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宏观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资产泡沫绝不只在房地产 不少资金在自娱自乐

第一财经 2016-07-27 22:42:00

资产泡沫是全方位的,并非局限于某一具体领域。根源是实体经济经营困难,利润率下滑,对于投资的吸引力下降,导致资金脱实向虚,短期化、炒作化倾向越发明显。

每年年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于研判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具有重大意义。今年7月26日的会议提出,要全面落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在“降成本”方面,“抑制资产泡沫”的提法引起了广泛关注。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抑制”与“防范”不同,表明已经出现的资产泡沫问题引起了中央高层的关注。

中国的资产泡沫到底在哪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资产泡沫主要是指房地产泡沫,其中包括房价的泡沫和地价的泡沫。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哲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提出的“抑制资产泡沫”,可能与两年前的“钱荒”和一年前的“股灾”有关系,中央吸取了前车之鉴,以防止已经出现的泡沫最终被“吹爆”。

“抑制资产泡沫”的提出还令人联想到不久前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提到的“流动性陷阱”。这被业内解读为资金在虚拟经济里空转,对于实体经济有很大负面作用,是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一种“掠夺”。多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表示,实体经济能稳住,经济增长就能稳住。另一个方面,金融市场价格泡沫的减少也有利于金融体系的稳定。

局部楼市过热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虽然没有明确指出哪类资产存在泡沫,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房地产泡沫是显而易见的。

“如果只是单纯看市场的各个资产,似乎指的就是房地产。”招商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徐洪才表示,当前房地产市场环境的复杂前所未有,可以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一线及二线热点城市地王频现,房价不断上涨,多数三四线城市却深陷高库存泥潭。他认为,房价的上涨会透支未来的消费能力,年轻人买了房子之后购买力会大幅下降,这对实体经济形成了冲击。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房地产资产确实存在泡沫,“去年股灾前的股市明显存在泡沫,现在的债市应该也有很明显的泡沫。”

央行最近公布的《2016年上半年金融机构贷款投向统计报告》显示,2016年6月末,人民币房地产贷款余额23.94万亿元,同比增长24%,增速比上季末高1.8个百分点;上半年增加2.93万亿元,同比多增1.04万亿元,增量占同期各项贷款增量的38.9%,比1~5月占比水平高0.3个百分点。这似乎佐证了房地产存在泡沫的观点。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数据很正常”。“因为今年着力推动房地产去库存,这个数据的产生实际上是推行去库存的必然结果,这也带动了资产和资本增长。”徐高说。因此,房地产泡沫重点指的应该是局部楼市价格的明显上涨。

徐洪才表示,上半年货币政策在传导渠道上存在不畅问题,导致货币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制造业、钢铁、煤炭等实体经济存在着产能过剩,企业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减少。而这些钱部分流向了房地产,进一步催生了房地产泡沫。

对于下半年房地产政策应是差异化地调控,徐洪才认为,在房地产去库存的主基调下,针对市场分化情况,应注重分类施策、因城施策。一二线城市要适度收紧,防止房价过快上涨,积极进行从紧从严的政策管制很有必要;对三四线库存较大的城市,要根据当地情况,化解库存。房价高涨根源在于地价飙升,下半年对过热的土地市场会重点调控,如调整土地供应节奏,稳定市场预期。

刘哲表示,理论上只有金融原因导致的房价上涨才有明显的泡沫,比如此前美国的次贷危机。虽然目前局部地区的房价上涨偏离了内在估值,但与美国的房地产泡沫依然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在调控措施上,应配合采取一些渐进性、合理性的措施,比如增加土地供应、改革户籍。但措施必须要审慎,因为如果房地产价格断崖式下跌,会对经济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资金在“自娱自乐”

“我认为现在的资产泡沫是全方位的,不再局限于某一个具体领域。”华夏银行发展研究部战略室负责人杨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资产泡沫的根源是实体经济经营困难,利润率下滑,对于投资的吸引力下降,导致资金脱实向虚,短期化、炒作化的倾向越发明显。

杨驰认为,民间投资增速之所以疲软,投资渠道不畅只是表象,主因是投资标的吸引力在下降,有稳定收益、风险可控的投资对象匮乏。

杨驰表示,资产泡沫既反映在房地产领域,也反映在包括互联网金融产品、资管计划、信托计划在内的各类金融产品上,甚至以各类名义存在的非法理财之所以红火,也说明了资金寻求高收益回报的迫切需求。

资产泡沫的问题在于,各类金融投资产品只要是合法的,其募集的资金必然只有两种投向:在金融领域内部循环,自娱自乐;投资具体项目,以短融长投的期限错配来拉高投资收益率。“当然,这两种方式都蕴含了极大的金融风险。”杨驰说。

去年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得主、同济大学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钟宁桦曾在媒体上表示,2008年危机后出现了一个重要现象,即国企大量参与影子银行。这些企业自身没有很好的投资机会,却从金融体系中以较低的成本借了大量的钱,后转手借出以从中获得利差。

对此,中债资信宏观研究分析师黎轲认为,国企本身的投融资是规范的,国企资金大量参与金融投资的现象并不普遍。国企承担了很强的社会责任,在近期一行三会多次发文对影子银行进行约束和规范的背景下,国企大量参与受政策限制的影子银行的动机和可能性很小。

刘东亮认为,其实不存在虚拟经济“掠夺”实体经济的问题,现在之所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因为它们的资质差,想从正常渠道获得融资难度大,也不符合风险收益比。由于企业本身资质差,所以获得融资的成本高。

逃离“流动性陷阱”

上述情况恰巧证实了盛松成的观点:央行发行的货币成了企业的活期存款,形成了“企业的流动性陷阱”。

徐高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央高层提及的资产泡沫确与“流动性陷阱”有关,“道理很简单,资金流动性出来,如果能够变成实体经济的项目,变成实体经济增长,就不会形成资产价格泡沫了。”

但从数据来看,大量资金并没有朝着实体经济而去。去年10月份开始,M1(狭义货币)和M2(广义货币)的增速差距不断扩大。6月出炉的金融数据显示,这一“剪刀差”甚至达到了2010年2月份以来历史最高值。

一份来自国泰君安证券团队的分析报告的核心观点是,M1增速过高不是资金派生渠道包括信贷、银行购买债券等问题,主要是资金运用问题,与往常一样数量的资金来源,大多用在活期存款,而往年正常大多是企业存定期,以及去投资买基金、债券和股权形成的非银金融机构存款。

“央企和大型国企更容易从银行那里获得资金,银行为了规避风险也更愿意将资金贷给大型国有企业。但由于缺乏投资良机,国企也持币观望,或再以短期存款形式存回到了银行。”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之所以资产价格泡沫到处都是,就是因为资金没有真正地、有效地转换成实体经济的投资项目,这是核心。所以(中央高层)要抑制资产泡沫。”徐高表示,“我觉得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流动性引导到需要流动性的投资项目上去,就能够分流这些囤积在资产上的流动性,从而抑制资产价格的泡沫。”

徐高认为抑制资产泡沫应从两方面入手:一方面是有效扩大需求,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将资金导入实体经济,投资对经济增长有帮助的项目;另一方面是要抑制资金在金融市场的泡沫化倾向。

“这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把资金导向实体经济既能带动实体经济扩需,也能够有效抑制资产价格的泡沫,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方向。我觉得除此之外,在金融市场可能会有意识地采取一些比较强有力的监管措施,来抑制金融泡沫的增长。”徐高说。

(实习生李佳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编:刘晓雷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点击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