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芽科技创始人:Oracleen智能牙刷将带来怎样的颠覆?

一财网科创阎彦2015-10-16 07:58

评论0

如今,电动牙刷已经并不鲜见,但你是否想象过一边刷牙,一边牙医在APP上实时指导你的口腔健康?10月13日,智能电动牙刷创业团队爱芽科技带着他们的Oracleen牙刷走上了Slush中国国际创新大会的路演台。在大健康产业蓬勃发展的浪潮中,如何用互联网思维结合智能硬件,去突破口腔医疗行业?《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了爱芽科技创始人苗得雨,想象未来的刷牙世界。

为何切入智能牙刷?

《日报》:智能牙刷是一个很独特的市场切入点,创业之初是如何想到做这样一款产品的?

苗得雨:爱芽科技今年6月份创立,当时我我们想做一个爆发点强的、和健康有关的、且行业中存在“恐龙”(类似诺基亚这样的昔日巨头)的行业,最终发现口腔领域比较好。

因为在目前国内环境下,医疗行业的政策性壁垒很强,其中口腔是商业化程度最高的领域。从大学录取来看,牙科的考分也比较高,牙科毕业的学生立刻就可以开设诊所。相比之下,临床医学毕业生需要比较长的培育期,公立医院也很难商业化。因此,后来就发现了电子牙刷这个行业。

这个行业诸多特点构成了成功的关键。首先,现有市场认知成熟,我们不用再教育用户,渠道多也容易销售。第二,牙刷不是一次性的消费,不是一锤子买卖,而且人们每天都会使用很多次。第三,牙刷的周边产品比较丰富,像漱口水、牙线等等都是很好的周边产品。第四,这个行业容易通过技术树立品牌,就如同手机行业一样,无论是摩托罗拉、诺基亚、还是爱立信,产品做的够好就可以扳倒巨头。所以我们决定做这件事情,也开始组建团队。

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只是发现这是一件值得做的事情,但后来发现牙病是中国人的普遍问题,根据一份国际机构的报告,其实中国80%心脑血管疾病来源于齿科的问题。在中国,成年人100%有牙齿疾病,60%儿童有龋齿。所以,我们发现其实做这个事情很有使命感和意义,不只是个好的生意,后来其实深入做是可以找到真正的事业感和方向感的。

《日报》:现在公司的发展状况如何?智能牙刷的销量如何?

苗得雨:今年4月份我们完成了千万级的天使轮融资,得到了真格基金、极客帮和佟大为夫妇的投资,目前正在进行第二轮融资。当时,徐小平老师只花了25分钟就决定投资我们的项目,属于他投资的两个口腔项目之一。佟大为投资的项目不多,也只有2个,我们也是其中之一。

目前,第一代产品产品在京东众筹上已经可以购买到。我们众筹了53万人人民币,通过28天就把5000把左右的牙刷给销售出去了。根据用户的反馈和咨询,我们对产品也在不断进行优化和改进,比如通过市场调查我们发现做80%的人觉得充电比电池是更好的选择,因此我们的第二款充电版的产品准备品在11月底、12月初正式地铺货。平均来说,我们每2到3个月就会推出一个新的产品,近期还会出儿童版。

我们的牙刷连接着一个APP,牙刷内部有一个6轴的感应器,可以告诉消费者口腔的哪些部位已经刷到,还有哪些没有刷到。同时,我们每1个月就可以免费换一个刷头,打开APP刷牙,就可以给出一个积分,当积分足够的时候,就可以用积分免费兑换牙刷头,邮费都是公司来承担。

《日报》:刷牙本身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为什么需要一个APP来指导刷牙?

苗得雨:首先,中国人其实不太知道怎么刷牙,横过来刷是很损伤牙龈的。也有很多人刷牙潦草,并不知道哪里没有刷。而我们的APP就可以告诉用户,口腔哪个地方没有刷到,还要帮用户找到最好的牙医,并向他们推荐。

实际上,这样以来我们是通过牙刷产品定位了优秀的高质量用户。我们也希望通过APP的使用,在诊疗期间更好地刷牙,所以刷牙相当于一个诊疗行为,是看病的一部分,可以通过医生的沟通和督促,指导他怎样刷牙。

《日报》:这种智能牙刷主要面对的群体是怎样的定位?

苗得雨:其实我们发动的是一场齿科的革命。我们认为,相比于年老的一代,85后更加关注口腔的健康,包括洗牙、治疗、刷牙的事情,85后的人会越来越愿意提高生活的品质,其实也是顺应了时代的变化和消费升级。

互联网硬件化的难点

《日报》:创业智能牙刷这样一个硬件互联网化的项目,最大的困难到底在哪里?

苗得雨:产品的制作其实并不困难,就是到深圳找到代工厂去做。开发一个与医生互动的后台,其实作为传统互联网的事情也不难。互联网硬件化真正的难题,在于有了互联网的新思路之后,要加入到传统的硬件行业比较难。比如,供应链的管理。我们要控制生产制造的成本,合作者都是广东的民营企业家,怎么谈判、怎么砍价都是学问,得接地气,得变成传统思维的人,才能和传统思维的行业打交道。这才是创业的凶险所在。许多团队停留在和我们相同的概念上,但想要从一个idea到落地,到做出来模板,到批量生产,要卖出去,都要经历不同的曲折和挑战。

当然,还有对于任何创业者来说,最大的困难永远有两个方面:一个是钱,一个是人。当初,为了做这个产品我最早是拿自己的钱来烧的,我将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投入了进去,可以说赌上了一切,每次发放工资都是去ATM机取自己的钱。当时,深圳的一些投资机构不看好,总觉得要等一等,等你肯松口,等你价格下来,这种等待其实对创业者是很残酷的打击。

在人才方面,现在的创业热潮让市场失去了理性,很多创业团队变成了用高工资雇佣人才,而他们的实际价值可能并未达到这种溢价。而我们的团队则是领着比原先低很多的薪水,我们期待实现理想的最后再获得利益,先创造后分享。其实,创业就像是纳投名状。

《日报》:您的团队在Slush的路演中提到牙刷将会保证具有竞争力的价格,作为互联网化的硬件设备,如何做到这一点?

苗得雨:其实,赠送牙刷头在MBA的课程中也是一个经典的案例,比如吉列就是送刀架,买刀片。如果要模仿这个模式的话,我们可以让牙刷手柄不贵,但是把刷头变得很贵。但是,通过互联网的通道,羊毛可以出在狗身上,可以通过多元化的东西打破传统的模式。

比如,我们的模式就是让用户可以免费享受牙刷的刷头。如果你开着APP刷牙的话,就可以奖励你,给你免费的牙刷头,同时通过APP去实现盈利。因为在未来的产品中,开着APP刷牙,网端可以知道你牙刷的重量,可以为你推荐口腔产品、洗发水、牙膏、毛巾等产,牙医也可以销售自己的服务,甚至可以变成口腔医院的大众点评。所以,在与视频连接后,就可以找到其他的广告商进行支付,我们实际上是利用了洗漱的碎片时间这个新概念。

编辑:彭海斌

评论

关闭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