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换帅 盖茨为何要回归?

第一财经周刊要闻黄俊杰2014-03-18 17:21

评论0

“为什么微软看起来已经不再创新?”

这是时任微软在线业务副总裁的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全球最大的知识问答社区Quora上关注的为数不多的问题之一。4年前,苹果iPad发布后不久,有人提了这个对微软来说颇为尴尬的问题。

现在纳德拉终于有机会用行动回应这个问题。

2月4日,微软正式任命在公司供职22年的纳德拉出任首席执行官,接替微软联合创始人史蒂夫·鲍尔默(Stev

e Ballmer)。与此同时,微软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软件巨人的缔造者比尔·盖茨(Bill Gates)也宣布重回台前。在一段视频中,盖茨称自己已接受纳德拉的邀请,作为技术顾问参与微软的产品研发。

消息宣布当天,微软在官网首页挂出Metro设计风格的交互页面,介绍新老板的生平。随之发布的一张官方宣传照里,纳德拉穿着帽衫倚靠在墙边,随意的状态更像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而非总是穿着衬衣出现的鲍尔默。

然而这位形象平易的领导者职业生涯中更多专注于企业业务,缺少消费产品经验。他的当选,依然显示出这间公司更多的是在延续传统,而非做出激进改变。现年46岁的纳德拉在1992年加入微软,从基层产品经理做起,曾在开发者关系、Office业务、搜索、云与企业等多个不同部门任职。

在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里,纳德拉一反传统地介绍了自己对阅读和在线课程的兴趣,并引用了爱尔兰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的词句“我们得坚信没有做不到的事,让不可能成为过去”。但在谈及公司业务时,他依然恢复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传统论调—鲍尔默在任期间确立的战略。

“我相信盖茨和纳德拉将会更专注企业和OEM业务。”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管理与工程系统教授迈克尔·库斯玛诺(Michael Cusumano)对《第一财经周刊》如此预测微软未来的战略选择。

被选为CEO前,纳德拉负责管理微软云与企业工程集团。该部门是微软四大业务部之一,掌控云计算、服务器以及其他针对企业的技术研发。纳德拉治下3年内业绩显著,该业务的营收从每年166亿美元增长至203亿美元。

比销售数字更重要的是纳德拉成功推进了企业业务的转型。

“微软的云与企业业务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高增长,但纳德拉成功地将简单的软件销售业务转变为一个同时支持本地和云端的服务。”技术投资人、原微软平台战略部门总经理查理·菲茨杰拉德(Charles Fitzgerald)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表示。菲茨杰拉德在2008年离开微软前长期参与企业业务相关的战略决策。

纳德拉终于走到台前,也正是因为云与企业业务的地位日趋重要。2011年1月,鲍尔默宣布调整服务器与工具业务部(云与企业业务的前身)的管理层,撤掉该部门负责人鲍勃·穆利亚(Bob Muglia)。

这一决定令外界备感意外。穆利亚被认为是服务器与工具业务的主要缔造者之一,帮助微软成功打入利润丰厚的企业服务器软件市场。在他任内的5年间,该部门收入增长50%,利润翻了一番,成为整个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

真正的换人原因在于,鲍尔默认为微软的云计算业务发展缓慢。依靠网上零售起家的亚马逊自2006年推出AWS云计算服务,以网络服务的形式向企业提供IT基础设施服务。包括美国中央情报局、NASA、壳牌、Netflix在内的大量公司和政府机构都成为亚马逊AWS的客户。

目前AWS已占据超过七成的云计算市场份额。在亚马逊的平台上,有超过8000家软件开发商为企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这类公司原本是微软所积极争取的合作伙伴。

亚马逊的成功也是微软错失的机会。早在2005年,接替盖茨担任微软首席软件架构师的雷蒙·奥兹(Raymond Ozzie)就在发给管理层的备忘录中将云计算列为未来企业服务上的重要机遇。微软与AWS竞争的Windows Azure云计算服务也于2008年发布,但微软最初在云计算方面的努力显然被归为失败。

