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摩根士丹利邢自强研判2019:美国经济已经透支,中国经济柳暗花明

第一财经 2019-01-09 12:57:48

美国长达十年的经济复苏已经接近尾声,2019年透支了财政刺激后,美国经济将会走向疲软。

“过去两年美国经济比较热的增长,有很大一部分是财政刺激的贡献,而现在这个效应将不复存在的,相反还会面临还债的问题。”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1月8日在北京的媒体会上对2019年美国的经济作出分析和预测。在他看来,区别于2018年美国经济一枝独秀,美国长达十年的经济复苏已经接近尾声,2019年透支了财政刺激后,美国经济将会走向疲软。

相比之下,新兴市场会迎来峰回路转,甚至重新跑赢美国。对于中国而言,2019年在财政、货币、外贸等一系列逆周期政策调解下,预计将在下半年迎来柳暗花明。

美国经济:面临“三座大山”

邢自强认为,尽管美国经济作为2018年全球经济的亮点,但在2019年,它却即将面对“三座大山”的考验。

第一座大山是,从客观规律来讲,美国已经经历了二战以来最长的一次复苏,接近十年,目前已经接近尾声。雪上加霜的是,在周期的尾部,2017年美国新任总统一上台采取了比较大规模的财政刺激,特别是减税。根据摩根士丹利在GDP核算里的分析,一次性的减税效果对于美国GDP的贡献2018年是接近1个百分点,而2019将会回到0.1个百分点。“过去两年美国经济比较热的增长,有很大一部分是财政刺激的贡献,而现在这个效应将不复存在的,相反还会面临还债的问题。”邢自强说。

第二座大山是由于财政刺激,美国GDP2018年环比增长率高达4%,甚至工业生产2018年前三个季度高达5%。作为全世界人均收入比较富裕的、甚至是最富裕的国家,工业生产的增速如此之高这是比较罕见的。其带来的结果之一就是美国的失业率急剧的下降,联储对加息的步伐不得不比较快,2018年甚至提出了缩表的路径。过去美国已经适应了低利率环境以及比较宽松的金融条件,特别是美国的房地产和汽车行业,在2019年将会面临较大的放缓压力。同样存在潜在风险的是美国的低评级债券市场,特别是3B级别的债,这一级别仅比垃圾债高一个档次。过去三年,很多发出3B级别的债券的企业,受益于美国比较泛滥的流动性。2008年3B级别的企业债存量只有5000亿美元,而今天是2.7万亿美元,增加了5倍多。现在美联储开始缩表加息,金融条件收紧的概率非常高,很多企业将面临违约的风险。

第三个因素与油价有关。美国2018年上半年比较热的工业产出,5%的增长率中很大一部分是去开采天然气所得。但是现在油价大幅回落,这方面的开采和生产增速会放慢,所以,2019年能源对美国GDP的贡献或许也会放缓。

“考虑到这三个因素,摩根士丹利在市场上对美国经济以及美联储加息的步伐都是偏保守和谨慎的。”邢自强对记者表示,预计美国GDP的增长从2018年的3.1%增速下滑到2019年的1.7%左右。到2019年下半年还会更低,因为那个时候大部分的财政刺激都已经到期,同比的增速都会下来。

新兴市场:峰回路转

对比之下,2018年新兴市场遭遇了较大的经济放缓和金融市场波动的压力,主要原因是汇率急剧的调整变化。在摩根士丹利看来,2019年新兴市场或许会出现峰回路转。

首先,2019年,随着美联储加息放缓,美国经济走软,美元不大可能重现2018年的强势,甚至极大可能是走贬的,这将大大缓解新兴市场面临的资本流动和货币贬值的压力。

其次,油价放缓对新兴经济体市场本身是比较有利的。大部分新兴市场对原油的进口依存度比较高的,所以原油价格下降,对于新兴市场而言进口的成本反而降低了,这也是第二个外部的变量促使新兴市场经济在2019年实现峰回路转。

第三,经济增长的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会有所缓和,这也符合各个方面的共同利益和诉求。

“考虑到这些因素,2018年新经济市场跑输发达国家,特别是跑输美国,在2019年可能会产生逆转,重新跑赢。”邢自强表示。

中国:先抑后扬,柳暗花明

邢自强认为,中国经济在2019年总体将呈现出先抑后扬的走势。从目前的PMI(采购经理指数)、社会融资总量增速等指标来看,消费者和企业的信心还在往下走。总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中国经济还会有放缓的压力。不过,从最近几个月政策调整所释放出来的信号,明确要增强逆周期调节力度,这涵盖了财政、货币以及外贸领域,因此下半年经济将会出现明显好转。

邢自强认为,决策层可能使用的逆周期政策主要集中在财政、货币和外贸,其中财政政策将成为2019年的顶梁柱,这将不同于过去,“财政政策唱主角,货币为辅,金融监管会保持相当程度的定力。”

首先,财政政策会通过减税提振企业的信心。第二,通过扩大财政赤字,开前门堵后门,以政府发债的方式稳定基建部分。这两块将是财政发力的主要方向。

“减税显然是有必要的,中国的制造业面临很高的生产环节流转税,即增值税。”邢自强对记者表示,很多的制造业行业交16%的增值税率,比韩国、日本、越南是要高的。经过摩根士丹利策略团队预测,如果将16%的制造业增值税率下调2—3个百分点,相当于降税6000亿人民币左右,这对于提振部分企业的信心有很大帮助,也相当于提振了整个中国上市公司利润2%左右。

其次,基建投资方面。2018年基建投资出现了罕见的负增长,社会融资总量存量的增速也出现了连续几个月的放缓,这主要是因为加强对非标等影子银行监管政策的落地。邢自强认为,今年影子银行监管的框架方向不变的话,表外融资会继续收缩,那么基建只有靠一些比较透明可控的渠道——信贷、政府发债。其中,中央政府债和地方的专项债都是一部分。邢自强表示,地方专项债在2018年的额度是1.35万亿人民币,在2019年非常有可能提升到2万亿人民币以上,占GDP的比例就提升了接近1个百分点。

摩根士丹利预估,基建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会在2019年有所回升,跟名义GDP的增长相符。

此外,在货币金融政策方面,一方面,融资条件对于民企和很多行业而言有进一步支持的必要。“最近央行的全面降准也是其中应有之意。因为如果需要银行增加长期的可持续的低成本资金来源,它才有可能会更愿意去放贷。同时,不断降准,银行也可能将闲置资金用于买债,包括买地方专项债。总之能够部分起到稳定社会融资总量的作用。”邢自强告诉记者。

摩根士丹利预计,今年央行还会降准300个基点,平均个每季度100个基点,确保社融和M2的增速逐渐启稳,房地产投资的融资条件也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

不仅如此,中国会加大力度对外开放,对内放开,提升生产率。在邢自强看来,更大规模减税的钱从哪里来?一方面要发挥国企红利,提升分红比例。另一方面,要发挥人民币国际化红利。主要是扩大债券市场及A股的开放,预计2019年到2021年,债市将吸引资金流入达三四千亿美元。

责编:于舰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