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守护河湖“朋友圈”越来越大

经济日报 2022-01-17 10:44:33

责编:王丹

近日,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寨蒿镇段水域,镇、村两级河长带领党员志愿者在巡河清理河道(无人机照片)。 李长华摄 (中经视觉)

2016年、2017年,《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关于在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指导意见》先后印发,确定了全面推行河湖长制的任务表、路线图。5年来,河湖长制在实践中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河湖面貌发生历史性改变。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表示,5年来的实践充分证明,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完全符合我国国情水情,是河湖保护治理领域根本性、开创性的重大举措,是一项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重大制度创新。

百万河湖长履职

每到冬日,重庆市丰都县名山景区都会迎来栖息越冬的红嘴鸥。正在巡河的陈明武坦言,这和重庆水生态环境的持续改善息息相关。

陈明武是重庆市丰都县三合街道总河长、龙河三合段河长。龙河,是长江一级支流。过去,龙河沿岸分布着养殖场、建材厂,还因流域内密布的小水电站出现过河道断流。这些问题,涉及多个部门,职责交叉、条块分割,形成了监管缺位和空白,“九龙治水”治不好一条河。

河长制,成为解决“九龙治水”的“金钥匙”。重庆在全国率先建立三级“双总河长”架构,即由市、区县、街镇三级党政“一把手”同时担任“双总河长”,建立了市、区县、街镇、村(社区)四级河长体系。全市共分级分段设置河长1.75万余名,实现全市5300余条河流、3000余座水库“一河一长”“一库一长”全覆盖。

从江河湖库到堰塘沟渠,巡河护河成为常态。巡河时,四川省都江堰市玉堂街道永胜社区的村级河长彭建溯流追查,发现排污管破损,污水直冒。村级河长上传线索,镇级河长实时追踪,技术人员现场查看……整改方案很快通过。

“一级抓一级,层层抓落实。”魏山忠介绍,5年来,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主要领导担任省级总河长,省、市、县、乡四级河湖长共30万名,村级河湖长(含巡河员、护河员)超90万名,实现了河湖管护责任全覆盖。

同时,工作机制不断完善。国家层面,成立了由国务院分管领导同志担任召集人的全面推行河湖长制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建立了完善河湖长履职、监督检查、考核问责、正向激励等制度。长江、黄河流域建立了省级河湖长联席会议机制,七大流域管理机构与各省级河长办建立了协作机制,各地探索建立上下游左右岸联防联控机制、部门协调联动机制、巡(护)河员制度、民间河长制度、社会共治机制,形成了强大工作合力。

河湖面貌持续向好

“鸟儿回来了,鱼群多了。”沁河的变化,让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户村镇张岩嵛村的村级河长郝振营非常振奋。曾经的沁河淤泥堵塞、污水横流、垃圾乱堆。随着区乡村三级河长打响综合治理攻坚战,沁河沿线搬迁“散乱污”企业1100多家,拆除河道违建270多处,美化绿化两岸,沁河面貌显著改善。

河湖生态环境的改善得益于对河湖乱象的有力遏制。“我国水旱灾害频繁、水资源短缺、水生态损害、水环境污染等问题突出,这些新老水问题集中体现在河湖上。”魏山忠表示,河湖长制立足不同地区不同河湖实际,因地制宜、对症下药,重拳整治河湖乱象,依法管控水空间、严格保护水资源、精准治理水污染、加快修复水生态,有效解决了一大批河湖管理保护的突出问题。

据统计,水利部自组织开展河湖“清四乱”专项行动以来,全国共清理整治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河湖“四乱”问题18.5万个,拆除侵占河湖的违建4000多万平方米,清理非法占用岸线3万公里,清除河道内垃圾4000多万吨,清除非法围堤1万多公里,打击非法采砂船只1.1万多艘,一大批侵占破坏河湖的“老大难”问题得以解决,新增违建、围垦等重大问题得以有效遏制,行洪蓄洪通道得到有效恢复。

河湖生态流量能否得到保障,是衡量河湖生态是否良好的一个重要标志。水利部水资源管理司司长杨得瑞表示,通过制定完善生态流量的管理政策、加快推进生态流量目标的确定、切实加强生态流量的监管,河湖生态流量管理方面实现了“三个转变”:一是由零散管理转变为系统推进;二是从典型试点转变为全面推开;三是从目标确定转变为在目标确定基础上实施全方位监管。

“这些工作推动了部分常年干涸或者断流的河流实现了有水,而且水面不断扩大。一些重要的湖泊常年维持在生态水位保障目标以上,河湖的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改善。”杨得瑞说。

管护深入人心

河流的管理保护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参与河流管理保护,是中央全面推行河湖长制的明确要求。

“从2021年10月开始,断面连续多天达Ⅱ类水质。”龙溪河六剑滩断面的水质成绩单让民间河长谭军欣喜不已。作为重庆垫江县兴禹水利水电建设开发公司总经理,谭军组建了“兴禹清漂队”,配备清漂船18艘,每周巡河至少2次到3次,去年以来发现问题75处。

水利部河湖管理司负责人陈大勇表示,民间河长、志愿者、义务监督员是河湖管理保护的重要力量,对推动河湖长制的落实,推动从“政府治水”向“全民治水”转变,发挥了重要作用。根据各地上报数据,目前各地有河湖保护志愿者近700万名。其中,浙江公众护水“绿水币”注册人数近100万名,广东注册护河志愿者65万名,广西发展巾帼志愿者近15万名,全社会关爱河湖、珍惜河湖、保护河湖的氛围日益浓厚。

“媒体曝光也促进了涉河湖违法违规问题的整改。比如,2020年媒体曝光某公司以景观绿化工程名义,侵占秦淮河大堤修建餐厅。新闻媒体报道后,有关地区迅速行动、严肃处置、举一反三,对涉河湖违法违规形成了有力震慑。”陈大勇说。

河湖既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要素,又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必要支撑。可以说,一条河流生态环境的改变,给农村带来的变化非常巨大。魏山忠举例说,长江一级支流龙河丰都段推行河湖长制以来,龙河生态环境质量在全面提升的同时,还集中力量打造出绿春坝等一批网红景点。2021年累计接待游客5万人次,实现综合收入约1亿元,带动沿岸群众增收800万元以上。

魏山忠表示,“十四五”时期,水利部将着力实现全面强化、标本兼治、打造幸福河湖的河湖长制3.0版本。在落实河湖管理保护属地责任的基础上,尊重河湖流域性的自然规律,更加注重河流的整体性和流域的系统性,强化流域统筹、区域协同、部门联动。深入推进河湖“清四乱”常态化规范化,滚动实施“一河(湖)一策”方案,严格河湖水资源和水域岸线空间管控,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让河湖管理保护意识深入人心。(经济日报记者 吉蕾蕾)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