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IT老外来中国“双创”成潮流:身边朋友都很羡慕

第一财经2016-06-28 22:50:00

简介:一名硬件行业的投资人告诉记者:“中国硬件公司的创新效率惊人的高,一家深圳的硬件创业公司把一个概念做成产品只要6个月,而在美国通常要两年。”

“美国已经是很成熟的市场,而在中国,没有人规定市场一定是什么样的,你有无限的可能去实现你想做的。”加拿大人劳伦斯(WillLawrence)两个月前放弃了旧金山的高薪厚职,作为联合创始人加入了深圳一家本土创业公司。“我们的创业项目是互联网广告设计,公司过去两年的业绩增长了16倍,这是你在美国无法想象的增速。”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本周在上海举办的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上,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参展的企业多数来自于中国本土,但幕后老板却是外国人。

几名外国创业者在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上分享在中国的创业故事

“虽然我长了一张白人脸,但我们公司注册在中国,我们的团队、客户都是中国人。”高端餐饮外卖创业公司“外卖超人”的美籍首席执行官(CEO)兼创始人刘凯(LucasEnglehardt)表示。为了更好地融入中国,他还特地为自己取了一个中国名。

如今,各种“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优惠政策、巨大的市场潜力、惊人的创新效率使得到中国来创业成为一种潮流。“身边很多朋友知道我要来中国后都十分羡慕,他们觉得中国拥有目前最令人浮想联翩的市场。”劳伦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美国两年的活在中国只需半年

虽然中国的科技实力还远不如美国,但从单个项目的创新效率来看,中国部分创业公司已经赶上甚至超过了美国公司。

纪源资本(GGV)管理合伙人珍妮·李(JennyLee)是一名活跃在硬件行业的投资人,曾是无人机工程师的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硬件公司的创新效率惊人的高,一家深圳的硬件创业公司把一个概念做成产品只要6个月,而在美国通常需要两年。”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硬件的‘震源’,深圳就是硬件的‘硅谷’,这里的一丝一毫变化,都会对全球供应链产生深远影响。”三年前加入深圳硬件加速器企业HAX的法籍合伙人乔夫(BenjaminJoffe)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HAX公司在中国的快速发展已成为大量外国人才涌入中国市场的一个典型案例,这推动了深圳在硬件领域的快速发展。如今,HAX已是深圳最大的硬件孵化器,被称作“硬件复兴的触点”。

乔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HAX已经投资了几十个项目,这些项目的融资额在10万至100万美元不等,甚至还有一些超过100万美元的项目。“中国本土的硬件巨头,比如小米、OnePlus和大疆这些手机和无人机企业已经在全球舞台上崭露头角,围绕这些硬件的周边产品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他说。

风投基金SOSV参与投资了HAX公司,合伙人比恩(WilliamBaoBean)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团队的创新给了我们很多的启发,我们还让外国团队去执行他们的点子。”

虽然来中国才两个月,但聪明的劳伦斯已经总结出了一些中国创新效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中国的创业环境和全球其他地方非常不同。在美国,一个项目从头脑风暴到设计,再到用户体验,各个部门的人都要集体参与其中,这是一个全公司的项目。但是在中国,负责不同业务的团队专注于自己的领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样更有效率,但对于项目的长期发展而言可能不是好事。”

一台微型电脑只要9美元

“1990年我就来过中国,当时在中国坐飞机还很奢侈,而为了买一张火车票要排上一个小时的队。现在我在中国每周都要坐好几趟飞机。”马伦(JustinMallen)在中国开办了一家无线通讯服务和云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在他看来,中国的基础建设相比印度更为完善。

劳伦斯也十分喜欢中国的创业环境,“我喜欢人多,但在加拿大的路上有时都看不到人,中国很热闹,创业氛围很浓,特别是深圳。”

“80后”创业者黄源浩是深圳奥比中光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曾在新加坡、加拿大和美国等地学习和工作13年,研究光学3D测量。他曾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深圳的创新创业环境是最好的,深圳周边的代工厂多,原材料供应商也多,硬件产业链完善。

吸引黄源浩的还有深圳市政府的办事效率和服务。因为一些补助项目,他曾与当地政府打过几次交道,但是接触下来感觉非常“舒服”,鲜少遇到在其他城市创业的朋友所说的拖延甚至刁难。

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联合创始人李大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要做硬件,就一定要来深圳,这已经成为业内的一条定律了。”

完善的产业链降低了科技产品的制造成本。以目前很火的VR(虚拟现实)设备为例,“大家都在说VR的头戴设备成本非常高,我们最近和美国一家公司合作研发了一款微型电脑,并已经与深圳的一家生产商对接,未来这款电脑的价格可能只需9美元,如果把它与VR头戴设备对接,就能大大降低成本。”乔夫说,“我们相信在深圳能够很快实现量产制造。”

就像劳伦斯所惊叹的,一家公司在两年内可以增长16倍,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和惊人的增长速度吸引了众多国外创业者。

外卖超人是一家德国投资公司在中国的本土化项目,完全独立运营。刘凯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是一家百分之百的中国公司,技术、产品运营都在本地,这很关键,因为每个城市都不一样,你要花时间去研究当地人的消费习惯,他们需要什么东西,你必须了解本地的市场。”

对于在中国创业的老外而言,要了解这个市场,必须要有合作伙伴和本土化的员工。在外卖超人,除了老板之外,400名员工全部是中国人。刘凯说:“只有本地的员工才能了解本地的市场,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不会中文。”

在高风咨询合伙人罗威(BillRusso)看来,越来越多外国创业者在中国注册公司,一方面是看好中国的市场,另一方面是如果作为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成本过高。“即使是非常成熟的企业,都很难在中国独善其身,创业企业如果照搬国外模式就更难生存了,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要以中国企业的身份进入市场,寻求中国投资的原因,公司架构和知识产权结构在不在中国有着非常大的不同。”他说。(第一财经记者王玉凤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刘晓雷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