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凌晨排队下馆子!北京恢复堂食,城市烟火气骤浓

中国新闻网 2022-06-07 20:02:29

责编:陈红书

   (左宇坤 宫宏宇)“5号晚上,是北京恢复堂食前的最后一晚。我在路边走着,点了一把烤串,听到街边的小店老板悄悄跟熟客说,12点以后就能进来坐坐啦。”

  自6月6日起,北京市除丰台区全域及昌平区部分区域外,其他地区餐饮经营单位开放堂食服务。热闹的北京回来了吗?

  6月6日零时,食客在北京东直门内大街一餐厅内用餐。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零点的店门口排满了队

  “我和朋友6号的零点整来到一家海底捞,没想到居然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等待了,等了半个小时才进去。我们吃到凌晨3点多,中间一直有人进来。”北京市民吴久(化名)对中新财经表示。

  据该店服务人员介绍,不少顾客深夜前来等候,只为第一时间吃上火锅:“一开门就来了几十桌客人,一度需要排队。直到凌晨3、4点,都有顾客陆续到店。”

  “我觉得我算是报复性堂食吧!不能堂食真的还是挺不方便的,约朋友吃饭都是在家里,少了很多氛围,感觉餐饮业也很不容易。”吴久说。

  6日中午的西单海底捞门店,消费者在扫码进入。中新财经 宫宏宇 摄

  恢复堂食第一天的北京颇为热闹。6日中午,西单商圈迎来了久违的食客,不少在附近工作的年轻人赶趟来打卡解封后的第一顿堂食正餐。

  中新财经注意到,尽管是工作日中午,有的餐厅客流量已经爆满,门口排起了长队。“已经不记得要去的店在几楼了”,一对在金融街工作的情侣边查看地图边打趣说道。

  同时,一些靠近办公地点的餐馆生意也不错,和同事一起吃顿午饭给回归线下办公的第一天增加了不少仪式感。

  到了6日晚间,商圈里排队堂食的顾客也有所增加,中新财经注意到,排队的门店以火锅、烤肉、串串香等外卖受限较多,堂食依赖程度更高的商家为主。

  “今天晚上排队的的情况大概是疫情前周五晚上的程度,六点多来排队的话,大概要等两个半小时。”一位火锅店工作人员对中新财经表示,好久没这么忙活了,心情还是很激动。

  但对于久违的堂食,感触最深的还是从事餐饮业的老板们。

  消费者6日中午在西单大悦城一餐厅门口取号排队。中新财经 宫宏宇 摄

  新挑战与新体验

  “不让葛屋吃,只能滴楞走。(不让在屋里吃,只能提走)”在北京西城区开了一家烤串店的东北人李师傅,在这一个月里总是操着一口东北口音和顾客说这句话,久而久之,他还把这句标语打印出来贴到了门上。

  李师傅的店开在一家以餐饮为主的商业街上,疫情加上停止堂食,商圈一下子少了至少三分之二的人流。“之前不咋送外卖,总感觉烧烤还是刚烤出来、一撸签子‘冒火星’的时候最好吃,但现在也没办法了。”

  这一个多月里,李师傅的店不仅上架了线上外卖平台,而且周围15公里的订单都可以免费送货。“反正员工们也没啥事干,送货呗,都让他们上街溜达了。”

  “往乐观了想,还不用洗盘子了呢!”李师傅回忆道,这段日子里常常有顾客来店里自提,也不着急回家,往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一坐,用牙咬开酒瓶盖,拿起串儿就开吃。5月初北京的飞絮还挺严重,吃一嘴毛也不在乎。

  李师傅看到便会送过去一个马扎或者坐垫,不忙的时候还会一起聊几句。“那会儿温度还不算高,太阳不大还有微风。有顾客跟我说,感觉像回到了小时候,热热闹闹的街道口,还有好吃的饭食儿。”

