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权威发布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狮子山下相对论|香港“护国歌校长”陈卓禧:咖啡往上流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6-11 17:57:34

责编:房天男

陈卓禧67岁了,每天背着双肩包,忙着招生、忙着介绍学生们在大湾区各个城市交流实习……行色匆匆。

1997年,他接任香港专业进修学校(港专)校长,一当就是25年。

五年前,因为有学生在毕业礼奏国歌时拒绝肃立,他慷慨陈词,从此,网友在他的称呼前加了三个字——“护国歌”校长。

他很珍视这个称呼。成长在回归祖国之前,他尝过“孤独”的滋味——“敢于表达爱国”曾是一件“孤独”的事。而如今,经历了由乱到治、由治及兴,他说,香港和自己都迎来了一个“最好的时机”。

央视新闻《相对论》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系列访谈《狮子山下相对论》,今天上线第二期:《香港“护国歌校长”陈卓禧:咖啡往上流》。

担任校长前,陈卓禧曾经做了多年的记者,如今,他仍在香港的报章开有专栏。前不久的一篇文章,叫《咖啡往上流》,写了他拜访的一间咖啡小店,“虽然忙得天昏地暗,心里却是阳光满溢”。

文章的主人公,是大湾区创业培训计划的学员,这是陈卓禧亲自推动的计划,在她身上,感受到一种“辛苦的自在”。

“咖啡往上流”,也是“青年向上走”,陈卓禧深知,这份“自在”来之不易。

庄胜春:您在文章里谈到社会的流动和年轻人的上升空间。怎么看现在香港整体的状况?

陈卓禧:不能忘记我们身处大湾区的优势,大湾区的经济很多元。我们经常会组织学生去内地交流,建立了朋友圈,还有好几位同学都在内地找到了对象,这是很让人高兴的。

2019年以后,中央实施了两大举措——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香港的气氛已经完全转变向好。我想,这是香港历史上一个最好的时机,来落实我们年轻时候的理想:把香港建设好,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好,真正地落实我们民族复兴的大梦。这也是一百多年来,我们的前辈前赴后继地用鲜血和汗水争取来的。

不过,挑战也不少。

庄胜春:“即使在殖民统治的年代,我们都没有因为爱国这件事退缩过”——您在那段和学生的对话里,指的就是今天您接受采访所在的老校址发生的故事。

陈卓禧:上世纪五十年代,殖民政府要我们挂英女王像,不允许我们挂五星红旗。但是,从天安门广场升起五星红旗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在香港升起了五星红旗。五星红旗一定不能换。

庄胜春:不同意换旗,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陈卓禧:港专的前身是旺角工人夜校,夜校的大部分学生都来自基层。最初,殖民政府对我们有补贴,所以学生们的学费很低。后来因为我们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把补贴撤销了,还把校舍收了回去。

庄胜春:就是想出难题,让你们办不下去。

陈卓禧:对。但是我们的前辈没有被这些打击吓倒。没有校舍,我们就借工会的会址来办学,老师们也愿意捐出薪水来支持学校。后来我们也组织了筹款,筹到一笔钱,就在我所在的校址建起了学校。

所以,2017年我在和学生对话的时候,要传递一个很重要的讯息:我们的学校是坚定不移的,不要妄想来改变我们的立场。

庄胜春:那段话不光是对眼前的学生说的。

陈卓禧:也是对他们背后的人说的,宣示我的主权:这是我的主场,你不要打主意了。

庄胜春:在那段视频之外,现场是怎么散去的?

陈卓禧:我讲完之后,学生们可能是因为跟校长见过面了,平静了下来,也开始拍照留念。他们也是毕业生呀。后来的气氛完全不一样。

不光有坚定的立场,还有努力的争取。

陈卓禧说,自己不时还会回看那段2017年的对话来“鞭策自己”——态度鲜明,“我们必定高举爱国的旗帜,这是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的”;言辞恳切,“希望你们继续探查,用你们的赤子之心,去为我们国家的改变与进步,作出你们的贡献”。

半个世纪前,青年陈卓禧曾有过这样的体验——因为父母与爱国工会的联系,许多工作机会,向他关上了大门,“可以这样说,我从小就做出了选择。”

这是一个看似“孤独”,却绝非独行的选择。

“即便在那个不敢轻易表露爱国的年代,我仍然感觉到有一团火,有一群有理想有热情的年轻人,在社会里默默地工作”,陈卓禧最珍视的,就是这一团火。即便在2019年的风波中,他仍坚持推动大湾区创业培训计划落地,“具体的体验会让年轻人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

庄胜春:您说在小时候,在香港,“爱国曾经是孤独的”。怎么理解?

陈卓禧:在我童年、少年的时候,在香港,爱国是不敢表露出来的。在街上,不要说升起五星红旗,就是拿张爱国报纸看,也是不敢的。

我的父亲是爱国工会的会员。也因此,在殖民统治时期,有一些单位我是进不去的,比如警务部门、新闻机构、教育行业等等。我妈妈因为参加一些爱国工会的活动,也基本跟她的家庭半“决裂”了。可以这样说,我是从小就做出了选择。

现在的一些年轻人,对于过去发生的事,还是不太理解。所以,对于年轻人的教育工作,我们慢不得,也急不得。

庄胜春:“慢不得”,指的是什么?

陈卓禧:我们已经回归祖国25年了,25年已经是几代年轻人了。有一些大是大非的立场问题,我们一定要非常明确地建立起来。

庄胜春:“急不得”呢?

陈卓禧:认识和感情的问题,要春风化雨。要把以前发生的事讲清楚,慢慢地去做工作。

庄胜春:眼下,从您的工作出发,有什么是可以立刻做的?

陈卓禧:我觉得年轻人的心里就是有一团火,要先让这团火重新点起来。

我们的大湾区创业培训计划是2019年开始招生的。有一些同事一度没有信心,担心招不到人。我就说,不会的,有些人还是非常希望在大湾区各个城市发展的。在那个困难的时候,如果我们再不给这部分有心的年轻人提供机会和出路,他们怎么办呢?我们一定要给他们提供这个机会。最后,我们招了将近700个人,要挑选出30个人。

庄胜春:后来有跟进这些年轻人的情况吗?

陈卓禧:最终得奖的两支创业队伍,现在已经在深圳如火如荼地开店了。还有两名没有得奖的学员,表现也不错,有一个国企要招人,我们就把他们介绍过去了。

庄胜春:这都是一粒粒的种子。

陈卓禧:对呀。年轻人心底的火烧起来以后,他们就会迸发出很大的拼劲儿。这些具体的体验会慢慢让他们感觉到,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

庄胜春: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做这个采访时,内地正要高考。港专的招生是不是已经在准备了?

陈卓禧:对呀!今年学校还增设了网络安全专业,招收内地的学生,有兴趣的年轻人,可以留意我们这个专业的发展机会。香港社会已经恢复安定,生活非常平稳。如果想掌握一些国际学科的新潮流,香港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也是我们自己的地方。

融化了,哭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但是我在想,我等到了,终于等到了。”

 

 

一财最热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