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央行成为民粹主义“眼中钉”,民粹政府誓言对意大利央行大清洗?

第一财经2019-02-11 20:36:09

简介:在经济下行和各级换届选举压力下,拥有可以产生重大政治和财政后果的政策权力的央行及其技术官僚们,成为了民粹主义者的眼中钉。

面对已经到来的民粹主义攻击,各国央行做好捍卫自身独立性的准备了吗?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2月8~9日),由两个民粹主义政党联合执政的意大利政府对意大利央行出手了:以未能防止数千人失去储蓄为由,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决意阻挠意大利央行副总干事斯格诺里尼(Federico Signorini)连任,斯格诺里尼的第一任期到今年2月11日截止。而萨尔维尼还扬言这仅仅是个开端。

意大利央行和意大利金融市场监管机构证券交易委员会(Consob)的管理层应当“被彻底减少到零,这不是说仅仅换一两个人,而是说彻底都换掉”. 萨尔维尼还威胁称,“那些给意大利储户造成损失的诈骗者应该长期入狱”。

放眼全球,在经济下行和各级换届选举压力下,拥有可以产生重大政治和财政后果的政策权力的央行及其技术官僚们,正成为民粹主义者的眼中钉。随着民粹主义政党相继进入一些国家的新政府,他们的抱怨迟早会转化为政策方案。

美国银行即在最新的一篇报告中警告道,“未来三年,对于市场而言最大的威胁是通过税收、监管和政府干预等方式加速的全球民粹主义。”

“如同公牛看到了红色斗篷”

欧洲央行(ECB)前研究主管、现在伦敦商学院经济学任职的莱西林(Lucrezia Reichlin)教授对民粹主义看到央行的态度曾有一个精彩的比喻,就“如同公牛看到了红色斗篷”。

由于执政的两大党分别是极右翼的联盟党和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意大利成为欧盟创始六国中首个由民粹主义政党执政的国家,而为了当选,他们曾在竞选中提出各种财政扩张的主张,并将这些扩大财政赤字的政策写入了其联合执政纲领中。

如真一一执行,这恐造成意大利财政状况严重恶化。目前,根据欧盟方面数据,意大利的公债规模在2.26万亿欧元左右,是欧元区公债规模最大的国家。

2019年初,意大利统计局发数据显示,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0.2%,此前的2018年7月至9月,意大利产出下降0.1%,GDP连续第二个季度下降,意味着意大利已陷入经济技术性衰退。

制图/蒋浩明

而刚刚出炉的欧盟2019年冬季经济预测报告,对于联合执政的意大利民粹政党而言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欧盟在此次预测中大幅调低了2019年意大利的经济预期,从此前的1.2%下调到0.2%,并预测2019年第一季度意大利经济增速将为零。

与意大利政府一再将经济衰退归因于主要出口市场萎缩所不同的是,欧盟委员会(下称“欧委会”)认为,当下意大利的经济问题主要缘于意大利国内内需和投资不旺,特别是当下意大利民粹政府的政策飘忽,这对投资者而言都是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此方面,意大利央行也坚决站在了欧委会一边。意大利央行行长维斯科(Visco)一直呼吁,意大利应当进行更多经济结构性改革,以化解国内外不利因素,避免国家经济陷入停滞。

维斯科指出,2019年,意大利的经济前景不如2018年。一方面,意大利国内经济增长、财政政策、公共债务等方面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英国“脱欧”进程、贸易保护主义等外部因素也为意大利经济发展带来挑战。

欧委会和维斯科在公开场合都委婉指出了意大利目前经济或跌入螺旋型下行通道的原因并不在于外因,而在于意大利政府政策对市场所带来的不确定性。

实际上,由于目前执政的民粹政府对欧盟机构的浓浓敌意,这导致国际投资者一直对意大利资产持有看空抛售的态度,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直上涨。

在此种情况下,主管央行的维斯科及其麾下的意大利央行成员成为意大利民粹政府的眼中钉。不过,由于维斯科的连任问题早就在2017年得以解决,两大执政的民粹政党就将目光盯上了维斯科的下属,即意大利央行其他的高级官员。

如前所述,萨尔维尼所谓将意大利央行高级官员“都开了”的言论并非空穴来风。据意大利媒体报道,目前意大利央行内还有另一位副总干事萨努奇(Valeria Sannucci)的任期即将在5月到期,而另一位意大利央行中仅次于维斯科的总干事侯斯(Salvatore Rossi)的任期也将在当月到期,急需连任批准。

换届选举央行总是众矢之的

对于5月欧洲议会的选举,萨尔维尼及其所在的联盟党志在必得,并希望借助此次选举的大胜结果,在国内继续通过一系列选举的方式,甩掉联合执政的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党,成为意大利国内的唯一领导人。

为此,欧洲分析人士广泛认为,在选举换届之年攻击“央行”,成为萨尔维尼转移国内选民视线,将经济不佳原因“甩锅”的一种策略。

此前,萨尔维尼以及意大利副总理兼经济发展、劳动与社会政策部长迪马约(Luigi Di Maio)也曾多次攻击欧洲央行,称欧央行的行为危及意大利银行业健康,并称同样来自于意大利的欧央行行长德拉吉的发言是在毒害环境。德拉吉曾强调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益上升所带来的风险。

对此,德拉吉反击道,立法者应当保护央行的独立性,且不应受到财政或政治力量的支配。

需要看到的是,自2016年民粹主义之风劲吹以来,不少经济学家所担忧的前景正在变为现实:央行、财政部和立法机关之间的既有关系正在因民粹主义者掌权而变得越来越松动。

在英国,由于在脱欧中屡次强调和出台有关脱欧的经济风险和预测报告,英国央行以及行长卡尼经常被脱欧派议员攻击。

英国央行此前曾指出,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的情景,英国GDP恐下降8%、商业地产投资恐下降15%、利率抬升、失业率或上升9%。而脱欧派议员们则纷纷指责英国央行是在恐吓民众。

在印度,为顺应执政党对2019年选举的需要,新任印度央行行长达斯上任后于7日宣布降息,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6.25%。

而在美国,自2018年夏天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抨击美联储及其主席鲍威尔加息,甚至有报道称特朗普一度在考虑是否可以解雇鲍威尔这一问题。

不过,作为曾经在欧央行供职多年的资深官员,莱西林也在近期的文章中指出,虽然民粹主义者对央行问题的解决方式是错的,但是他们所发现的有些问题却是真实存在的:譬如当央行在执行多重目标时,其可问责性被削弱了。

莱西林指出,若让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目标时,可以免于被短期政治所干扰,央行本身也许应当进行改革,在货币、财政和金融机构之间就问责问题进行更好的协调。

责编:吴将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