  李师傅周围的邻居商铺们也在这段时间有了新的尝试和体验。“有做铁锅炖的,直接把铁锅架户外,铲一盒20块带走;有做烤肉的,买套餐送个小锅,自己在家也能烤;有做日料、西北菜的,能摆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摆摊了。”

  6月6日晚间,排队等待堂食的顾客们。 中新财经 左宇坤 摄

  同样深有感触的还有同时经营了西餐店和火锅店的餐饮人郎女士。“刚刚接到‘五一’不能堂食的消息时心头一慌,但还是侥幸觉得只是假期的短暂之举,应对之策只是简单地在群里和熟客随机联络感情,提醒可以线上点单线下自提等等。”

  “但节后措施发布后,我立刻紧张起来,脑子里只有五个字‘这不是演习’!”郎女士立刻与合伙人和餐厅运营负责人碰头开会,针对线上产品研发、私域运营维护、线上平台策略调整,以及配送包装物流做了全面的讨论。

  “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从各个维度进行准备,第二天一早针对线上各平台客户推出的产品和玩法就已经开始实施了,结果还算不错。”郎女士表示,餐厅五一假期备货95%以上售出,外卖日均销售额达到堂食期间的80%,对于卖空间的西餐已经很难得,火锅店周末的外卖营业额更是超过了堂食期间。

  “之前我们一直没有针对性地对如何运营线上做及时调整,这也算是困难中的意外收获吧。”郎女士说。

  除了转型的郎女士,也有很多商家选择了回归以堂食为主的生活。北京一家主打就餐环境和现烤口感的中高档牛排餐厅的员工就对中新财经表示:“外送的牛排口感得不到保证,解封以后仍然只做堂食。”

  6月6日零时,食客在北京东直门内大街一餐厅外扫码、测温后进入餐厅用餐。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准备营业吧!”

  韩国人朴先生来中国十多年了,在望京经营一家韩餐馆。朝阳区受本轮疫情影响较大,租金加上工资各方面的损失,他坦言,来北京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感到这么困难和无力过。

  “特别是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客人,外卖也很少。顾客的小区也被封控,不让进外卖等等,很多时候店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朴先生回忆道,4月开始望京陆续有疫情波动,已经减少了很多客流量,店里也就一直没储备很多食材,但堂食的暂停还是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但让朴先生感动的是,老顾客朋友们一直记挂着他,为他鼓劲。“我说为了省电,很热的时候店里也舍不得开空调,只开个电风扇工作。就有客人给我送来冰咖啡、水果等等,我也会送顾客朋友们一些自己做的食物,大家一起聊天打气。”

  恢复堂食的前一天,朴先生一直在店里打扫卫生,供货商也都忙不过来了,还要自己跑腿收货。“好多客人都给我发信息,他们可能怕我是外国人不知道恢复堂食吧,给我说‘韩国大叔,准备营业吧!’‘可以堂食的话我明天就过去!’等等,很感动。”

  朴先生对中新财经说,接下来自己的目标是多付出5倍的努力,恢复自己的生活和人生。

  除了餐饮业,解封后的第一天,理发、美甲美容、健身等行业也出现了“扎堆”现象。“终于可以线下健身了”,听到健身房6日恢复营业的消息后,憋了一个月的雨萍(化名)第一时间约了一节线下的私教课。

  管控期间,她都是在家用手机和教练视频上课,不仅纠正动作的效果不好,也没有锻炼的氛围。不仅如此,雨萍登录健身房系统时发现,健身房6日晚上的团体课提前一天就一抢而空,“大家都等不及了”。

  “对我们来说,失去的买卖就是失去了,重要的是把接下来的生意做好。”6月5日是端午假期的最后一天,李师傅去附近的街边逛了逛,很多店还没有开门,不过看着老板们冲洗着店内的石板地面,擦着玻璃,为明天的堂食开放忙活着,心里真的替他们开心。(完)

一财最热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 第一财经
    VIP APP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