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连平:今年下半年经济运行将持续保持韧性

第一财经 2019-08-01 11:17:55 听新闻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时适度发挥更大的逆周期调节作用,从上半年财政收支执行情况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正在加力提效。

全球经济或触及本轮增长周期的顶点

经历了近10年增长之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趋势抬头。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纷纷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世界贸易组织也将全球贸易增长预期从3.7%大幅下调至2.6%。经济的走向被悲观情绪侵染。全球经济可能已经触及本轮增长周期的顶点,预计逐渐进入下行阶段。全球范围内,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增长动能都有减弱迹象。贸易摩擦导致全球经济下行风险、新兴经济体面临新一轮衰退风险、全球宏观政策重回宽松环境孕育新的风险。2019年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在转变,可能加大流动性投放力度。美联储下半年存在降息可能,如果全球债务扩张快于经济产出增长,必将进一步推升杠杆水平,这将带来新的债务泡沫风险。

近日,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发布报告称,在贸易、科技和资本3个重点维度上,中国对世界经济的依存度有所降低,这表明中国经济正逐步转向以内需驱动为主的增长模式。与此同时,世界对中国经济的依存度有所上升。在此背景下,世界经济的走向让人不乐观,中国经济该如何走,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从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领域来看,中国虽然需求放缓压力加大,但经济增长将持续保持韧性。

中国经济增长将持续保持韧性

下半年减税降费作用将逐渐体现,将促进制造业投资预期改善。伴随多年的限产和去产能政策的实施,目前上游工业行业处于恢复性增长阶段。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会有所放缓,但仍可能保持在相对高位,全年可能增长10%左右,明显快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增速。

下半年信贷投放依然会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和实体企业信用状况改善并不明显的状况。货币政策适时适度开展逆周期调节,将为机构加大信贷投放创造良好的流动性环境。考虑到机构风险偏好上升并不明显,信贷增速的反弹空间可能受到制约。当前银行体系机构间依然存在的流动性不平衡问题。预计2019年信贷增速可能位于13.5%左右,全年总信贷投放约达18.5万亿元。

伴随信贷增速平稳较快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的大幅发行,下半年社融增速将会形成反弹趋势,全年增速在10.5%左右,增量为21万亿元左右。为配合积极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可能会适时适度加大逆周期调节,将对社融增速和信用创造产生积极影响,推动M2增速回升。

短期内,流动性调控的重点在于缓解银行业信用分层和流动性不平衡的问题上。从近期定向支持流动性的效果以及市场反应来看,流动性分层问题解决仍需时日。货币市场利率受信用分层影响较小,在适时适度加大逆周期调节的政策背景下,货币市场利率运行中枢有望进一步下行。

下半年我国进出口增速均可能出现下降,货物贸易顺差可能收窄。旅行逆差可能下降并将带动服务贸易逆差收窄。预计下半年经常账户仍将保持顺差,但规模可能减小。在监管部门宏微观审慎管理持续强化和市场预期基本稳定背景下,外部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将会有所减弱。全年国际收支有望继续保持双顺差格局。

人民币汇率的市场预期将改善,有助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基本稳定,年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破7的概率明显下降。由于美元指数可能相对较弱、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基本平衡、市场预期有所改善,人民币汇率可能出现阶段性小幅升值。而受外部较强不确定性持续存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经常项下顺差收窄等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难以持续升值,且升值幅度也会较为有限。需要继续关注贸易摩擦未来走势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

宏观经济政策要积极稳健与审慎灵活并重

宏观经济政策要积极稳健与审慎灵活并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适时适度发挥更大的逆周期调节作用,从上半年财政收支执行情况来看,积极的财政政策正在加力提效。下半年财政收支压力加大,可能对积极财政政策形成制约。地方政府专项债政策可以进一步放松,2.15万亿元专项债发行完之后,四季度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适度加大专项债限额。可以考虑扩大将专项债券作为项目资本金的范围,除了符合条件的重大项目以外,地方基建项目也可以适用。

除此以外,货币政策应适时适度灵活开展逆周期调节,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在负外部性突显和经济存在明显下行压力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应保持适度边际偏松以稳增长。美国降息预期不断攀升减轻了国内货币政策调整的压力,稳汇率不应成为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的制约因素。

同时,存贷款基准利率调整应保持谨慎。基准利率长时间未作调整可能并非企业融资成本下降缓慢的根本性原因。就目前经济基本面来看,基准利率全面调整的政策效果可能不佳。当前利率并轨也不宜操之过急,各种可选路径的条件都还不够成熟。考虑到取消存款基准利率对市场的影响较大,贷款定价“换锚”可以先行。贷款定价并轨可尝试引导LPR与政策及市场利率挂钩等,推进并轨的同时疏通价格型货币政策工具的传导渠道。

(作者系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

本文原载于“经济参考报”,第一财经获授权转载自“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微信公众号

责编:任绍敏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