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走进市场主体丨“忙得开心,累得踏实”——杭州西湖边的夜市又亮了

新华网 2022-06-10 19:18:43

责编:陈红书

  记者李平

  9日晚上7点左右,距杭州西子湖畔约500米的龙游路上,武林夜市熙熙攘攘。沿着夜市的一端向前走,一长排摊位上,摆满了小饰品、扇子、编绳、手工玩偶等物件,烧烤味、水果味、花香味扑面而来,热闹而有滋有味的杭城夜生活拉开了帷幕。

  “夜市重新开放,我太开心了。”来自安徽的小摊主刘小庆兴奋地对记者说,在武林夜市摆摊的8年,是她在杭州通过奋斗逐步改善生活的8年。“武林夜市帮我实现了在大城市定居的梦想,它就像我的家一样,盼望它热闹起来。”

  玛瑙手串、祥云结手链、五色绳挂链……在刘小庆的摊位上,上百种颜色各异、编法新颖的手工编绳,吸引了不少顾客的注意。在“你一件、我一件”的购买中,刘小庆忙得开心,累得踏实。

  今年3月至5月,受疫情等影响,被誉为西子湖畔“夜明珠”的武林夜市关闭了74天,165名夜市摊主的收入受到很大影响。

  34岁的美甲师黄煜柯,兼职做了一个月的外卖员,那个月她瘦了2斤。每隔几天,她都会主动询问夜市复市的时间。

  “太期待复市了!”黄煜柯说,她每个月房租1800元,还有小孩要抚养。“最困难时期,曾向武林夜市管理人员借了4000元交房租。”

  6月4日晚进账262元,6月5日晚进账258元,6月6日晚进账267元……看着6月2日复市以来摊位的经营流水,黄煜柯眼眶微湿,捋了捋耳边头发。“收入逐渐多起来,让我相信生活依然会从缝隙里开出花来。”

  为帮助黄煜柯这样的夜市小摊户渡过难关,武林夜市管理方与当地政府一起为小摊户纾困解难。

  “受疫情影响期间,企业虽然也很困难,但我们主动免除了165名摊主歇业期间的摊位费,涉及租金100多万元,并在3月20日歇业那天,紧急设立40万元困难帮扶金。截至目前,有20多名摊户从公司支取了4万多元的帮扶金。”武林夜市党支部书记、管理负责人叶连忠说,政府也千方百计提供一些公益岗位,累计帮助80多名困难摊户临时就业。

  疫情等原因虽让线下市场暂停,但部分摊户通过“转场”线上销售获得了部分收入。

  “歇业74天,不少客户在线上下单,让我一个月有两三千元的收入。”喷漆画摊主姚钢说。3年前,在夜市管理人员的支持帮助下,他开始尝试做网络直播吸引客户,如今他80%的作品通过网络销售。“线上线下的‘双轨互动’,让我的作品从几平方米的小摊位走向了更广阔天地,将人气转化为‘财气’,并部分抵消了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但家里创作没氛围,还是人头攒动的夜市,能给我带来流量和灵感。”

  叶连忠表示,当短视频和直播成了新趋势时,武林夜市就通过出政策、发设备、办培训方式,鼓励所有商户朝电商发力,线上线下两开花,创造自己的“网络夜经济高地”。

  “2019年至2020年,我们通过购买直播设备、聘请专业老师培训、提供流量支持等方式,帮助摊户转型。目前夜市30%的摊主实现了线上线下一体化销售的转型。”叶连忠说。

  作为杭州夜经济的重要地标,日均人流量超2万人次的武林夜市,是各地来杭游客的网红“打卡地”。为让夜市做出“杭州味”,叶连忠也想了不少办法。

  “近年来,我们在‘安心游’‘特色游’方面做了不少探索。例如,为让游客买到‘老底子’的杭州手工艺品,夜市培育了30多名‘工匠之星’;设立3万元消费者纠纷赔付金,消费者遇到纠纷,市场管理方先行赔付。”叶连忠说。

  擅画杭州“面鬼儿”(脸谱)的曹志林,是武林夜市的一名“工匠之星”。由于“面鬼儿”画得精彩别致,他的作品受到不少游客的追捧。曹志林说,得益于“匠心夜市”的打造,武林夜市如今已成为手艺人的艺术传播地和创想迸发地。

  华灯初上,复市后的武林夜市依旧喧嚣热闹。每当看到230个夜市摊位装饰灯陆续点亮时,作为老杭州人的陈水华不禁面露喜色。“武林夜市,是我们‘老底子’杭州人的根,它的复市,让我重新找回充满叫卖声、讨价声的亲切感,这才是有血有肉的生活味。”

  “武林夜市虽只有短短的300多米,但它一头是消费,一头是就业,两头都是信心。”杭州市商务局负责人说,“下一步,我们将持续擦亮这块夜经济金字招牌,努力将武林夜市打造成充满市井‘烟火气’的国际化夜集市、引领大众创新创业的‘夜地标’,推动夜经济繁荣复苏。”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