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A股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行业洗牌期迎分类制度安排,券业新格局渐行渐明

第一财经 2019-07-07 19:49:12 听新闻

业内人士认为,券商分类管理,鼓励专业类券商发展,综合类券商做强,加速券业分化

券商业务特色化、差异化经营,内外资开放同步进行……上述证券行业讨论已久的问题,在近日迎来制度上的明确规定。

证监会7月5日晚间发布《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下称《股权规定》)及相关配套规定,并重启内资证券公司设立审批。整体来看,重点内容包括:券商将划分为专业类和综合类、各类股东门槛确定、控股股东相关资质到期不达标强制转型。

规定落地,市场担忧一定程度上消解——此前市场对于征求意见稿中控股股东净资产、近3年营收“两个一千亿”门槛有所忧虑。同时,业内曾猜测随着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推进,从公平的角度也将对内资放开。

上述猜想得到证实。证监会在答记者问中表示,证券公司对外资开放,必然涉及对内资开放,重启内资证券公司设立审批,有利于引进优质内资股东,推动证券行业充分竞争。

券商行业进入兼并重组阶段时,监管政策正式出炉,制度叠加市场的双重影响下,券业将如何发展?更深远的影响是,券商行业的改革是资本市场改革中颇为重要的一环。

业内认为标准仍较高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正式发布的《证券公司股权管理规定》,变化体现在三方面:

首先,进一步明确对证券公司的分类管理安排,证券公司将分为综合类券商、专业类券商。上述分类以券商业务为依据,综合类证券公司除传统证券业务外,还包括股票期权做市、场外衍生品、股票质押回购等复杂业务。类别的不同也决定了监管对此要求不同。

“对于从事的业务具有显著杠杆性质且多项业务之间存在交叉风险的证券公司,由于资本消耗较高,与其他金融体系联系紧密,外部性显著,要求其主要股东和控股股东需具备较高的管控水平和资本补充能力。”证监会表示。

其次,下调综合类证券公司的控股股东、主要股东资产规模和营业收入要求。此前征求意见稿要求删除了控股股东“最近3年主营业务收入累计不低于1000亿元”、主要股东“最近3年营业收入累计不低于500亿元”要求,此次调整为“总资产不低于500亿元人民币,净资产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

最后,适当调整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证券公司股权比例的要求。单个非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证券公司股权的比例由此前的“不得超过1/3”上调到“不得超过50%”。

此外,证监会表示,综合类证券公司和专业类证券公司之间可以互相转化,同时做出5年过渡期安排,明确了现有综合类证券公司的控股股东达不到《股权规定》条件的,给予5年过渡期,逾期仍未达到要求的,限制部分业务开展。

北京某中型券商首席非银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之前市场讨论最多的是“两个1千亿”的标准,和是否会实行“新老划断”。

“标准降低之后,其实标准也是比较高的,我们了解到很多公司还是有压力的,而且还有5年连续营业的要求。”他表示。

倒逼改革,券业分化加速

重启内资券商设立,将会带来什么影响?业内人士认为,推动券商分类管理,鼓励专业类券商发展,综合类券商做强,加速券商分化。

此前,业内普遍认为,龙头券商在投行业务上具有优势,而投行业务或“颗粒无收”的中小券商将转道自营和经纪业务,同时应采取差异化、特色化经营策略。

“(差异化经营)从制度上得到了确认,也是监管一直鼓励的方向,现在强化了这个规定。明确提出希望证券公司具有差异化竞争策略。” 上述非银分析人士认为。

他同时提到,在业务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有所退出”也是部分中小券商不得不选择的方式,此次规定从股东层面倒逼券商进行特色化经营。

“很多中小券商股东不符合净利润、资本金等要求,这意味着该类券商在很多业务上要‘有所退出’,尤其是杠杆类业务,比如股权质押、场外期权等,把核心资源集中在比如自营、经纪等几块业务上来。”该人士表示。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股权规定》的出台是监管层根据市场实际情况,证券行业的发展进行的一个更新。同时,在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大力发展资本市场的背景下,新的规定给予更多券商进一步竞争和发展机会。

“挑担子”:承担市场改革重任

《股权规定》发布后不到两日,中国证券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安青松在周末的一场论坛上即谈及,并表示“这是一个重要的尝试”。

“上周末证监会发布了有关券商的管理办法,里面提出了把券商分为综合类和专业类经营的不同的激励方向,这是一个重要的尝试。”安青松表示。

他同时提到,在扩大开放的同时,首先要深化改革。“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跟国际惯例接轨的制度体系,这是重要方面。我们要新设券商,不仅国外可以进来,境内也可以新设。”

改革的紧迫性何在?安青松以投行业务为例,并援引数据谈到。“去年协会开展调研,从行业征集如何促进投行高质量发展的建议,我们收到了70条建议,其中20%的建议是现行的行业法规有障碍,有30%的建议提出行政监管需要进一步放松管制的建议,我们要打造跟国际一流投行竞争的投资银行体系,可能还需要有很多工作要做。”

责编: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