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金融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四川银行业组建债委会4170家,涉及用信逾2万亿

第一财经2019-05-16 21:08:55

简介:监管部门不参与、不介入债委会的决策行动。

“截至今年3月末,四川省债委会组建工作基本完成,四川银行业共组建债委会4170家,涉及用信余额2.03万亿元。其中,集团和单一法人企业比例为24:76,国有企业和民营(含外资、合资)企业比例为32:68。”5月16日,在银保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四川银保监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童梦介绍。

债委会,即“债权银行委员会”。按照银保监会要求,是由债权银行对债务企业发起成立的协商性、自律性、临时性组织,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公平公正原则开展工作,旨在推动债权银行“一企一策”一致行动,既帮扶困难企业脱困、支持优质企业发展,又有效维护金融债权。

童梦表示,当地债委会强调分类施策,按照支持类、帮扶类、退出类大致分类,已有4021家债委会对债券企业(集团)完成分类认定,其中支持类企业2941家、帮扶类企业599家、退出类企业481家。在分类施策的基础上,针对企业具体问题,债委会综合运用银团贷款、联合授信、调整贷款利率、展期续贷、破产重整等手段根治痛点。

记者了解到,截至2019年3月末,四川全省债委会对帮扶类企业的续贷金额达978.35亿元。

监管部门“有所为有所不为”

虽然债委会在满足企业合理资金需求、助力企业脱困以及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监管部门对债委会的指导协调是否会干预银行自主经营权、行政干预是否会掩盖资产的真实质量等问题,也给债委会带来了争议。

对此,童梦回应称,债委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始终是加强金融债权管理、依法维护金融债权,通过帮助企业恢复生产经营来从根本上化解信用风险。针对企业的流动性困难或债务危机,银行终结授信或采取其他维权措施固然无可厚非,但不去分析企业困难在哪里、为什么出现困难、如何解决这些困难,银行的风险管理技术就始终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还极有可能造成企业“破罐子破摔”,形成银企关系的恶性循环。

童梦表示,监管部门“有所为有所不为”。监管部门不参与、不介入债委会的决策行动。企业是支持类还是帮扶类,是增贷、稳贷还是重组,债务重组的金额、债转股的价格等等,都由债委会成员之间、债委会和企业自主协商确定。

“债委会对困难企业的金融帮扶从来都不是无限期的,也不是无条件的。”童梦强调。实际上,凡是债委会帮扶的困难企业,也是各债权银行信用风险管控的重点对象,债委会的帮扶工作并不会拖延风险暴露。若经债委会帮扶依然无力扭转企业困境,或企业在帮扶期内不诚信履约,债委会依然可以采取相应的维权措施,“信贷资产分类该下调就下调,掩盖资产质量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债权金额小的银行也能充分发声

记者了解到,债委会的作用是构建平等协商、一致行动的平台,加强各方信息的共享,以共同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制定并且提供推进一致行动方案。

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由债权金额较大的银行担任债委会主席行。这也带来了主席行是否会在此这个过程中注重自身利益的疑问。

“债委会的工作流程以及议事规则都是由全体成员行共同研究决定的,成员行‘同债同权’,按照债权金额享有表决权,债权金额小的银行也能够充分发表意见。”中国银行四川省分行副行长左焜称。

左焜对第一财经表示,该行的债委会运作方法主要有四个方面:一是坚持公平公开的原则;二是将帮扶企业和化解风险统一起来;三是建立高效的沟通协调机制;四是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为债委会工作提供专业支持。

因债委会普遍存在涉及金融机构众多、分布多个省份的情况,沟通成本较高,且各成员行的信贷政策、利益诉求、内部决策机制等均存在较大差异,在对重要事项进行协商、表决时,容易出现众口难调的情况。

左焜表示,该行采用分层递进沟通、分板块债委会、区域债委会和委托方式进行沟通,并且提升沟通效率,重要事项先召集主席行和副主席行召开联席会议,事先达成共识,再召集全体会议进行审议,有效地提高了债委会的议事效率。

责编:石尚惠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