点击查看大图

答案也不难找到。云计算的发展,不可避免会冲击微软利润良好的服务器和数据库软件销售。为减少这方面的影响,Windows Azure最初被设计为半封闭的平台服务,强迫用户使用微软主导的开发语言和数据库。在云服务是否应该为传统企业软件销售让道这个问题上,鲍尔默和穆利亚产生了冲突。

“鲍尔默在2010年年底决定重启Windows Azure。”菲茨杰拉德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这是一个多方努力的结果,但最后是鲍尔默拍板提升了Windows Azure的优先级。”

被鲍尔默派来重启微软云计算努力的人选正是纳德拉。在纳德拉的主导下,Windows Azure不再试图限制用户选择,开始支持包括Java开发平台、Linux操作系统、MongoDB数据库等与微软自身技术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产品。

为了更好地支持开放平台,微软甚至投入数百人的软件研发团队开发Linux系统,一度在2012年成为Linux内核贡献排名前20的公司之一。

对于一度试图扼杀所有非自有标准的微软而言,这样的开放并不常见。1990年代的反垄断诉讼中,微软内部关于如何摧毁Java的备忘录曾被美国司法部作为指控微软垄断市场的重要证据。而鲍尔默甚至在2001年公开宣称Linux是癌症。

这些改变显示了鲍尔默将微软的生意从卖软件向卖服务转型的决心。

“AWS功能依然更完善,但微软也在快速升级和发布新功能。Windows Azure已经成为AWS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专注于云计算研究的Gartner高级分析师克里斯·甘恩(Chris Gaun)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几乎所有大型企业都是Windows和Office的长期客户。重启云计算平台以后,纳德拉利用微软在全球的企业销售网络和咨询业务顺势赢得了大量客户。

菲茨杰拉德表示,“云计算起步前,微软在全球就有了庞大的企业客户群。微软的企业销售团队知道如何面向企业客户销售服务,并提供支持。而大部分云计算公司还在学习如何与这类客户打交道。”

在2014年1月的季度营收会议上,微软首席运营官凯文·特纳(Kevin Turner)表示,Windows Azure云计算和Office 365在线办公软件是微软增长最快的业务,上季度营收相比去年同期增加一倍以上。

这两块不受盗版影响的业务也成了微软在中国市场掘金的唯一希望。

由于盗版的冲击,Windows和Office业务在中国的营收微乎其微,微软中国的负责人不停更换。2012年时任微软中国总裁的梁念坚离职时,中国区为整个微软贡献的收入不足1%。

纳德拉接管云与企业业务后,微软开始将自己的云计算平台推向中国。他花了2年时间与上海市政府、中国电信和本地数据中心合作伙伴世纪互联多方谈判,最终在2013年年中将Windows Azure引入中国市场。这也是首个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云计算平台。

数位已经调任西雅图总部的业务拓展人员被派回中国,联系企业拓展业务。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负责人张亚勤本人也为云计算业务和国内客户接洽。

根据微软发布的最新一季财报,公司上季度营收达2452亿美元,为同期历史最高水平。其中净收入利润超过65亿美元,比Google同期高出50%。

云与企业业务已经成为微软继Windows和Office以外最大的利润来源,在鲍尔默2000年开始执掌微软以前,这部分业务的收入可以基本忽略。

“过去5年里,苹果可能赚得比我们多。但过去13年里,我敢保证我们赚得比全球任何一家公司都更多。坦率说,这是让我自豪的一个重要因素。”鲍尔默去年年底在接受专栏作家玛丽·乔·弗利(Mary Jo Foley)采访时如此回顾自己作为微软CEO的表现。

但鲍尔默在消费市场,特别是新兴移动领域的表现很难让任何人满意。微软2000年代初开始推进Windows Mobile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Tablet PC平板操作系统,试图在个人电脑以外定义新的计算设备类型。但这两个系统不仅从未占据主导,且先后在2010年左右消亡。真正开辟新市场的,反倒是2007年诞生的iOS和Android平台。

