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欧的多重影响

第一财经其他 江时学2016-06-27 19:45

评论0

6月24日,在关于英国是否应该退出欧洲联盟的公投中,1741万多人(占投票人数的51.9%)支持“退欧”。接着,卡梅伦首相表示,他将择日宣布辞职,因为他无法为走向一个新的发展方向的英国“掌舵”。

全民公投结束后,有人批评卡梅伦不应用全民公投这一貌似民主、实为草率的形式去决定一个国家的发展方向。且不论卡梅伦为什么选择这一政治“豪赌”,英国退欧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

第一,英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可能会陷入一种混乱、动荡和分裂的状态。

在政治领域,全民公投的结束并不意味着各党派在英欧关系上的争执就此了结。相反,在可预见的将来,“退欧”是不是英国的明智选择这一问题,将继续成为英国各党派争论不休的焦点。

在经济领域,英国的对外经济关系将发生重大变化,在欧盟统一市场的份额会大幅缩小,经济领域的一些比较优势将不复存在,英镑的币值会下跌,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会有所下降。一些较为悲观的预测认为,近几年英国的GDP增长率将因此下降2~5个百分点。

在社会领域,由于赞同“退欧”与反对“退欧”的得票率相差无几,英国社会实际上已被一分为二。毫无疑问,略高于50%的选民实际上以全民公投这一冠冕堂皇的民主方式,将自己的政治抉择强加到了另一半选民的身上。考克斯议员的被杀更能说明,退欧派与留欧派的争执已超出了理性选择的范围。英国社会的这一分裂在近期内是无法消弭的。公投后就有数百万民众在英国议会网站上发起请愿,要求举行第二次全民公投。

第二,推动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速度和力度可能会有所减弱。

欧洲一体化的成就是有口皆碑的。经历过两次残酷世界大战的欧洲国家居然能握手言和,组建统一市场和统一货币,并在人员、资本、商品、服务等领域实现了自由流通。当然,“疑欧”心结在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同样随处可见。英国退欧显然是“疑欧”心结的总爆发。

有人担忧,英国退欧后,可能会出现多个欧盟成员国竞相退欧的连锁反应,从而断送欧盟的命运。因特网上甚至出现了多个调侃“退欧”的英语单词,如Departugal(葡萄牙)、Italeave(意大利)、Czechout(捷克)、Oustria(奥地利)、Finish(芬兰)和斯洛伐克(Slovakout)等。

这一担忧是否杞人忧天尚不得而知,但英国退欧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打击无疑是十分巨大的。因此,欧盟及其成员国的领导人既要设法将英国退欧的副作用降到最低限度,痛定思痛,又要认真总结其在一体化道路上的经验教训和成败得失;既要大力宣传欧洲一体化的伟大成就,又要恰如其分地设定推进欧洲一体化的速度和力度。毋庸赘述,一个繁荣与稳定的欧洲符合各方利益。

第三,欧美的反建制力量可能会进一步抬头。

在欧洲,反建制力量根深蒂固。从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到法国国民阵线主席让-玛丽·勒庞;从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党到希腊的“金色黎明”党;从英国的独立党到德国的“爱国欧洲人反对西方伊斯兰化”运动,都是引人注目的反建制力量。

在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得势也与美国国内反建制力量的上升有关。因此,《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发明了“特朗普-贝卢斯科尼综合征”这一术语。他在该报3月14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诚然,特朗普与贝卢斯科尼在个人性格、言行、家庭生活和发财之路等方面有着不少共同之处;更重要的是,两国的政治非常需要他们。今天美国的政治需要特朗普,犹如当年意大利的政治需要贝卢斯科尼。

事实上,英国退欧的支持者与特朗普的支持者同样有不少相似之处:年龄较大、白人、不富裕以及文化程度不高。此外,他们都反对外国移民,沉湎于所谓“变革”,而且对全球化和一体化有较深的偏见。无怪乎国际上的一些分析人士指出,6月24日英国全民公决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在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得票率不会低。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编辑:黄宾

相关专题

  • 英国退欧的多重影响

    英国退欧对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打击无疑是十分巨大的。因此,欧盟及其成员国的领导人既要设法将英国退欧的副作用降到最低限度,痛定思痛,又要认真总结其在一体化道路上的经验教训和成败得失。

评论

关闭广告