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好厨师”

第一财经周刊要闻王水2015-06-05 22:46

评论0

发现自己也下不了单了,徐志岩立刻给技术人员发了条短信。

徐志岩是好厨师的创始人,这款App提供厨师上门服务。5月中旬,好厨师刚刚进行了一次线上线下的联合推广,但没想到,大量集中涌入的订单让这家创业公司的系统有点承受不住。

这可能正反映出好厨师的服务满足了一部分人的需求:一方面,对食品安全和健康的重视,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回家吃饭;另一方面,他们又因工作繁忙没时间精心准备一顿正餐。

“这几个月的订单量直线上升,增长率超过了80%。”徐志岩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创业公司或许在管理体系上并不成熟,但徐志岩希望通过“即刻执行力”来弥补:发挥小公司灵活的优势,在发现任何机会和问题时迅速地作出反应。

厨师上门携带的箱子,就是其所说的“即刻执行力”的一个体现。当初,他们决定制作这批箱子时,已经是当天晚上11时,但徐志岩仍然带领团队驾车赶往280公里以外的义乌,连夜与厂家沟通生产细节。

在他看来,技术在互联网时代已经不能帮助创业公司快速构建门槛,大多技术团队现在都能很容易地开发出一个App,与之相比,执行力更能决定竞争力。

在应用商店中,好厨师是最早上线的厨师上门O2O产品。2014年6月好厨师1.0版本上线时,徐志岩还在保洁服务平台e家洁工作。他经常能听到客服对客户说一句话:“对不起,我们的阿姨做不了饭。”

“10个订单中有8个都是要求做饭的,如果不做太可惜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浪费。”徐志岩说。

他开始出现在各个餐馆的后厨,观察厨师的工作状态。这些厨师每天都过着朝九晚十的生活,节假日是最忙碌的时候。此外,他们还要忍受大抽油烟机的噪音,每天面对同样的菜单,制作相同的菜品。徐志岩发现,制作200道菜,是一般厨师每天最基础的工作量。

“厨师做得好,打响的是饭店的招牌。但如果消费者吃得不好,老板骂的是厨师。”在徐志岩看来,传统餐馆和厨师之间存在一种不对等的关系—这意味着,不仅普通消费者需要自己的厨师,厨师本身也有减少工作量、获得尊重以及构建个人品牌等需求。

裴敬坡是好厨师北京劲松店的店长,负责整个朝阳区的业务。之前,他已经在很多餐厅、会所的后厨工作了十几年。“先不说累不累,那种嘈杂的声音就让人受不了。厨师的圈子挺小的,大家觉得这种模式不错。”

北京劲松店这类线下店面充当了仓库和厨师的聚集地,它拆掉了餐馆的房子,将厨师从后厨中解放了出来。一年时间,好厨师已在上海、北京、杭州完成了布点,5月则刚刚进入深圳。如今,在这4座城市,好厨师总共设置了16个店面,基本能覆盖主要区域。

裴敬坡现在每天十点半从家里出发去买菜,对菜市场已颇为熟悉的他基本在20分钟内就可以买完需要的所有食材。11时,他会到下单的顾客家里做饭。进屋之前他从箱子里拿出厨师帽、领结和围裙穿戴好,箱子里还放着生粉等调料。这些都是标准化的服务流程,每一位厨师入职之前都会经过培训。

裴敬坡做好了清蒸鲈鱼、小炒肉、清炒芦笋、香椿鸡蛋和山药排骨汤,经过特别的摆盘之后端到顾客的餐桌上,服务费79元的四菜一汤用了一个半小时。

“很多时候,用户会直接告诉我们菜做得很好吃,和我们一起合影放在朋友圈上。”能够直接获得消费者的反馈,让裴敬坡颇为自豪,这是以前的工作无法直接获得的体验,而这吸引了更多的厨师加入。

相较于其他同类竞争者,好厨师希望招募更多的全职厨师。目前,它共有250多名厨师,其中全职厨师人数为150人。公司给每位全职厨师的薪酬是底薪5000元,再加每单抽成50%,每月平均薪酬在8000元左右。兼职厨师则只有50%的抽成。

这显然是一种更重的模式,也不太符合所谓的“互联网模式”。但服务与产品不同,它不能脱离提供者发生,并且服务的质量差异很大。与保洁相比,有更高技术要求的厨师提供的服务更是难以标准化。

所以徐志岩认为,采用兼职厨师的模式虽然可以节约成本,但公司很难掌控服务质量。相比之下,全职厨师更理解公司的文化,对公司有更深的认同感,也更容易管理。比如公司曾发生过一次旗下厨师忘记订单的情况,徐志岩立马对其进行了罚款,并要求该名厨师与地面推广团队一起上街发传单—如此惩戒之后,这种情况再没有发生过。

为了提高厨师的服务质量,徐志岩还以1.5万元的月薪,挖来了一位五星级会所的主厨,专门负责厨师的考核和筛选。在聘请厨师这个环节,他只提出一个硬性要求:必须在后厨工作了5年以上。因为在他看来,5年是一个节点,工作经验少于5年,是没机会接触后厨核心环节的,也就不能保证所提供的服务的质量。

如今,好厨师已服务了超过3万个家庭,但这还不足以让它盈利。以平均100元的订单单价计算,每位厨师每月需要接100单左右才能赚回5000元的底薪—这样的工作量并不现实,好厨师仍在烧钱“养”厨师。

去年年底完成A轮融资500万美元(约合3099万元人民币)后,公司现在正准备B轮融资。高运营成本注定需要不断注入资金。“对于厨师上门O2O服务来说,好厨师确实是一种很重的模式。但平台建立初期最重要的是建立起品牌,之后再去考虑如何把模式变轻。”好厨师的A轮投资人,光速安振副总裁潘翔对《第一财经周刊》说。等品牌成熟后,好厨师可能会采用厨师分级的平台模式,引入更多兼职厨师,不同等级的厨师也可能采用不同比例的分成。

其实,徐志岩并不打算完全依靠用户订单赚钱,他认为,只要打开了家庭的入口,厨师和用户相处的那两个小时还能够产生更多商业价值。

在好厨师和e家洁之前,徐志岩曾经开过一家广告公司,专门在桶装水上张贴广告。当时,他的客户包括华夏银行、花旗银行。相比桶装水,现在好厨师的到家服务,显然能够产生更直接的广告效果。眼下他的公司正与一家啤酒品牌商讨合作,对方同意免费提供啤酒,而徐志岩可以将这些啤酒以比市场价更低的价格销售给顾客,赚取差价。这只是盈利模式的一种,他相信打开市场之后会有更多的机会涌现出来。

目前,好厨师在北京的单日最大订单量还不到300单,而徐志岩估算的需求量在五六千单。况且,有很多新一线城市还没有被开发出来。下一步,好厨师准备将线下店面的布点扩张到15至20个城市,并将全职厨师的队伍扩充到1000名。

东北是好厨师下一阶段布点的重要区域,通过调研,徐志岩发现那里的用户在家请客时很重视“面子”。成都也同样是开拓重点,虽然那里的餐饮业竞争已非常激烈,看似没有太多机会了,但正如徐志岩所说,“餐馆不能够打麻将啊。”

这个1992年出生的创业者不仅在了解用户的口味,也必须学会如何吊起用户更大的胃口。

【扫描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周刊二维码

编辑:姚逸霄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