点击查看大图

鲍尔默试图通过革新用户界面设计,重振微软的平板电脑产品线,避免公司的消费业务随个人电脑一同衰落。为此,微软开发了相同设计风格的Windows Phone和Windows 8操作系统,并涉足陌生的硬件领域,自行设计生产Surface平板电脑。

直到今天,Windows Phone依然看不到未来。2013年第3季度,市面上每卖出100部智能手机,就有93部采用iOS或者Android操作系统。除了2013年9月宣布被微软收购的诺基亚手机部门以外,已经基本没有厂商采用微软的手机系统。

Windows 8操作系统同样出师不利。该系统面市1年来,在微软内部已经被称为“新Vista”(鲍尔默曾在采访中表示Windows Vista是自己任内最大的遗憾)。有员工向长期专注微软生态系统的专栏作者,SuperSite for Windows网站创始人Paul Thurrott透露说,在相同生命周期里,Windows 8的销售情况甚至还不及2006年发布的Windows Vista。

截至2014年2月4日,即鲍尔默任期内最后一天,微软市值为3017亿美元,不及盖茨卸任前的六成。从2010年开始,接连有投资人要求鲍尔默下台。

对此不满的不仅仅是投资人,消费市场的不断失败也打消了微软在盖茨时期建立的技术先锋形象,使得微软对技术人才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毕竟大众不清楚什么是System Center和Dynamics,只会看到Windows Phone、Surface平板的一再失败。

“公司文化本身并没有太大变化,微软依然专注于技术、软件产品和平台战略。但微软被鲍尔默接管后变得平凡了很多,很多公司都比它更有吸引力。”库斯玛诺教授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如此评价鲍尔默时期的微软所发生的改变,他曾在盖茨统治末期著有Microsoft Secrets一书,剖析微软的管理模式。

1997年,当微软的Access数据库软件开发主管大卫·瑞舍尔(David Risher)告诉盖茨说他要加入亚马逊时,盖茨的第一反应是震惊,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放弃微软的工作,去一家前途可疑的小公司。

今天任何人都不会对类似的选择感到震惊。以在线零售起步的亚马逊CEO贝索斯已经依靠AWS和Kindle设备业务的成功建立起技术领袖形象。一位Kindle团队的软件工程师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在西雅图与微软相隔一湖的亚马逊总部里,到处都是来自微软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为亚马逊研发无人机送货项目的团队成员有半数来自微软。

和微软争抢技术人才的不仅有亚马逊。Facebook、Google、Salesforce等硅谷起家的新兴互联网公司都开始在这个微软的大后方开设办公室。Google在西雅图的办公室已有超过1000名雇员,成为它在美国除山景城、纽约之外的第三大研发基地。

“微软已经变得基本无足轻重,”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生前对他的传记作家伊萨克森如此评价鲍尔默治下的微软,“只要鲍尔默在位,我不相信微软会有任何改变。”

2013年8月,鲍尔默宣布将在1年内卸任首席执行官一职,离开微软。微软董事会随后开始寻找新CEO,接替鲍尔默掌管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巨型公司。

根据《华尔街日报》获得的内线消息,微软董事会在5个月时间内总计筛选了超过100名候选人,一些来自微软内部,比如随收购诺基亚加入公司的原诺基亚CEO斯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有些是其他公司的管理者,比如曾先后带领波音和福特两家公司走出泥潭的福特首席执行官阿兰·穆拉利(Alan Mulally)。穆拉利曾因大胆推动福特转型,砍掉多余业务而备受推崇。

不少人相信类似的大胆改变正为消费业务疲软的微软所急需。据路透社去年9月的报道,数位投资人因担心鲍尔默和盖茨在董事会对新CEO影响太大,曾试图让盖茨卸任董事长一职。

通常认为,相对于内部提拔的管理者,外来CEO更易做出大胆改变,带来新的视角和经验。外来CEO也没有情感限制,更易裁员或缩减成本。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管理与组织学教授南迪尼·拉贾戈帕兰(Nandini Rajagopalan)在对大量美国上市公司CEO继任的情况进行分析后,如此总结外来CEO的优势。

