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正在恶化 专家:政府解决问题就像“拆东墙补西墙”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09-14 14:41:34

责编:王丹

白宫曾经信誓旦旦要管制好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然而,美国媒体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当前全美滥用药物疑似案例比今年初激增了近两成。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阿片类药物包括可卡因、美沙酮、吗啡等,主要用于治疗疼痛,但反复使用易使人成瘾,出现恶心、焦虑、失眠等症状。由于过量服用容易导致死亡,使用者通常不被建议单独服用该类药物。

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致死人数明显增多

4月7日,宾夕法尼亚州30岁的本杰明·基夫死在自家车里,死因是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在此之前,基夫因违反假释规定,曾在该州州立监狱服刑,3月底获释。当时,美国新冠疫情正在肆虐,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在不断增长。

△本杰明·基夫的母亲为他种了一棵树。(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我们制定的所有戒毒计划都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最终没办法实施。”基夫的母亲说。

《华尔街日报》向美国人口最多的50个郡县咨询了今年关于药物滥用的相关信息。根据各地反馈的数据,在得到明确回复的30个郡县中,有21个滥用药物致死人数比2019年明显增多。

报道称,在内华达州、加利福尼亚州、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明尼苏达州和密歇根州等地一些郡县,滥用药物情况都比2019年更加严重。在一些以往滥用阿片类药物致死的重点地区,当地政府也报告了更多相关死亡案例。

内华达州南部卫生区表示,芬太尼滥用导致今年上半年过量服药致死人数增加了8%。

洛杉矶县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县,疫情发生以来的1个半月里,过量服用药物案件247起,比去年同期增加48%。

俄亥俄州一个县的验尸官安娜希·奥尔蒂斯表示,公开数据显示,8月底,该县过量用药人数达580人。这几乎是该县2019年报告的全部数据。

“如果新冠疫情没这么严重,这个数字不会如此之高。”奥尔蒂斯说,“复吸的人更多了。”

新冠疫情令美国药物滥用危机更严峻

根据实时收集全美滥用药物情况的应用程序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美国联邦政府发布“居家限制令”之后,滥用药物疑似案例比2020年初期增加了近18%。

许多州及郡县的官员表示,新冠疫情加剧了阿片类药物的死亡威胁。芬太尼、甲基苯丙胺等药物使用量增加,令疫情之前本就严重的药物滥用危机更加严峻。

正接受药物成瘾治疗的人称,由于大范围的社交隔离和失业压力,严重的疫情让试图远离毒品或正与毒瘾作斗争的他们变得极度不稳定。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一项针对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显示,6月份,13%的受访者承认,他们已经开始或增加阿片类药物的使用,以应对与疫情有关的情绪压力。

根据美国联邦政府的估算,2019年,死于药物滥用的人数超过72000,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华尔街日报》统计的数据显示,今年,全美各州报告的因滥用药物死亡的人数比2019年更多,将创下新的历史纪录。

“我们的国家政策就像‘拆东墙补西墙’”

《华尔街日报》称,愈演愈烈的药物滥用危机令人沮丧。过去10年里,滥用药物已经导致50多万美国人死亡。解决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是特朗普竞选时的主要承诺之一,他上台后曾多次谈论这一问题,但所作承诺较为宽泛。有不少卫生官员曾指出,白宫应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予以解决。

《洛杉矶时报》援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报道,在特朗普当选的2016年,全美约有6.4万人死于药物滥用。

《洛杉矶时报》称,特朗普上台后,曾推出过一些措施,并多次对媒体表示,联邦政府正全面遏制阿片类药物滥用,但死亡人数仍然继续上升。数据显示,2019年死于滥用药物的人数比2016年增加了10%以上。显而易见,联邦政府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动员全国力量解决药物滥用问题。

报道还称,与特朗普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套路差不多,在解决药物滥用问题上,政府往往在口头上粉饰太平,没有真正付诸行动。

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药物使用医务处主任莎拉·韦克曼说:“死亡人数的上升表明,政府还没有广泛实施有效措施。我们还将继续看到更多的药物成瘾者死去。”

美国成瘾医学协会一位负责人肖恩·瑞安表示,他想不出特朗普政府在药物滥用危机问题上起到了哪些变革性的作用。

一些公共卫生官员指出,特朗普政府曾大幅削减食品券、医疗补助和住房补贴等,转而将国防军费开支大幅调高,包括拨款修建美墨边境墙,令药物成瘾者及贫困者无法获得极其需要的补助。

曾担任加利福尼亚州公共卫生主任的凯伦·史密斯直言,这就是疫情期间,美国投入了资金却无法阻止药物成瘾者死亡数飙升的原因所在。

“当我们开车掉进坑里,只知道买个新轮胎换上,却想不到把路修好。我们的国家政策就像这样,‘拆东墙补西墙’。”史密斯说,“与花费的钱相比,我们得到的结果少得可怜。”

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

制片人丨王薇

主编丨李瑛

编辑丨程亚惠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