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全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土耳其高调购买俄制武器美国最担心什么?或成全球军购市场的分水岭

第一财经 2019-07-16 16:54:14 听新闻

有分析认为,土耳其最新购买俄制武器的这笔交易或将成为全球军购市场的分水岭,导致大批正在观望的北约成员效仿。

美国与其在中东地区重要的盟友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又一次来到了转折点。

当地时间12日,一架载有俄罗斯S-400防空导弹系统部件的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附近的一个空军基地。在随后的两天,土耳其方面源源不断地接收了来自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相关部件。

此前,美国政府已多次就此事向土耳其发出警告,甚至不惜拿出经济制裁作为威胁,但土耳其并未理会美国。土耳其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相关武装备的交付工作还将继续。

当土耳其政府不顾美国方面劝阻,高调地与俄罗斯进行军事合作时,土耳其资本市场无法若无其事。12日美元对土耳其里拉大涨3%,一度突破了5.77。投资者普遍担心,土耳其此举会招致美国政府的“报复”,而这将导致本就满目疮痍的土耳其经济雪上加霜。

或成全球军购市场的分水岭

过去数月来,美国一直试图阻止土耳其从俄罗斯引进S-400防空导弹系统,理由是该系统将危及美方的F-35项目。

土耳其是美国F-35隐形战斗机开发项目的重要一环。据土耳其媒体报道,埃尔多安政府计划采购至少100架F-35隐形战斗机。

对此,美国众议院发表两党联合声明称:“北约盟友居然选择站在俄罗斯一边,而不是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合作,这无法理解。”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埃斯珀直言,并不希望见到如此高科技含量的战斗机出现在安装S-400防空系统的俄罗斯工程师的身边。

他还强调:“美国认为,土耳其不能同时拥有F-35战机和俄罗斯导弹系统的这一立场没有改变。”他还警告土耳其:“如果执意继续采购俄罗斯的军备,那么后果自负。”

所谓的“后果”很大可能会是经济制裁,据美国媒体报道,目前已有三套制裁方案等待特朗普做出最后决定,结果很快就会出炉。

对此,土耳其方面则多次强调,之所以选择了俄罗斯的防空导弹,是因为美国迟迟不愿向土耳其出售类似的系统。土耳其此举也意味着,该国成为中东首个拥有S-400反导系统的国家。

S-400防空导弹系统可以击落远在约240公里之外的飞机,拦截60多公里之外的弹道导弹。由于它强大的反导能力,让美国方面一直非常忌惮。据悉,除了土耳其之外,还有10多个国家对俄罗斯的这款导弹防御系统颇感兴趣,即使可能迎来美国的制裁报复。

蓝湾资产管理(Bluebay)公司高级新兴市场策略官阿什(Timothy Ash)认为,这一笔交易或将成为全球军购市场的分水岭。“如果土耳其因购买俄罗斯军备而并没有受到美国方面制裁的话,那么一大批正在观望的北约成员很可能会效仿,毕竟俄制军备精准性并不输给美国,性价比也更高。更关键是的,购买俄制军备通常没有任何附加的条件。”他说。

土耳其经济承受得起吗?

这已非美国第一次威胁对土耳其施加制裁。

去年年中,因土耳其方面拒绝释放一位美籍牧师,美国财政部对土耳其司法部和内政部官员实施制裁。

特朗普当时宣布,将土耳其钢铁和铝产品的进口关税分别上调至50%和20%,同时还对土耳其金融领域进行施压。里拉汇率闻讯大跌,一度创下了1美元兑7.13里拉的历史新低,土金融市场的大动荡也波及到了其他新兴经济体。

为遏制通胀、稳定物价,土耳其央行同年9月将政策利率从8%大幅升至24%,但此举也导致信贷迅速降温,经济显著放缓。埃尔多安政府随后坚持强硬举措应对来自美国的经济施压,并号召土耳其国民抵制美国商品。

如今似曾相识的一幕又再出现。资本市场担心,与美国再次发生争端将让土耳其货币重回贬值之路,再度陷入高通胀、高贸易赤字的恶性循环之中。

去年以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已累计贬值超过20%,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表现仅好于阿根廷比索。土耳其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土耳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仅增长2.6%,较前一年7.4%的增速出现“断崖式”放缓。

其中,去年四季度该国GDP同比下滑2.4%。2019年第一季度GDP则下降2.6%。据预测,该国GDP在第二季度也将下降2%,同时通货膨胀率仍将超过17%,远高于2018年初的10.3%。

今年3月,做空里拉的声音再度响起。在3月底的地方选举前,土耳其股债汇遭遇“三杀”。尤其在3月27日,伊斯坦布尔证交所收盘时,BIST100指数下挫5.67%,达到了2016年7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当天升至18.72%,达到了去年10月以来最高点。此外,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也下跌了大约2%。

本月初,土耳其政局又逢突变,埃尔多安突然发布总统令,宣布解除该国央行行长切廷卡亚(Murat Cetinkaya)的职务,由副行长乌伊萨尔(Murat Uysal)接任,土耳其股市与里拉纷纷大跌。

里拉兑美元一度大跌3%,至1美元对5.17里拉。iShares MSCI土耳其ETF下跌2.3%,创下6月13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土耳其主要股票指数ISE National 100也一度下跌近1%。

面对频繁波动的土耳其市场,土耳其驻上海总领事安铜(Sabri Tunc Angili)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过去几十年来,土耳其经济的主要动力就是寻找外资、吸引短期资金,尽可能多地出口,对经常账户赤字等指标不是特别在意。“如今,历届土耳其政府都已意识到这种模式的不可持续性,尝试转变土耳其经济的发展模式,比如鼓励更多的储蓄、创建更多以创新为基础的产业、出口高附加值产品等。”安铜说道。在他看来,包括降息在内的结构性调整,将使得土耳其经济在危机、制裁等考验面前更具韧劲。

责编:盛媛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