“但具体到微软,从内部挑选CEO是个好选择。我的研究表明,在环境快速变化、表现压力大的情况下,内部挑选的CEO表现往往会好过外来CEO。微软有着非常强烈的文化和传统,纳德拉这样一步步升上来的人更能理解什么做法能成功,什么不能。”Rajagopalan在纳德拉获选消息公布后对《第一财经周刊》说道。

Forrester分析师詹姆士·史泰登(James Staten)认为,时间对微软至关紧要。这是微软最终从内部选择下任CEO的重要原因,“纳德拉清楚如何在微软独特的公司文化下推动改变,外来者可能得花很长时间适应。”

对于任何外来者最大的挑战,则是正在进行中的公司重组计划。2013年7月,也就是鲍尔默宣布卸任前一个月,他在微软启动了名为“一个微软”的大规模改组计划,旨在纠正自己10年前造成的重大失误。

2002年,鲍尔默开始在微软推行大规模改组,将公司分成多个平行业务部,每个业务部独立负责一条产品线。这些业务部就像一个个半自治的小微软,拥有自己的研发、市场、业务拓展和财务团队,甚至一度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首席技术官。

这种组织架构在微软内部创造了激烈的部门竞争文化,但问题也随之显现。大的业务部能肆意打击新团队,贬低他们的努力,在资源方面进行不公平竞争。而鲍尔默在消费市场也并未显示出自己在企业业务上的决断,没能主动保护更适合未来发展的新兴业务。

姗姗来迟的“一个微软”改组计划将收缩业务部门主管的职权。以往推出一款Windows系统,Windows业务内部就可完成从开发到营销、再到面向PC制造商销售的全部流程。现在操作系统部门完成系统开发后,需要通过市场部门进行广告和营销,由业务拓展部门与OEM厂商建立合作。跨部门合作成为必需。

“我认为董事会选择纳德拉,正因他不会改变进行中的重组。”库斯玛诺认为,纳德拉管理下的微软将会沿着鲍尔默制定的新架构运行,代替鲍尔默修正自己的失误。

微软缔造者盖茨作为技术顾问的回归也会对微软的未来产生决定影响。在纳德拉获任后发布的一段视频中,盖茨表示自己未来将划出1/3的时间与产品团队碰面,共同定义下一轮产品。

点击查看大图

纳德拉在Quora上关注的问题里,与鲍尔默和盖茨共事10年的前微软高管罗勃·格拉泽(Rob Glaser)写道,“盖茨是一位对几乎一切事物都有兴趣的博物家,他在职期间是微软几乎所有消费业务背后的推动者。”

盖茨的新工作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在鲍尔默接任CEO一职后所扮演的角色。2000年1月,盖茨将CEO一职转交给专注于商业角度的创业伙伴鲍尔默,但他并没有立刻从微软退位,而是继续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在微软工作到2006年。

“当年盖茨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实质是在辅导高层管理人员。虽然盖茨当时并不直接决定产品战略,但他会帮助修改战略。”库斯玛诺教授认为,盖茨的新工作和此前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的角色非常相似,“他对公司的影响力将会比任职董事长期间更大。”

根据《纽约时报》的消息,在2008年宣布彻底离开微软,全面投身慈善事业以后,盖茨每年依然会在微软总部附近的一间私人办公室内举行4至6个演示日。每个演示日往往持续4个小时到半天时间,由来自微软的高管为盖茨介绍公司以及竞争对手的产品。

过去几年为了慈善事业四处奔波、接触不同人的经历,或许会帮助盖茨改变他过于关注技术细枝末节的问题。看上去,盖茨更像是一个能够弥补纳德拉在消费领域经验不足的搭档的存在。

在微软官方的纳德拉介绍页面上,巨大的蓝色斜体字写着“我们的行业不尊重传统—只尊重创新”。如何让这句话不仅仅停留在口号层面,现在该由纳德拉和盖茨来共同证明。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