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信用债融资放量 城投债占比下降 资金追逐“核心资产”

版次:A072021年09月15日

段思宇

作为信用环境的风向标,信用债的融资情况备受市场关注。根据东方金诚研报统计的数据,8月信用债融资情况持续改善,净融资规模达3377亿元,环比增幅近50%,接近1月高点。

从债券类型上看,信用债净融资规模的上升主要是由产业债推动,当月产业债净融资额达1365亿元,环比大增475%,创2020年5月以来新高;与之相对,城投债融资则有回落,达2012亿元,且占比也有所下降。

在业内人士看来,城投债融资的回落或与债务监管的影响加速显现有关。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今年以来,城投债募集资金用途管控趋严,在此背景下,城投平台融资受限,因此净融资情况表现相对一般。业内的共识在于,在当前市场环境下,城投分化将进一步加剧。

信用债净融资接近年内高点

自6月以来,信用债净融资持续改善。最新数据显示,8月信用债发行量达1.27万亿,环比增长18.41%,同比增长13.89%;偿还量为9275亿元,净融资规模为3377亿元,环比增长49.43%,同比增长105%,接近年内高点。

其中,产业债贡献了主要力量。8月,产业债净融资额达1365亿元,环比大增475%,创2020年5月以来新高;而城投债净融资额达2012亿元,环比下降4.95%。

“信用债发行的持续回暖,一方面与流动性保持在合理充裕水平有关,另一方面也受到期压力影响,市场发债主体仍存在较大融资需求。”一位债市资深从业者对记者称。

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还表示,“资产荒”下机构欠配、融资成本下降的供需格局,也推升了企业的发债意愿。伴随地产和平台融资加速收缩等,金融机构可配置资产减少,同时流动性充裕,导致以银行为代表的机构资产欠配现象突出。

“‘资产荒’背景下,机构对信用债认购热情相对高涨、加权认购倍数明显高于2020年,8月更是大幅抬升至1.26、高于均值的1.12。机构加码配置推动下,推升企业发债意愿。”赵伟表示。

在发债规模上升的同时,8月信用债的发行利率则有所上行。据东方金诚统计,当月全市场加权平均发行利率较上月小幅上行5.91bps至3.61%。

其中,3年期AAA级信用债除公募产业债外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出现上行,3年期AA+级各类信用债加权平均发行利率均下行,3年期AA级信用债中公募城投债和私募产业债加权平均发行利率上行。

发行利率的小幅上行也使得8月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增加,当月取消发行规模上升至367亿元,较7月大幅增长136%,其中AAA级取消发行规模环比增幅最大,达到401%。“利率震荡走高令高评级主体观望态度升温。”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于丽峰给出了原因。

另外,尽管发债规模上升,但在赵伟看来,在传统引擎约束下,信用“收缩”尚未结束。这主要是由于,产业债融资的放量,大部分用于偿还有息债务,对信用环境的拉动或相对有限。

赵伟进一步提及,当前,信用“收缩”尚未结束。一方面,地方债务监管的加强,堵住城投债、信贷等新增隐性债务渠道,进而约束政府广义杠杆行为;另一方面,地产调控政策的定力,也明显强于传统周期,“三条红线”、贷款集中度等考核,对房企融资影响持续显现中。

“传统两大引擎受限的同时,实体融资需求走弱愈加凸显、票据冲量明显增多,进一步强化信用‘收缩’。”赵伟称,后续宽信用政策如何发力还需紧密跟踪。

城投债出现收缩

作为以往信用债发行的“主力军”,城投债融资在8月出现收缩。数据显示,8月城投债发行量5420亿元,较7月增加874亿元,但净融资较7月减少105亿元,占全市场净融资的比例也从7月的近90%下降至59.6%,一改年初以来城投多、产业少的信用债市场融资结构。

赵伟分析称,城投债融资回落,或与债务监管的影响加速显现等有关。4月以来,相关部门对地方债务重视度明显上升,要求“落实地方党政主要领导负责的财政金融风险处置机制”等;同时,交易所等规定债券发行募资不得新增地方政府债务,各地也陆续出台债务控制化解方案。

另外,当月AA级城投债净融资为负的省份数量较7月减少4个,且融资缺口缩小,但云南、吉林、内蒙古、山西、甘肃、天津AA级平台债券发行量为0,显示上述地区弱资质平台发行难度仍较大。

前述债市资深从业者还对记者称,后续城投债的分化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比如债务负担较重、财力较弱的地区,随着监管加码,再融资难度明显加大,市场对这类企业的认可度也会下降。

国元证券研报也分析称,对于城投债而言,严监管会造成资金越发追逐“核心资产”,高利差的省份的利差会升得更快,而低利差的省份的利差则会少升或不升。在当前专项债放量之后,高资质地区的风险可能会进一步下降,这导致地区间的分化会更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