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展望2019年| 欧洲央行加息底气不足,危机2.0已箭在弦上?

第一财经 2019-01-02 21:13:44

汇丰银行对于2019年全球十大风险事件的预测中,将“欧元区可能爆发新一轮危机”排在首位,甚至高于全球贸易摩擦以及美联储继续加息所带来的影响。

自2015年3月9日起,每月600亿欧元资产的购买计划,开启了欧洲央行全面量化宽松(QE)的政策。近4年后,QE在2018年12月底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4年来,欧元区经济有起有落。2017年,该地区经济增速跃升至近10年来新高,但2018年,欧元区经济增长乏力。同时,多年来的QE政策令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翻倍,目前已扩大至约4.7万亿欧元,在全球主要央行中,仅次于日本央行。

眼下,市场最为关心的是,2019年夏天结束后,欧洲央行是否真的会开启加息进程?

英国潘缪尔戈登(Panmure Gordon)投资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弗兰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2019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以及欧洲央行的政策转型我并不乐观。”他认为,欧洲各国政局更迭、民粹势力扩大、英国退欧等不确定性因素都将影响欧洲央行未来的政策路径。

欧元区危机2.0

汇丰银行对于2019年全球十大风险事件的预测中,将“欧元区可能爆发新一轮危机”排在首位,甚至高于全球贸易摩擦以及美联储继续加息所带来的影响。

在欧洲央行发布的最新月度经济报告中也提到,预计2019年全球经济活动将继续放缓,同时,欧元区经济下行风险升高,动能放缓的迹象逐渐显现,因此仍需要货币政策刺激。

加上欧洲央行在2018年12月最后一次利率声明中,对于“再投资”的强调,令市场对于欧洲央行2019年加息的预期下降,持续宽松的概率上升。声明称,只要有必要,将对到期债券进行再投资,同时再投资将一直持续到首次加息后足够长的一段时间,来维持有利的流动性条件和货币宽松的充裕程度。

被称为欧元之父的伊兴(Otmar Issing)近日预测,如果经济转为下行,欧洲央行将以零利率为起点,再次启动宽松周期。

眼下,欧洲央行似乎陷入了一种困境。一方面,内忧外困下欧元区经济复苏动能不足,甚至面临再次衰退的风险;但与此同时,欧洲央行的工具箱里选项有限,一旦进一步降息或再次推出量化宽松政策,将会明显影响投资者对于欧洲市场的投资信心。

事实上,从2018年欧股的走势上已经可以看出端倪。2018年12月31日,欧股最后一个交易日,虽然主要股指纷纷收涨,但仍无法改变欧股出现自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年度跌幅。其中,欧洲斯托克600指数2018年累计下跌13.2%,创近10年来最大跌幅;英、德、法三国的主要股指,跌幅也都在2018年进一步扩大。

经济表现堪忧令欧洲央行不得不在2018年三次下调经济增长前景预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2018年12月的讲话中表示,地缘政治、贸易保护主义令经济面临下行风险,受外部需求走弱影响,将2019年GDP增速由1.8%下调至1.7%,到2021年,增速将进一步下降至1.5%。

目前,欧元区核心通胀率仍停留在1%左右,而2018年开始油价持续下跌的趋势意味着,2019年欧元区整体通胀率仍有大幅回落的可能。汇丰银行预计,在2020年美国利率周期开始转向之前,欧洲央行最多只会加息一次。

令市场更为担忧的是,一旦未来经济情况恶化,欧洲央行是否还有足够政策工具来力挽狂澜?汇丰认为,在财政空间有限的情况下,一旦出现衰退,欧洲央行有限的工具选项包括再次降息、再次推出量化宽松政策,或者更多的非常规措施,包括直升机撒钱、购买股票和改变通胀目标等。

但市场也不乏乐观预期。伦敦R5FX公司外汇交易分析师加佐利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预测称,在2019年9月,欧洲央行可能开始首次加息,而欧元对美元的汇率也将进一步上升至1.20。

“2019年欧元会获得一定的上涨动力,主要还是基于美联储加息节奏放缓、美元走弱的预期。”加佐利认为,推出至今已经20周年的欧元,将在增强欧洲凝聚力和竞争力上,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不能忽视的风险点

持续的全球贸易摩擦无疑给2019年欧元区经济发展蒙上一层阴影。从2018年的经济表现可以看出,对贸易依赖度相对较高的欧元区经济,明显受制于全球贸易局势的变化。

英国经济和商业研究中心高级经济顾问普莱斯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道:“影响2019年欧元区经济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贸易摩擦,这对于经济增长没有任何帮助。受贸易因素影响,已经看到2018年,包括德国在内的欧元区国家经济增速下滑,意大利经济完全停滞。”

弗兰奇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受到贸易保护主义的潜在影响,越来越多国家的选民,希望该国的政治家采取更加自我保护,而非对外开放的贸易政策,这是非常不好的趋势。“如果贸易问题有所缓和,2019年全球经济作为一个共同体将会更加繁荣,如果关税威胁进一步恶化,对全球经济前景都具有很强破坏性”。

外部环境不利的同时,欧洲内部诸多问题,如英国退欧、各国极右翼势力的快速发展以及金融行业杠杆率高企等,都令新的一年欧元区经济下行风险进一步上升。

在2018年最后一天,意大利议会终于批准了2019年预算案,令意大利与欧盟之间持续多月的拉锯战落下帷幕,但意大利极右翼政党对于欧盟规则发起的挑战,仍令市场感到担忧。

“意大利因财政赤字高企与欧盟产生冲突;在德国,默克尔的继任问题受到关注,而该国极右翼政党也在快速崛起;在法国,我们也看到针对马克龙改革政策的示威冲突。”弗兰奇对第一财经表示,从总体来看,局限化的经济政策比全球化战略更加受到民众推崇,这已经成为当前政治方向的主导,对欧元区之间的合作发展非常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退欧也将是2019年欧洲最重要的事件之一。虽然从最新情况来看,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退欧协议草案获得议会批准的可能性上升,各方都在极力避免“硬退欧”的情况出现,但一波三折的退欧进程,令市场完全不敢掉以轻心。即使如期退欧,接下来的路该怎样走,欧盟与英国经济受到的创伤多久能够恢复,仍是未知。

普莱斯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即使退欧协议获得议会批准,英国获得21个月过渡期,在过渡期结束后,英国企业将如何与欧盟展开贸易,目前仍是未知数。

“不确定性已经严重影响到英国企业的投资意愿,在这种情况下也很难与其他国家展开新的合作。欧盟作为英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英国经济的繁荣发展离不开欧盟。”普莱斯说道。

欧盟作为英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占到英国贸易份额的45%,每年约有3000亿英镑流向欧盟,而英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美国,仅有这一数字的四分之一。“欧盟27国市场对于英国公司的重要性是无法取代的,所以大多数英国公司仍希望退欧后与欧盟保持无摩擦的贸易模式。”弗兰奇说道。

而一旦硬退欧的情况出现,弗兰奇认为,大公司可能已经做好应对措施,但对于更多的英国中小企业而言,根本没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员来应对这样断崖式的打击。届时对于英国经济的打击将在短期内很难恢复。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