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放缓的政治含义

第一财经日报历史数据何帆2012-11-29 10:08

评论0

没有一个经济体能够永远保持9%~10%的经济增长速度。从长期来看,中国的增长速度将往下走一个台阶。或许,7%~8%的增长速度已经是我们所能期待的适宜目标。

从2010年下半年出现的增长放缓,实际上是对过热的一种反思、失衡的一种校正。政府对基础设施投资表现出更加谨慎的态度,货币政策从极度宽松转为适度收紧,及时出台了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政策。

更为令人欣喜的是,我们似乎已经能够看到中国经济加快结构调整迹象。

从投资的结构来看,2011年以来中国的投资增速下降明显,但更仔细地分析,会发现投资下降更多的是由于政府的紧缩政策,外部需求萎缩的影响是相对较小的。在投资增速中,重化工业下降最快,出口行业也普遍低迷。但以国内市场为主的行业,如食品加工业却相对稳健,一些高科技行业如ICT、服务业中的融资租赁、教育卫生等增速加快。再从地方投资结构来看,2012年上半年,中西部地区在投资中所占的比例,首次超过沿海的东部地区,显示中国经济地图的格局已经出现了重大转折。如果是看社会零售消费总额,似乎消费是在下降,但如果看人均消费支出,则今年上半年,消费增长出现了2008年以来的最好情况。如果是看不同所有制企业的起落,国有企业反而增速下降,个体、外资企业的增速相对稳定,民营企业增速也明显回落。

为什么在增长放缓的时候,经济结构的调整开始加快?最重要的原因并非是政策的引导,而是因为中国经济中的一些基本面因素出现了变化。这些“慢变量”从根本上改变着经济版图。首先,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外部市场将出现长久的低迷,这迫使国内企业寻找其他的出路。要么,中国的企业必须加强研发,迅速提升产品竞争力,抢占更高端的市场,要么,必须转移到国内市场,或第三世界国家的市场,寻找新的商机。

其次,人口变化已经到了转折点。随着人口出生率的下降,以及人口年龄结构的改变,原本丰富而廉价的农民工蓄水池已经几近干涸,劳动力成本上涨是必然的规律。同时,人口老龄化浪潮已经汹涌而来,中国的人口红利马上就要消失了。

再次,城市化、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等变化已经从量变渐渐到了质变的临界点。巨大的消费人群逐渐崛起,而且新一代的消费者从消费结构、消费习惯都和上一代不同,他们关心的不仅仅是数量和速度,他们更关心质量和公平。

增长放缓将同样具有深远的政治含义。在过去,只要经济增长速度上去,政府就能得到民众的支持,因为快速的经济增长意味着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高的收入水平。然而,在过去扭曲的经济发展模式中,高速的增长带来的不是民众的支持,而是更大的社会不满。盲目追求GDP的结果是更为严重的收入不平等、更多的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问题、更多的由于拆迁带来的社会冲突、更普遍的焦虑和失望情绪。可以设想,当增长放缓,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之后,由于经济过热带来的各种问题反而可能随之缓解。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2012CFV专家顾问委员会联席秘书长)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