呈现多面的效果。

陈世英花了两年半时间实验,没钱又没有合适的工具,他就去机械厂做了半年学徒,将牙医的钻头改成雕刻刀,转速产生高温容易令宝石产生裂隙,他就成天在水里试验盲雕,直到出水的一刻完好无损。这段时间,陈世英形容自己像一条疯狂觅食的毛毛虫,成功的一刹那,毛毛虫终于破茧成蝶。

这件被命名为《荷莱女神》的作品成了“世英切割”的代表作。从晶莹剔透的宝石正面可以看到女神的五张脸,但实际上陈世英只在背面雕刻了一张,其他四张脸都是通过精算和切割制造出来的幻象。

在完成与光线的对话之后,他又将目光转向了新的媒材上。2018年,历时7年研发的“世英陶瓷”面世,不同于传统陶瓷,它比钢还要硬5倍,密度是蓝宝石的1倍,特别适合作为珠宝的骨架。

本次展览呈现的“意识方块”胸针,就聚合了陈世英从业以来的各阶段创作实验,从年少时的珠宝雕刻到近年创新的“世英陶瓷”、钛金属骨干,在彩钻、蓝宝石、珍珠、蛋白石等宝石的环绕下,不同的记忆方块共生着,自我重迭着。在另一件《天湖》戒指上,11.35克拉的蛋白石以及珍珠、钻石、蓝宝石,在新材质的烘托下,以不同质感的蓝色映衬着天空与湖水的意境。

这些别具个性的珠宝作品,让陈世英拿到了顶级展会巴黎古董双年展(2012年及2014年)和TEFAF欧洲艺术博览会的邀约,成了首位参展的中国当代珠宝艺术家。2015年,周大福邀请他用从“库里南遗产”毛坯切割出来的24颗全属DIF足色全美级别的钻石,耗时47000小时精雕细琢,打造了一条配有11000多颗钻石、上百件羊脂白玉和翡翠的作品“裕世钻芳华”,这款项链有27种戴法。

回到威尼斯

30年前陈世英第一次来到水城威尼斯,在艺术双年展上兜兜转转,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懂。“我以前雕的是很实相的佛像,去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不停地学习和探讨当代艺术。”

陈世英深受意大利雕塑巨匠米开朗琪罗的启发。小时候家境清寒,他每次路过书店都不敢进去,终于有一天鼓足勇气推开了门,逛来逛去都看不懂,最后挑了一本封面写了一个“M”的书,讲的就是米开朗琪罗。

“我老是M跟N分不清楚,挨老师打,看了这个M之后就脑洞一开,原来西方世界有做大理石这么漂亮的雕刻。”他记住了这个名字,并被西方艺术所吸引。后来祖父过世后葬在基督教坟场,他有时就跑到那里临摹天使塑像。陈世英告诉第一财经,因为从未接受过学校的正规教育,所以他几乎什么都学,反而促使他形成了独一无二的记忆点,形成了如今的雕塑艺术和珠宝世界。

陈世英说,从业的第四个十年更多的是发明创造的时间。重新回到意大利,他跟过去做了阶段性告别,用这些大型金属雕塑发起了与时间的交流。钛金属轻盈、坚固、亲和人体,用于珠宝设计时不会牺牲佩戴的舒适度,用于艺术创作时兼具未来感和永恒性,他用八年时间掌握了这种材质,又用20年时间将之运用到极致。“了解这种材料之后,我就想怎么让钛像孩子一样成长,不停地反复实验,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

在“物质与时空对话”这个系列,他把代表过去的铁跟未来的钛并置。“铁是5000年前就已经有了,它很活跃很热情,空气中所有的物质都能跟它拥抱在一起,所以它很快就生锈了。而钛被人类发现也就200多年,它还没有完全融入我们的生活,但在航天或者医学领域,都会对人类社会作出极大贡献。”

作为拍卖场上最火的华人珠宝艺术大师,陈世英的作品屡屡登上佳士得、苏富比、保利等专场和展览,作品成交价往往达到百万元。早在2014年Artprice梳理在世艺术家拍卖之最时,陈世英就以80万美元的成交价位居榜首。不过,他解释道,“不管进不进拍卖场,最重要的是走出时间,走出时代,那样的作品力量是更强的。”

在不同的场合,陈世英都遇到过满怀疑惑的后辈,他们名校毕业拥有广阔的眼界,和当年“野生”的自己完全不同。回过头看,他觉得半辈子最宝贵的经验,是永不停止的颠覆创新。“今天的知识是大众化的,你只要有时间在屏幕上面搜一搜,什么知识都有了。如果在这种已知的知识上面去发展,很难走出自己的未来,必须要亲手实践,走进未知的世界,而不是活在过去的知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