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董登新:科创板不同于传统A股的四大差别

2019-07-16 10:51:40 听新闻

在科创板,没有“小散”可炒,它只能是机构与机构之间,或是机构与牛散之间的对等博弈。

2019年7月22日,星期一,科创板将正式挂牌交易,首批挂牌公司仅有25家。若按传统A股炒作手段,这是新股暴炒的绝佳机会,然而,科创板并非如此,原因何在?因为科创板不同于传统A股,至少存在四大差别,将导致炒新手法完全不同。

一、投资者队伍结构完全不同

首先,请你关注一个数字:约1.5亿“小散”将无法直接进入科创板。当然,他们可以通过战略配售基金或科创板基金间接参与,但他们不能直接参与打新或炒新,尤其是不能直接亲自参与炒新的肉搏战。

据中登公司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底,A股投资者(包括散户与机构)共计1.54亿个,其中,散户1.53亿个,机构34.7万个。

相比之下,科创板投资者人数较少,尤其是最具有战斗精神的“小散”已被拒之门外。据上交所统计,截至6月底,科创板适格投资者有效开户约290万户,其中约270万户参与。不过,符合适当性要求的投资者户数约有320万户。

由此可见,即便与创业板相比,科创板投资者人数也是相差悬殊的。据中登公司统计,截止2019年6月底,开通创业板交易资格的投资者人数多达4561万个,相当于科创板投资者人数15倍以上!

很显然,具有科创板准入资格的投资者人数比较少,几乎没有“小散”。因为科创板是比创业板风险更大的“高风险板”,它需要更专业且更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因此,它使得科创板投资者结构“偏机构化”,而在传统A股市场暴炒新股的“小散效应”,将很难在科创板复制或再现。

可以预料,在传统A股市场上,“一呼百应”的群众运动式的小散炒股方式,在科创板将不起作用,也将不复存在。如果说,在传统A股市场,主要是机构或大户联手“炒小散”,那么,在科创板,则没有“小散”可炒,它只能是机构与机构之间,或是机构与牛散之间的对等博弈。

二、新股定价机制完全不同

众所周知,在传统A股市场,IPO定价存在严格的行政管制,比方,23倍发行市盈率的上限管制,由于人为制造的一、二级市场的巨大差价,直接留给“小散”打新的零风险收益,因此,传统A股市场一直存在盲目打新、疯狂炒新的传统。

事实上,由于传统A股IPO标准是单一通道的“工业版标准”,即重资产、重利润,其个股估值比较适合采用市盈率法或市净率法这种传统的定价方法,估值相对确定。

然而,科创板推行注册制,它很包容地为创新企业设定了同时并列的五个IPO通道标准,并将营收规模、市场估值及成长性作为IPO标准的重要参数;在网下询价方面,真正实行了IPO定价市场化,它充分尊重市场作用,淡化行政管制与干预,并给予创新企业足够包容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即便未盈利的创新企业也可以IPO,这使得传统的市盈率或市净率估值定价方法失去权威性,科创板新股估值定价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也是A股市场包容性大幅提升的重要表现。

科创板定价,无论高低,都是由市场来决定的,监管层不再干预或管制。只要IPO信息披露是真实有效的,是完整充分的,那么,其定价权与决策权就应该交由投资者自己决定。这是科创板发行人“卖者有责”,以及投资者“买者自负”的第一次真实表达与行动。

既然IPO定价完全市场化,那么,科创板新股定价将大幅压缩一、二级市场差价,甚至还可能出现少数新股定价过高,上市后出现直接“破发”的风险。这种情形十分类似于港股,这也是完全不同于传统A股市场的地方。

三、新股交易规则完全不同

在传统A股市场,我们设定了新股上市首日最大涨跌幅为44%,次日恢复至10%的常规涨跌幅限制,但在一、二级市场存在巨大差价的前提条件下,任何新股(无论质地好坏)上市首日,在开盘的时候,都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达到44%“秒停”的目标。而且,传统A股市场的新股在上市后必须连拉N个涨停板。

曾有一只新股叫“暴风科技”,2015年上市,其发行价仅7.14元,股如其名,它在上市后被连拉32个涨停板,一口气将股价拉上历史最高峰327元,这足够疯狂吧?不过,“暴风科技”现在已升级为“暴风集团”,但其股价目前却还原为发行价下方:最低5.91元,最新价6.6元。2018年暴风集团亏损11亿元,今年第一季度继续亏损。

此外,还有一只连拉30个涨停板的新股:2016年上市的“海天精工”,发行价仅1.5元,上市后连拉30个涨跌板,最高创下34.29元的历史记录。后来股价一直回落在7元左右,现在公司业绩基本“维持”在每股收益2毛钱之下。

然而,全新的科创板+注册制,将彻底打破传统A股市场的这一“暴炒新股”的陋习。在新股上市的头五个交易日,科创板不设涨跌幅限制,而且从第6个交易日开始,设定20%的常规涨跌幅限制,这将带来三大市场改变:

第一,新股上市头五个交易日,或将出现股价“一步到位”的情形,或者也可能出现“新股破发”的情形。因此,打新、炒新不再是“零风险”,它将有效威慑盲目打新、疯狂炒新。、

第二,“市值配售”不再是绝对的“福利”,它可能存在“弃购”的风险,如果“弃购”者众,则可能导致公司发行失败。这是要提醒上交所关注的“打新规则”问题。只有实账资金打新,才能防止出现“弃购”现象。

第三,科创板设置20%的常规涨跌停板制,机构或庄家拉抬或操纵个股的成本与风险,将会呈乘数效应放大,股价波动更大,拉涨停板所需资金及风险,将超出传统A股数倍,这将有效威慑股价操纵行为。所有新股上市必须连拉N个涨停板的怪象,在科创板将不复存在。

四、退市规则与效率完全不同

众所周知,在传统A股市场,“退市”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比方,一家公司要想退市,必须连续亏损至少4年,否则,不让退市。如果达不到连续亏损4年的最低标准,即便间断亏损10年以上也不让退市。在传统A股市场,尤其令人不解的是,有的公司因为连续3年亏损而“暂停上市”,但它却可以一直“暂停上市”长达五至七年而不退市,也不“恢复上市”,这是传统A股市场退市效率低下的最有力证据。

与传统A股市场不同,科创板设立了财务、交易、规范、重大违法四大类退市标准,并重点突出了“市场化”程度最高的退市标准——交易类退市标准的作用,充分尊重投资者的话语权,让投资者“用脚投票”将垃圾股赶出市场。

科创板退市制度专门设定了投资者“用脚投票”的四种退市法则:

(1)成交量不达标退市标准:通过本所交易系统连续120个交易日实现的累计股票成交量低于200万股;

(2)一元退市标准: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

(3)市值不达标退市标准:连续20个交易日股票市值均低于3亿元;

(4)股东人数不达标退市标准:连续20个交易日股东数量均低于400人。

这四类退市标准完全取决于投资者“用脚投票”的选择与决定,这是真正市场化的退市标准,无论企业财务状况好坏,只要投资者“用脚投票”成功,它将无条件退市。

科创板退市制度标准很严,执行很严,效率将会很高。在新制度下,上市企业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股票直接终止上市,它废除了“暂停上市”,也不存在所谓的“恢复上市”,更不允许“重新上市”,企业从被实施风险警示到最终退市的时间从原来的四年缩短至两年。

可以预料,科创板IPO的包容性,以及退市制度的高效率,必将完全封杀炒壳、赌壳、买壳的投机或赌博行为,它必将让投资者学会自觉“用脚投票”,并让“一元退市”法则大显神威。

(作者系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

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养老与金融”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