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评论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邵宇:欧洲银行业风险再现

第一财经 2016-07-19 18:51:00

比起欧盟政治不稳定性带来的市场风险,更值得关注的风险可能是欧洲“风雨飘摇”的银行业。

6月24日的英国公投确定了英国退欧,对欧洲一体化进程产生了极大冲击,更使得全球金融市场一度陷入极度的恐慌与震荡中。但目前来看,比起欧盟政治不稳定性带来的市场风险,更值得关注的风险可能是欧洲“风雨飘摇”的银行业。

在美联储6月29日公布的最新压力测试结果显示,德意志银行连续两次未能通过测试,西班牙国家银行桑坦德银行(Santander)的美国子公司更是已经第三次未通过压力测试。据《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30日报道,IMF在其《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inancialSectorAssessmentProgram)中称,作为金融系统一个潜在的外部冲击源头,德意志银行是全球系统性银行中最具风险性的金融机构,并且德国银行系统对外部构成的溢出风险高于其对国内构成的风险。此外,欧洲各银行的股价屡屡下跌,市值不断缩水,德银、瑞士信贷股价创纪录新低,意大利西雅那银行违约风险飙升。欧洲银行业危机正不断发酵。

2014年6月5日,欧洲央行宣布下调存款利率为-0.1%,成为全球首个推行负利率政策的主要经济体央行,希望以此刺激更多资金投放到市场以拉动经济增长。负利率政策的推行旨在解决此前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留下的问题,但是负利率对于银行业的打击首当其冲,负利率会侵蚀银行的利润,使得银行的资本实力受到威胁。

在欧洲经济本身就增长缓慢和实行负利率的市场大背景下,欧洲银行业自身的实力也是良莠不齐,遭遇的问题不尽相同。再加上现在英国确定脱离欧盟,对欧洲经济复苏和未来发展造成的不确定性加剧,同时也使欧洲银行业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目前来看,德意志银行和意大利西雅那银行是最危险的两个因子。

早在2013年,德意志银行的盈利能力就已经令人担忧,总资产1.6万亿欧元的德意志银行实现净利6.81亿欧元,资产回报率仅0.04%。市净率远不如摩根大通、高盛等竞争对手。2015年,这家德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在经历大幅裁员、减薪、更换CEO和延迟股东分红后,还是亏掉了68亿欧元,是该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2015年3月德意志银行就未能通过美联储的压力测试,被给予严厉警告,该行需要继续增加一级资本以支撑其资本结构。2014年时德银已经通过募集资金的方式来提高其一级资本率,不断从央行和投资者手中吸纳资金,但最后给出的回报却微乎其微。

德意志银行从德国本土银行转型成为全球大型投资银行已有20余年,展开的投资银行业务中也包括固定收益业务。但是固定收益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越高,银行的股价越低,包括瑞银和巴克莱银行在内的欧洲银行都在逐渐退出固定收益业务领域,德银还在坚持保留。由于利率低迷,欧洲经济也不强劲,银行很难从客户手中赚到钱,德银的投资银行业务收入在逐季下滑。

德银常常会收到监管者开出的罚单,尤其是来自美国的。2015年4月,德银因操纵WIBOR(LIBOR和EURIBOR的总称)向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缴纳了2.27亿英镑的罚款,更由于故意误导监管机构阻碍调查,罚单金额创下历史之最。摩根士丹利预计,德银在2016年还需支付50亿美元的罚款。

德意志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数据显示,其总资产为1.63万亿欧元,总负债为1.57万亿欧元,意味着其净资产约为600亿欧元。问题在于,德银没有强大的零售业和信用卡事业。德国零售银行市场高度分散,大大小小的银行打压着零售利润,德银的零售业务不强,所占的市场份额很小。这样的状况更是难以去平衡其风险极高的投资银行业务。

而意大利的银行业早在金融危机时就已受到重创。

由于在金融危机前夕进行的收购带来了巨大的损失,意大利国内的第三大银行西雅那的坏账近些年越积越多。在2014年10月进行的欧洲银行业健康状况评估中,西雅那银行是状况最差的银行之一。2008年金融危机后,意大利银行业曾大规模向未能及时还款的借贷者滚动借贷,希望等到整体经济转暖后,借贷者的经济状况也会变好而顺利还贷。

然而,在经济始终没有稳步上行的情况下,长期以来较为宽松的借贷标准,使得意大利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数量节节攀升。虽然意大利政府已经开始削减银行不良贷款率,但成效十分有限。意大利最大的银行裕信银行(Unicredit)目前市值仅有120亿欧元,而其不良贷款却高达510亿欧元。经济低迷、通缩持续的情况下,信贷需求不振,且意大利银行的业务多为普通借贷,盈利能力较弱。

意大利曾在上世纪90年代通过里拉贬值促进出口、改善本国经济,但目前的状况显然不可与过去相提并论。加入欧元区的意大利被迫使用统一的欧元和统一的财政政策,难以通过财政政策实施对意大利国内经济的有效刺激,反而使得财政赤字率和杠杆率不断飙升。

2015年1月1日起,欧盟正式实施关于银行和大型投资机构清算问题的单一规则的手册《银行复苏与清算指令》(BRRD),希望以此协调和完善欧盟范围内银行危机的处理措施,确保金融和银行服务的稳定性。

BRRD要求,为避免银行危机最终使得全体纳税人承受损失,并遏制危机银行债券交易中的投机性,危机银行的股东和债券持有人应首先承担银行损失的风险,除非在特殊情况下,政府财政不应直接对危机银行进行救助。

英国公投退欧后,意大利借机向欧盟提出400亿欧元银行业救助计划,对意大利银行的债务进行重组,但因违反了欧盟2014年提出的一项反救助法案,最终被欧盟驳回。而目前意大利银行业的整体坏账水平高,意大利家庭部门持有商业银行债券占比超过30%,如果按照BRRD的要求,作为债券持有人的银行承担风险,这可能会触发银行业的流动性风险和违约风险,使意大利银行业进一步陷入泥沼之中。

相较于已经身处困境的银行业,意大利的政局更不容乐观。意大利今年10月将进行关于政治制度改革的公投。一旦公投结果确定为否决政治改革法案,现任总理伦齐将会辞任,这对于意大利而言,预示着一个有着极大不确定性的未来。

(作者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责编:黄宾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