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企稳 改革红利将现

第一财经日报历史数据大卫·黑尔(David Hale) 赵广彬2014-04-18 07:03

评论0

国家统计局公布一季度GDP增速下降在很多机构预料之中。进入马年以来,中国经济改革步伐马不停蹄,其速度让国内外各界人士兴奋不已。尽管如此,宏观经济形势似乎还未体会到这波改革红利。但是我们预计,随着全球经济逐渐企稳,一季度增速偏低的趋势可能将得以改善。

在经历了一个几乎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寒冬折磨之后,我们迎来了初春的意气风发,美国2014年GDP增速保持在3%以上似乎已无悬念。大西洋对岸的欧洲虽然还是惊魂未定,但总体经济有望回升。全球经济的另外一大板块——日本因为消费税上调可能将抑制其经济增长,亚洲其他多个国家2014年将进行的大选或多或少会影响到经济增速,因此我们预计,“东边不亮西边亮”可能是今年全球经济余下三个季度的大趋势。

美国一季度因为严寒天气干扰个人消费和住宅建设等因素,经济复苏的迹象并不是很明显。基于以下几点,我们认为之后的几个季度其维持3%以上的增长几率很高:

首先,美国就业市场3月出现了超过19万非农业部门新增岗位, 明显高于去年同期。其他指数也显示劳动力市场有所好转。

第二,3月份Markit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5.5,2月份则为57.1,虽然较上月下降,但仍是2013年1月以来的次高。

第三,美国供应管理协会指数显示在18个工业指数中有14个指数出现增长,服务业、工业生产、制造业指数均有上涨。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对未来半年经济预期改善,3月份消费信心指数为2008年1月以来的最高。汽车销售3月份继续攀升最能体现美国人对未来的乐观预期。对于经历了长期低迷的美国经济来说,消费者信心的逐渐提高或许更能说明其复苏迹象的企稳。

此外,随着经济逐渐好转,在萧条时期被抑制的企业投资和个人消费将逐渐释放出来。例如,因为经济不景气美国人拥有的汽车寿命当前平均为11.1年,远高于20 年前的8.5年,庞大的换车需求足以刺激经济增长。另外,有多达数百万美国人在经济不佳时期搬到了亲属家里,随着就业市场的好转,这些人也将重新需要购买或租赁房屋。

最后,经济复苏也意味着众多家庭特别是富裕阶层所持有的房地产和金融资产价值的回升,从而刺激这些家庭增加消费。页岩气和页岩油的大规模开发,不但将扭转美国的贸易逆差,而且给经济注入了巨额投资,并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

欧洲的情况虽然和美国无法相比,但也在逐渐好转。乌克兰当前的紧张局面让欧洲国家焦躁不安,但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武力悬殊太大,大规模军事冲突恐怕很难发生。因此,我们认为2014年全年欧盟经济增长达到1%完全有可能。

由此看来,欧美经济的衰退局面基本得到了遏制,2014年可能成为真正的全面复苏之年。

随着欧美经济逐渐企稳,并且从中国的进口开始增加,加上这一局面将扭转全球大型公司和消费者的心理预期,大环境的改善很可能改变中国经济的“甲午年厄运”。

去年这个时候,面对整体经济的下滑,笔者曾指出“未来几年中国经济面临转型困境”。多个因素决定了,中国经济已从高速增长步入中速增长阶段,或者说是从“青春期”步入了“成熟期”。转型期间所暴露出来的矛盾和问题,仍将是今年甚至于明年经济增长最大的挑战,而不是经济放缓本身。

正如李克强总理上个月在两会上答记者问时表示的:“今年中国经济挑战依然严峻,而且可能会更加复杂。我们既要稳增长、保就业,又要防通胀、控风险,还要提质增效,治理污染。多重目标的实现需要找一个合理的平衡点,这可以说是高难度的动作。”

主要发达国家的整体经济状况在改善中,对中国来说外围环境稍显宽松,但这些不足以让中国轻易找到“多重目标的合理平衡点”。唯有坚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坚持最大化释放这一轮改革红利,未来中国经济才能迈向高质量发展道路。

笔者最近有幸参加了全球最高端的经济学界聚会之一——INET 2014,美国经济学家、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总结说,危机中你打碎的骨头越多,康复时你的健康状况将更好。欧美国家的这轮复苏过程印证了萨默斯的言论,正处于新一轮深化改革中的中国,同样需要这样的精神!

(大卫·黑尔系David Hale Global Economics董事长、前苏黎世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赵广彬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特邀研究员、英文期刊《中国经济与政策》主编)

编辑:群硕系统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